18/06/2015 唐荆陵、袁新亭、王清營案開庭在即。蘇昌蘭案退回公安局。呼籲關注獄中絕食的賈靈敏、李化平。譚春生(姚誠)刑滿出獄。

  18/6/2015       唐荊陵三人“煽顛”案,廣州中院拒絕 … 繼續閱讀 →...

 

18/6/2015       唐荊陵三人“煽顛”案,廣州中院拒絕調取證據律師將集體抗議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6/blog-post_697.html

2015年6月18日星期四,據劉正清律師發消息稱: 我申請調取的上述證據材料,我反復跟廣州中院經辦法官丁陽開交涉,昨天下午跟丁協商,丁說要請示是否讓我複製。我說複製證據材料是我們律師的權利。否則明天的庭審不會順利進行。剛才丁給我電話明確答覆說此材料不讓律師複製。
明天的庭審六律師肯定為此而抗爭,請你們高度關注此事!
附:《調取證據申請書》

2014foc

案號:(2015)穗中法刑一初字第167號案
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2015年6月9日下午本辯護律師到廣州市第一看守所會見唐荊陵時,唐荊陵告之當天下午本案經辦(廣州市人民檢察院)檢察官侯向東於當天(2015年6月9日)下午提審過他並作了訊問筆錄,同時唐荊陵還向侯向東提交了一份14頁15面的辯解材料。根據《刑事訴訟法》第50條“審判人員、檢察人員、偵查人員必須依照法定程式,收集能夠證實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或者無罪、犯罪情節輕重的各種證據。……”之規定,不管該次訊問筆錄及唐荊陵的辯解材料是無罪還是有罪的證據材料辦案機關均應全面收集,故你院作為審判階段的辦案機關應收集此證據!
另,根據《刑事訴訟法》第39條“辯護人認為在偵查、審查起訴期間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收集的證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無罪或者罪輕的證據材料未提交的,有權申請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調取。”《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49條“辯護人認為在偵查、審查起訴期間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收集的證明被告人無罪或者罪輕的證據材料未隨案移送,申請人民法院調取的,應當以書面形式提出,並提供相關線索或者材料。人民法院接受申請後,應當向人民檢察院調取。人民檢察院移送相關證據材料後,人民法院應當及時通知辯護人。”之規定,特申請你院調取下列證據:
1、2015年6月9日下午本案經辦(廣州市人民檢察院)檢察官侯向東于當天提審唐荊陵時所作的訊問筆錄;
2、本案經辦檢察官侯向東於2015年6月9日下午提審唐荊陵時,唐荊陵交給他的一份14頁15面的辯解材料。
上述證據材料的相關線索:上述兩份(訊問筆錄、辯解材料)均在本案經辦(廣州市人民檢察院)檢察官侯向東手裡。
唐荊陵的辯護律師:劉正清
2015年6月15日

 

18/6/2015       “廣州三君子”案開庭在即 維權人士遭嚴控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06182015111702.html

唐荊陵等“廣州三君子”案週五將開庭審理,引發外界關注。有人權團體呼籲中國政府立即釋放三人。而中國當局對於即將到來的庭審如臨大敵,以約談、軟禁、旅遊等各種方式嚴控各地維權人士,阻止他們前往法院旁聽。
本週五,維權人士唐荊陵、袁新亭、王清營等“廣州三君子”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將在廣州中級法院開庭審理。
開庭前夕,總部位於美國紐約的人權團體“人權觀察”發表評論文章,呼籲中國政府立即釋放唐荊陵等三人,撤銷對他們的一切指控。文章說:中國政府對顛覆行為的解釋過於寬泛,違反中國憲法第35條保障公民言論自由的規定以及言論自由的國際標準。人權觀察認為,唐、袁、王遭拘押是自2013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正式掌權以來,對公民社會廣泛打壓的一部分。在這段期間,中國政府使數百人遭到拘押、逮捕或強迫失蹤,對互聯網、新聞媒體和大學中的言論自由施加更嚴格的限制,並發出通知要求恪守中共意識形態、加強警惕人權等“普世價值”。
在國際社會對唐荊陵等人的案件予以關注的同時,中國不少維權人士卻遭到當局嚴密監控,他們被軟禁、被喝茶、被旅遊⋯⋯目的只是為了阻止他們在6月19日前往法院旁聽案件。
廣東維權人士賈榀週四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我聽說很多朋友被控制,包括上海以及北方很多地方的人,有的是被約談,有的是被上門警告。像廣東這邊就更多了,廣州范一平先生、作家野渡、包括李維國,好幾個朋友已經在今天被帶出去旅遊了。還有很多被軟禁在家。當然外地也來了很多朋友準備聲援明天唐荊陵、袁新亭、王清營這三位朋友的開庭。”
此外,廣東順德維權人士李碧雲週三前往廣州與唐荊陵等三君子的聲援者聚餐時遭到當地國保的攔截,並強行將她帶回家鄉。
李碧雲的妹妹李彩雲週四向本台表示,目前,她家附近有警力把守,嚴禁李碧雲前往廣州。
“現在他們都有人在我們家門口看住我們的。可能明天是唐荊陵開庭,他可能以為她(李碧雲)去旁聽,就不給出去。我們去什麼地方,不去廣州的就可以。”
去年5月16日,唐荊陵、袁新亭及王清營被廣州國保從家中帶走,後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並關押在白雲區看守所。6月20日,唐荊陵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批捕。案件移交檢察院後,兩度退回補充偵查。警方指控唐荊陵的七項犯罪行為,主要是他推動公民不合作運動,發起六四靜思節、4.29林昭紀念日,主張廢除戶籍隔離等。

 

18/6/2015       唐荊陵“三君子” 開審前夕 關注案件人士受監控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issidents-06182015101547.html

廣州維權律師唐荊陵、維權人士袁新亭、王清營被指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將於週五(19日)開庭。數十名各地維權人士計畫圍觀庭審,並在庭審前在廣州飯聚,週四(18日)陸續被旅遊或監控。而關注案件的各地疫苗受害家長,亦連署聲援唐荊陵,數人受到監控。

唐荊陵、袁新亭、王清營案,將於週五(19日)上午9時半,在廣州巿中級法院第十二法庭開審。其中,唐荊陵的代表律師張雪忠週四表示,按照法院通告,案件將公開庭審,每名被告家屬獲發5張旁聽證,其他旁聽人士則不清楚,但法庭僅坐20多人。他又指,今早8時多,曾到廣州巿第一看守所會見唐荊陵,作庭前準備。會面兩個多小時,唐荊陵的狀態挺好。他們主要討論明天開庭辯護細節,他坦然面對審訊及未來的判決,並對自己所追求的理想自信及樂觀。
張雪忠說: 因為他覺得自己所做的事情非常正當,根本不是犯罪,所以,他這種內在的自信,可能使他的精神狀態非常好。但是不是說對他未來可以獲得無罪判決樂觀,明顯這種政治案件,本來就是莫須有罪名。
另一被告袁新亭的代表律師常伯陽指,袁新亭的狀態還可以,主要跟他交流開庭程式,並告訴他家人的情況,其父親身體患多種病,沒法明天出庭旁聽。他又指,上月28日會見袁新亭時,他比較消極,認為辯護不會有用,也不想父母旁聽庭審。現在,他重拾信心,明天將會自辯。
常伯陽說: 可能鼓勵了,他自己也開始有信心,說他還要在法庭上為自己辯護,因為他知道坐牢,之前也做好心理準備,他說要精神狀態很好,在法庭上參加庭審。
律師指,袁新亭剛被抓的數個月,被連續提審逼供,並曾受虐待。
至於另一被告王清營的代表律師,亦曾在開庭前會見。王清營致關注者一封公開信,其中內容指,他與唐荊陵、袁新亭3人致力推動非暴力不合作運動而被捕,即將面臨法庭審判。非暴力不合作是中國合乎憲政精神的民權運動,它以非暴力方式維護公民權利、反抗強權暴政,達致最終驅除專制、實現一人一票普選,帶來自由中國民主的目的。
此外,各地維權人士週五準備到廣州巿中級法院圍觀庭審。週三(17日),他們在廣州與三君子家屬聚餐,部分人沒法出席,廣東維權人士李碧雲被國保強行帶走。唐荊陵妻子汪豔芳指,當天聚餐她沒法出席,但得知約30人出席,包括10多名廣東維權人士,另有外地人士及家屬,國保在附近監視,其中1名維權人士被警告。維權人士週四陸續被帶走,如野渡、范一平、李小玲等被旅遊;梁頌基、襲新華等被控制;區伯被國保打招呼不准去圍觀,其他城巿也有維權人士被控制。
汪豔芳說: 到今天的時候,已經開始被旅遊的旅遊;有的被控制,控制在家裡;有的找去約談,有的直接打電話警告他,明天不能去圍觀。
各地疫苗受害家長亦關注案件,連署要求案件公開審理,以及允許公眾旁聽。其中,廣東家長余同安向本台指,截至目前,各地有29名家長連署,其中3人,包括他,受國保監控,不准離開原居地。
而在香港,支聯會將於本週六(20日)下午一時,在西區警署外集合,之後,遊行到中聯辦抗議,要求釋放唐荊陵等維權律師及人士。
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對本台表示,廣東維權律師唐荊陵和兩名維權人士涉嫌“顛覆政權”的案件,將於週五(19日)一審開庭,他們希望透過今次示威活動,引起外界關注,給予中國政府壓力。
他說: 中國官方常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指控一些維權人士。近年來,輕則用“尋釁滋事罪”,重則用“顛覆國家政權罪”,較為人所知有劉曉波被以顛覆罪重判11年,我們都擔心唐荊陵案件會遭到重判,希望我們持續的關注,包括透過媒體,會給予中國要面對公義和國際關注等壓力。
去年5月16日,廣東維權律師唐荊陵和兩名維權人士王清營、袁新亭人,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約1個月後,3人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批捕。當局指控他們自2006年開始,非法組織聚會,宣傳推廣公民不合作運動,也策劃六四靜思節、林昭紀念日等多個公民抗命行動。

 

18/6/2015       劉曉原律師:蘇昌蘭煽顛案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退補偵查       [新公民運動]        http://xgmyd.com/archives/18914

今天是2015年6月18日,蘇昌蘭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在佛山市檢察院審查起訴一個半月了(審查起訴最長期限),下午,我給佛山市檢察院打電話查詢案件是起訴還是退補,檢察官說今天已將案件退回給佛山市公安局補充偵查。我問以什麼理由退補?檢察官稱是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退補。 按照刑事訴訟法規定,補充偵查期限為一個月。蘇昌蘭從去年10月27日被刑拘,至今關押已近八個月。

蘇昌蘭的哥哥尚偉帖,蘇昌蘭因患甲亢,由於長期被殘酷的黑監獄迫害關押,得不到有效的藥物及適當活動空間,和身心調理。病情已經進一步惡化,由此已引發心臟間歇停頓症狀,眼睛自行流淚,手腳發麻痹發抖。等等綜合併發症狀。嚴重將會心臟間歇停頓症休克。

 

18/6/2015       蘇昌蘭案退回公安局 劉少明律師會見受阻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activist-06182015103917.html

因發表支持香港占中言論而被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廣東維權人士蘇昌蘭,被拘留近8個月,週四(18日),佛山市檢察院以證據不足為由,退回公安局補充偵查。另一名被拘的維權人士劉少明,其律師申請會見受阻。
蘇昌蘭代表律師劉曉原,週四晚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佛山市檢察院審查起訴蘇昌蘭案已一個半月,今天下午,他致電檢察院查訊案情,獲告知將案件退回給佛山市公安局補充偵查。檢察官是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退補。
他說: 當局退回補充偵查,我認為很可能是利用法律上程式拖延,這個案件很明顯是證據不足,所有指控都不構成顛覆政權的罪名,檢察院應作出不起訴決定。
劉曉原表示,公安局有一個月時間補充偵查,然後,再將案件移送到檢察院。檢察院審查起訴,最多長期限有一個半月時間,可作第二次退補,但第三次移送到檢察院時,檢察院就要決定是否起訴。
劉曉原又說,蘇昌蘭身體情況不好,會繼續嘗試為其申請取保候審。
蘇昌蘭於去年10月27日,疑因在網上群組或微信轉發香港占中運動訊息,留言含有鼓吹成份,被警方刑拘。12月3日,蘇昌蘭被當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批捕,目前羈押于南海區看守所。
另外,廣東維權人士劉少明,自上月30日被不明人士帶走後,失蹤約半個月,直至本月14日,家屬才收到刑拘通知書,他被廣州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代表律師陳科雲、葛永喜,週三曾到花都區看守所申請會見受阻礙。
葛永喜律師週四向本台表示,昨天到看守所申請會見,工作人員說劉少明是特殊人物,會見前要到治安大隊備案,備完案再來會見。他認為此舉屬違法。由於他們要到浙江辦案,仍未聯繫治安大隊,暫時沒法知道劉少明的情況。
葛永喜說: 下周我們回去之後,會去跟治安大隊聯繫,看他們具體什麼情況,會不會讓我們去會見。我們要強調是,看守所用這種理由不讓會見,也是違法的。
維權網指,劉少明1989年為新余鋼鐵廠工人,前往北京聲援學運,成為工自聯成員,近年參與勞工維權行動。

 

18/6/2015       花都區看守所禁止律師會見維權義工劉少明   [新公民運動]  http://xgmyd.com/archives/18912

6月17日,葛永喜律師、陳科雲律師前往廣州市花都區公安局看守所依法申請會見日前被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於此的維權義工劉少明,但被看守所通知目前禁止會見,需要律師聯繫治安大隊獲取批准,看守所拒絕透露更多的原因。

廣州市花都區維權義工劉少明,5月30日晚上在家裡被不明身份人員強行帶走一直與外界失去聯繫。 14日家屬接到廣州市花都區公安局看守所郵寄來的拘留通知書,以涉嫌尋釁滋事為由將劉少明刑事扣押于廣州市花都區公安局看守所。 劉少明原是江西鋼廠第一聯鋼分廠工人,因參與民運、維權活動曾被新餘市中級法院判刑入獄一年,後被江西鋼廠開除工職。但劉少明並沒有因此退縮,釋放後依然四處圍觀、聲援社會熱點事件,遭遇多次磨難。近年來,劉少明又積極投身于為工人維權運動,雖因此被拘留但矢志不渝,並以劉少明勞工聲授工作室著稱。

 

18/6/2015       譚春生(姚誠)6月18日出獄,呼籲關注獄中絕食的李化平      [維權網]

2015年6月18日上午8時30分許,譚春生(姚誠)走出合肥市義城監獄,他是因張安妮上學事件被判刑關押之自本網資訊員第二人出獄。

譚春生獲悉張安妮與姐姐在美國生活、學習獲得保障後表示非常開心,認為為此坐牢值得,並對本網資訊員表示因坐牢身體受損需要調養一段時間。他同時呼籲社會各界關注李化平在監獄的狀況。他在出獄時見到李化平,李化平稱已經絕食四天。為此譚春生呼籲社會各界關注李化平在監獄的狀況。

據譚春生稱其出獄時是蕪湖市國保接他出獄的,且直接送他回到其原籍蕪湖市繁昌縣父母處,且受到嚴密監控;其稱會調養身體一段時間。

18/6/2015       山東臨沂10位公民接力絕食,聲援普法英雄賈靈敏     [維權網]

自2015年6月17日零時起,山東臨沂盧秋梅等10位公民發起“接力絕食10天,聲援正在鄭州三看內絕食抗議的普法英雄賈靈敏”的活動。
據此次臨沂公民“接力絕食,聲援賈靈敏”活動的發起人盧秋梅透露,參與此次絕食聲援賈靈敏活動的10位臨沂公民,都是山東臨沂政府野蠻暴力強拆和長期受公權力侵害的受害人。他們都是有5-8年上訪維權歷程的公民,多年的艱辛上訪維權歷程讓他們明白了公民要懂法和依法維權的重要性。他們對賈靈敏不畏強權,熱心幫助訪民學法、用法,依法維權的崇高品質非常敬佩,對於當局因賈靈敏普法對她實施的打擊報復非常憤慨。
其中,盧秋梅等多位公民,在賈靈敏案件審理期間曾2次自費前往河南鞏義,到庭審現場去圍觀聲援賈靈敏。

 

18/6/2015       劉曉原律師:對杜延林涉嫌“尋釁滋事”罪一案進行立案審查的法律意見書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6/blog-post_418.html

 

2015年6月17日中國公民、維權人士消息匯總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6/201506182346.shtml

劉豔麗:剛才一位元客戶過來,告訴我他剛離開網監支隊,受網警所托過來勸我,叫我不要在朋友圈發那些東西了,沒有什麼用,對自己又不好。據瞭解,網警不僅找了這位我的朋友圈的客戶,還找了其他不是我的朋友圈的人。與我有所接觸的都被談話要求與姐劃清界線嗎?荊門劉豔麗 電話13177179019 2015年6月17日
在山東濰坊失聯的公民有:劉星,張婉荷,王素娥,王芳,張明厚,鄭玉明,甯惠榮,李燕軍,李成立,曾九子,胡玉花,鄧福權,劉建軍律師,還有誰知道在濰坊失聯的公民希望補充,李延香從十六號晚上失連。

 

2015年6月18日中國公民、維權人士消息匯總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6/201506182348.shtml

史淑豔已經被刑拘,請大家關注轉發!記住瀋陽市沈河朱剪爐派出所,邱所長電話:13898830008

秦永敏先生目前仍然在國保手中,屬於非法拘押。昨天國保利用秦永敏先生的斯凱普帳號冒充秦永敏給不知真相的人發信息!我昨天已核實過,是“他”主動找我,發我檔,打開是病毒。我讓“他”跟我視頻,“他”未回答,不再說話。前段時間,國保還用他的QQ號改昵稱為汪蛟,向我們內部群群檔發病毒檔,被我清理出去。國保還直接向我們的團隊成員口頭散佈他已出國的謊言!請廣而告之民運、維權人士,切莫上當!!!玫瑰團隊秘書長助理徐秦 2015年6月18日

 

18/6/2015       湖北棗陽農婦北京上訪“闖人權” 49歲丈夫家中突然死亡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5/0618/12658.html

今天中午,本工作室多次關注的湖北省棗陽市七方鎮閆崗村三組農民張作雲(湖北省棗陽市七方鎮閆崗村張作雲的上訪信http://msguancha.com/a/lanmu50/2015/0305/11973.html)(湖北省棗陽市張作雲就被非法關押毆打的控告信http://msguancha.com/a/lanmu50/2013/0901/8205.html)致電本工作室說,她在棗陽的丈夫李開良突然死亡了。
張作雲說她昨晚接到小兒媳電話後今天剛剛坐飛機回到棗陽,上午去了棗陽市殯儀館,見到已去世的丈夫,發現其頭上有血、胸口是青的,小腿等處也有傷痕。張作雲說據向親屬瞭解,昨天下午,李開良送她姑父到棗陽羅崗醫院,在回家的途中死亡。有人說李開良是被摩托車撞死的,但她今天上午在殯儀館見到李開良時,發現他衣服是完好的。
張作雲是因為家中土地糧食直補款被侵佔,土地被搶種而上訪多年。近二個月來,張作雲一直在北京上訪,期間還和本工作室聯繫過。張作雲說這次在京期間,她多次“闖人權”(即到聯合國開發署駐北京辦事處,此處被官方劃為非正常上訪區,訪民到此上訪常會遭到地方政府報復),最近的一次闖人權”是6月12。
張作雲的丈夫李開良也因此上訪,並到過北京,還遭到過關押毆打,因此也成了當地的穩控物件,經常受到監視。對於李開良的死因,張作雲表示她和家人一定要搞清楚,本工作室也會繼續關注。

 

18/6/2015       四川自貢拘留曾孝鳳8天 梁蘭英傳喚未歸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6-id-20850-page-1.htm

今天上午,四川省自貢訪民曹筱麗【四川榮縣窮追中南海鳴冤照 曹筱麗拘7天】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自貢拘留曾孝鳳8天,梁蘭英傳喚未歸。
來電稱,6月16日,自貢市大安公安分局傳喚從北京上訪回家的梁蘭英,至今未歸。6月18日,自貢市大安區分局又以“前往北京中南海周邊地區非訪上訪”為由,行政拘留從北京上訪回家的曾孝鳳8天。

 

18/6/2015       貴州“黔西教案”公安不許律師會見 律師反遭跟蹤“碰瓷”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6/blog-post_448.html

2015年6月18日,前往貴州黔西縣去會見被拘留的黔西家庭教會成員的律師張凱,貴陽活石基督教教會牧師仰華,會見不成,反遭跟蹤者“碰瓷”。
據知情人士說:昨天(17日)張凱等十位律師,和仰華牧師一起,前往拘留所去看望被拘留的黔西教會成員和被刑拘的杭州家庭教會牧師戴小強,向拘留所遞交手續後,結果沒有會見成功,晚上黔西公安卻請去和他們一起吃飯,律師在此期間也和當地公安明確要求放人,允許合法正常的宗教活動,歸還所有被扣物品,但直到晚上1點多無果。
今天(18日)上午一早,張凱、仰華等十二位律師和牧師,到拘留所和看守所要會見,上午一直說會見室被人佔用無法會見,直到12點30分,員警又說要吃飯了,律師們餓著肚子等到下午2點看守所工作人員上班,看守所所長又說:案情重大,需要請示,結果當然就是上級領導不批准會見,律師們見會見不成,於是打算去會見被拘留者家屬,結果,一直有車跟蹤,直到發生“碰瓷”事件。
據前往會見的一律師說:我們在縣城會見當事人弟兄不成,再去大關慰問教會弟兄姊妹。一路被多輛車(其中兩輛無牌照)跟蹤,我們掉頭他們也掉頭,我們拐進農村他們也跟進來。後來到了大關鎮上,就發生摩托車碰瓷,跟蹤車下來的人就圍攻,砸車。
張凱律師說:十位律師在貴州黔西辦理一件教會案件,當地教會負責人被捕,兩輛沒有牌照的車跟蹤我們幾個小時,大約19點左右,在黔西大關派出所前,一輛摩托車忽然拐向我們然後摔倒。跟蹤我們的車下來七八個小夥子,然後砸車。
案件背景:貴州省黔西縣大關鎮家庭教會有13年的歷史,現有300多弟兄姊妹,每週星期天主日參加聚會的人有80多人,基督徒的聚會點選在徐國清家二樓,每到星期天舉行宗教敬拜活動,這是一個典型的家庭教會。
2015年5月24日,黔西縣公安局國寶大隊、宗教局、防暴隊等一干50多人全副武裝沖進該教會,跟來的警犬也如臨大敵,隨後宣佈基督徒們非法聚會,除70歲以上老人全數押走,最後將12人拘押於黔西縣拘留所。 這十二人分別是:康成舉,徐國清,周訓敏(女),黃華興,徐國英(女),唐洪貴,徐國琴(女),王陽貴,康成甯,魏清,付漢國,還有一位姓司的兄弟,他們被行政拘留7-20天不等。
據悉:他們被釋放後,與杭州家庭教會取得聯繫,杭州基督教家庭教會牧師戴小強一行六人來看望他們,結果,一到貴陽就被圍追堵截,無法見到,結果牧師戴小強卻在機場被帶走刑拘。
杭州家庭教會牧師戴小強,是六月九號在貴陽機場被黔西國保帶走的,第二天以組織邪教名義刑事拘留。關押在貴州黔西縣看守所。
本案由黔西縣國寶大隊長唐如祥負責(電話:13984706669)
相關連結:

貴州黔西縣宗教迫害,律師會見受阻反遭死亡威脅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5/05/blog-post_910.html

貴陽李貴生律師因代理“黔西教案”遭嚴密看管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5/06/blog-post_82.html

 

18/6/2015       貴州黔西教案律師辦案遭近百人圍攻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5/06/blog-post_18.html

貴州省黔西縣大關鎮基督徒因教會遭到當局查抄,信徒被處以行政拘留,不久前委託律師代理此案。星期四(6月18日)傍晚,貴州牧師仰華、北京律師張凱等八人,前往大關鎮打算向基督徒瞭解案情,途中遭當地約一百名身份不明男子圍困,不得不棄車保命,向大關派出所報案。派出所當晚接受記者查詢時稱,他們已經出警。這是代理此案的律師二十天內,在當地第二次遇到圍攻。
黔西縣大關鎮的基督教家庭教會信徒於今年5月下旬進行周日敬拜時,遭到當地公安以“進行非法宗教活動”為由查抄,12名信徒被處以行政拘留10天。信徒認為警方的決定違法,委託律師向該縣公安局提出行政訴訟,要求撤銷處罰決定。本週四,貴陽的仰華牧師開車和代理大關教案的律師及維權人士前往當地,途中再遭到數十名身份不明男子圍困及恐嚇。
當晚七點半,仰華牧師告訴記者:“今天遭到圍攻,有上百人,他們國保的請一些人來圍攻我們,砸車打人。我們有八位律師在場,有張凱律師,還有其他律師”。

 

18/6/2015       湖北陶榮梅討薪10年坐牢二年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7-id-20845-page-1.htm

湖北十堰畜牧局冤民六旬討薪女陶榮梅討欠克扣19年勞動工資報酬強嫁敲詐勒索罪非法刑拘逮捕關押,二捕一撤三訴二釋三審一判坐監獄二年至今冤案,強嫁罪名不成立,法官稱”陶討欠克扣工資不適合勞動法,單位有錢就發沒有錢就不發…屁話,政府不會叫你(陶)無罪…,兩年後2014年7月1日又追加以陶榮梅尋求公平正義變成尋釁滋事罪,判陶三緩乏有期徒刑,以權代法瀆職侵權司法腐敗,心知肚明辦冤案,法官稱”我們都50多了,家有妻兒老小,我們也沒有辦法,政府怎麼定法院就怎麼判,只能党指揮槍決不能槍指揮党,陶討欠工資是十堰一樁地道以權代法瀆職侵權案件,專拿軟柿子捏,有那麼多人上訪殺一警百,就是欺負行你心知肚明辦冤案,你姓陶的又怎奈合單位和政府,只能撞得頭破血流…違法者逍遙法外自在,法法社會嚴曆打擊欠薪犯罪,誰問貴…勞動法實施20年人人皆知,勞動法第2條,40條,44條,50條,91條,一,二項,工資支付暫行規定第14條,遞反勞動法行政處罰第6條,刑(事)法修正案第8條等,憲法,法律(責任)法規哪一條規定勞動者討欠克扣工資坐監獄,真是豈(奇)有此理。

 

18/6/2015       公民發起 郭彬、楊占青非法經營案公民聲援團      [權利運動]        http://www.hrcchina.org/2015/06/blog-post_46.html

反歧視公益人士郭彬、楊占青於2015年6月12日(週五)深夜突被來自北京和鄭州的員警刑事拘留,理由均為是“涉嫌非法經營罪”。這兩位均曾在反歧視公益機構北京益仁平中心鄭州辦公室工作。
根據我國《刑法》及有關司法解釋,非法經營罪是指未經許可經營專營、專賣物品或其他限制買賣的物品,買賣進出口許可證、進出口原產地證明以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經營許可證或者批准檔,以及從事其他非法經營活動,擾亂市場秩序,情節嚴重的行為。主要有非法經營食鹽、非法經營煙草製品、非法經營電信業務、非法經營出版物。

郭彬、楊占青在鄭州及其他城市開展的反歧視公益工作,沒有任何收費行為,完全是非營利性質,不屬“經營”行為,也不可能擾亂市場秩序,顯然與“非法經營罪”毫不相干。
不僅如此,郭彬、楊占青多年來的公益工作,説明了大量的乙肝病毒攜帶者、殘障人士及其他弱勢人群,也促進了有關法律和政策的進步,2013年11月份舉行的中共中央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中首次明確提出“消除一切就業歧視”,就是包括郭彬、楊占青在內的反歧視人士和機構多年來共同宣導的結果。我們認為,對於這樣的公益人士,國家和政府理應嘉獎,而不是羅織罪名予以構陷。

在6月17日上午,馬連順律師等去了第三看守所請求會見,被告知沒有此二人。此時據兩位被警方從深圳惠州帶走已經超過48小時。嚴重違反刑事拘留24小時內要送到看守所的相關規定。下午馬連順等律師去了此案經辦部門,鄭州市公安局馬寨派出所,找到此案的經辦員警趙勇,趙勇拒絕透露郭彬與楊占青的關押地點。截止當天18點20分,兩人被警方帶走已經遠超48小時,我們為兩人的人身安全深感擔憂。

公民有權監督公權力不被濫用,保障公民個人權利不受公權力的恣意侵犯;為此我們發起成立公益人士郭彬、楊占青非法經營案公民聲援團,呼籲正義感還未泯滅的公民站出來,跟進此案,直到正義在此案中完全實現。我們亦將視情況採取進一步的公民行動。
秉持良知和正義感,我們對當局提出如下要求:
一、立即終止對公益人士郭彬、楊占青的刑事偵查,撤銷這一案件,停止對公益人士郭彬、楊占青“犯罪嫌疑人”的對待;
二、立即啟動國家賠償程式,對非法拘禁、綁架公益人士郭彬、楊占青行為公開道歉,對濫用職權的警方相關責任人依法處理;
三、立即釋放郭彬和楊占青,停止對他們的人身侵害及污辱,恢復他們的清白,歸還他們的自由,讓他們回家陪家人;
只要支持上述三點訴求,就可簽名加入郭彬、楊占青非法經營案公民聲援團。歡迎更多的公民參與連署。
連署方式:
線上連署地址:http://goo.gl/forms/hE8b1z3ni8

郵件連署: 發送 (聲援郭彬、楊占青)+(城市)+(姓名)+(職業) 至 gongminfasheng@gmail.com

 

18/6/2015       遼寧瀋陽看守所:蓋鳳珍咳血三個月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0-id-20848-page-1.htm

今天下午,遼寧省瀋陽市入獄維權人士蓋鳳珍的妹妹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瀋陽看守所通知“蓋鳳珍咳血三個月”。
今天下午15時,瀋陽市看守所打電話給我說:現在蓋鳳珍咳血長達三個月.身體己骨瘦如柴.奄奄一息.命懸一線。正在死亡邊緣垂死掙扎的蓋鳳珍,如果讓瀋陽市公安局、檢察院、法院、看守所等繼續,很快就會死在監獄。
現在,瀋陽市當局相互推諉、轉嫁責任、拒不放人,蓋鳳珍很快就會死在監獄。

 

18/6/2015       中國當局在西部新疆限制穆斯林齋月封齋活動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nu-06182015111840.html

中國政府在新疆要求共產黨員幹部、公務人員、學生、教師等不要參加封齋活動。當局還規定,當地餐廳飯館在齋月期間必須照常營業,停業者將受處罰;而學生則被要求在暑假期間返回學校參加政治學習及午餐,以防止那些信奉伊斯蘭教的學生封齋。
據法新社報導,今年始於6月18日的齋月已開始,而所有穆斯林都應該在齋月期間從日出到日落期間封齋,不進任何飲食。但中國新疆的穆斯林卻被當局禁止在齋月期間進行封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一些政府網站發出指示,不僅要求中共幹部、公務人員、學生、教師等不要參加封齋活動,而且還要求當地餐廳在齋月期間正常營業。
報導說,宣稱信奉無神論的中國共產黨多年來一直限制新疆穆斯林在齋月期間的齋戒活動。而新疆是主體為穆斯林的維吾爾人的家園。新疆自治區區委書記張春賢稱前不久稱,自治區的穩定受到了來自宗教極端分子的持續壓力。
海外有報導說,中共和新疆當局之所以對今年的齋月尤其敏感,是因為新疆7.5事件6周年之日恰好在今年齋月期間。為此,新疆一些地方政府在齋月之前對信仰伊斯蘭的維吾爾人進一步加緊控制。為此,中國官方媒體和新疆各地方政府網站也相繼發表正式通知,要求中共黨員、公務員、學生和教師做保證不過齋月。

 

18/6/2015       邯鄲數百人強拆起衝突 警發射煙霧抓數十人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06182015111342.html

河北省邯鄲市張西堡鎮政府星期三出動數百名員警、武警,強拆民房時與村民爆發衝突,當局發射催淚煙霧鎮壓,十多村民受傷,約五十人被抓。村民說,政府要修路,穿過村民的宅基地,征地款到村委會後就不見蹤影。
邯鄲市永年縣張西堡鎮借馬莊村村民星期三遇到政府方人員強拆民房,與到場的約五百名公安和武警發生衝突。村民發帖稱,政府出動員警、消防、醫護等數百人,強拆民房,占地修路,鎮壓維權村民,打傷10餘人,抓走約50餘人。騰訊線民“啦啦啦”發帖稱,政府不給一分錢,就要拆房建路,沒有王法。已經有兩人被打傷送院。還說,來人得知村民會反抗,帶著消防隊、員警,還叫來醫生。這是要逼死種地的村民啊。線民還寫道,員警來了600人,另有武警100人,還說打死一個少一個。並質問,“這就是共產黨嗎,叫我們農民如何相信共產黨”。
另有村民稱,當地派出所出動300多名員警、五六輛消防車、七、八輛救護車與村民進行談判。在談判過程中,雙方發生衝突,結果十幾名村民受傷,有人利用消防管,排出大量白霧。又毆打小孩和老人。最後抓走五、六十人。

 

18/6/2015       300村民圍政府燒桌椅反建火葬場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clash-06182015090446.html

廣西省玉林市一條村莊,因政府未經村民同意下,于村內興建火葬場,300多村民週二(16日)包圍村委會,並在辦公室內取椅桌焚燒抗議。事件後,鎮政府擱置興建火葬場,稱改建公園。
玉林市博白鎮護雙村的村民唐先生,週四(18日)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於週二(16日)傍晚時份,他與300名村民到村委外抗議,要求村委給予村民一個交待。期間,受到村委會的政府人員阻止,雙方發生衝突。
唐先生:  是這樣的,我們村民把那個橫幅掛起,那政府的人看見了,他們就全部拉下來。後來,村民就反起來了,村民把辦公室的桌椅燒了。當時,工作人員有幾個,四、五個。
村民將桌椅搬到辦公室外,用汽油燃燒。那幾個工作人員,因村民的包圍未能離開現場。之後,有人報警。其後,有100多名員警到現場,並將該幾名工作人員帶離現場,警方並沒有打傷及拘捕任何村民。在事件中,並沒有人受傷,而村民之後亦陸續散去。
於村內治安隊工作的鄧先生向本台表示,村委的玻璃窗也被砸碎,警方正在調查縱火一事,昨日發生事件至今,村委的政府人員亦不敢上班。
鄧先生:  村幹部也不敢去了,沒有!沒有敢上班的,休息!就是我敢去那裡。我去那裡打掃衛生,搞清潔呀,將打碎的東西掃掃,就是這意思。
他表示,村民抗議一事,政府也要負起責任。
鄧先生:  你們縣政府、鎮政府引起的,因為這個開火葬場,我們的群眾不同意,得罪了群眾,他們縣政府將這個土地……土地問題……這就是官官相衛,根本就沒有向群眾講過一遍。

 

18/6/2015       拆遷戶阻工追討賠償50人遭拘捕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nd-06182015100828.html

河北省邯鄲市一條村莊,村民不滿被強拆房屋興建公路,50名村民週三(17日)到現場與施工的政府人員談判,但談判破裂,雙方發生衝突,員警到場鎮壓,拘捕所有抗議的村民。
邯鄲市張西堡鎮借馬莊村的村民尹先生,週四(18日)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於週三有大約50名村民于村內阻止政府人員施工,有多輛消防車、救護車在現場,共有500名員警在現場鎮壓,有多名村民受傷。
尹先生:  打人是有的,怎麼打呢,他們不是噴那個粉末(滅火器)呢,對著我們噴粉末,噴了粉末以後,就抓著頭髮呀,扯著頭髮,後面的人便走啊,之後又把走的人,頭部按在地上,在地上拖著,他(員警)更說,我打死一個少一個。
警方最後拘捕阻工的共50名村民,現在全部都未釋放出來。事件中,共有超過10名村民受傷,部份人需留院治理。由於週三警方鎮壓,週四已經再沒有人敢到現場抗議了。
村內共有1000多戶居民,政府前兩年于村內興建公路,但是,卻強行拆卸村民的房屋,至今已有60多戶被強行拆掉了。政府只肯對蓋了新房屋的住戶賠償,而當中只有約8戶村民自行興建新房屋,而政府只對該8戶作賠償,其餘沒有錢興建房屋的,就得不到政府的賠償。

 

18/6/2015       緊急關注:王全章律師在山東聊城開庭被法警毆打後失聯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6/blog-post_557.html

據王宇律師發出消息稱:剛接山東聊城一位元當事人的電話,稱:今天早上九點開始,王全章、陳智勇、石伏龍三位律師在山東聊城東昌府區法院開庭,多名法警將王全章律師頭部打得血流不止,並將三位律師扣留到法院。現三位元律師已經全部失聯,電話都打不通。
據瞭解:王全章、陳智勇、石伏龍三位元律師出庭代理的是一起法輪功信仰案件,因堅持法律程式,被多名法警毆打,後失去聯繫。
東昌府區法院電話:0635—5050588
該法院院長王英君電話:13001756446

 

18/6/2015       美九人權團體敦促美國關注中國人權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2-06182015113128.html

薛明凱、秦永敏和潘露(右)(玫瑰中國)

包括人權觀察、國際特赦等在內的9個人權團體,週四向美國國務卿克裡和財政部長傑克•盧發公開信,呼籲美國應趁下周的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時,提出對中國人權議題的關切。

在第七輪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揭幕前夕,美國九個主要人權團體國際特赦組織、對華援助協會、自由之家、中國人權、人權觀察、國際聲援西藏運動、2049計畫、無國界記者以及維吾爾人權專案,週三聯合致信美國國務卿約翰•克裡(John Kerry)和財政部長傑克•盧(Jack Lew),敦促兩人將中國人權環境惡化和公民社會受到重創的議題納入即將開始的新一輪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人權團體還希望,人權問題可以成為今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9月訪美的一個重要議題。
對此,人權觀察中國部研究員王松蓮週四接受本台記者採訪時稱:“人權是中美兩方之間很重要的話題,人權也影響了中美在經濟上、外交方面、合作的方面及其他方面交流的基礎。比如在資訊方面的合作,和言論自由及政府的透明度這些都有關係,所以在討論經濟戰略對話的時候,我們認為美國政府必須要向中國政府人權狀況的退步應該表示關切。”
公開信提到,近來頒佈的《中國反恐法草案》、《國家安全法草案》以及《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草案》反映了中國日益打壓自由、民主、法治,而“日趨惡化的人權環境以及對中國公民社會的極大損害應該在雙邊關係中受到更多的關注。”
對此,玫瑰團隊、中國人權觀察(註冊中)副理事長潘露週四向本台表示,習近平主政下,中國的人權迫害更加惡化,放眼全球,人權問題都無可避免地與經濟問題掛鉤:“從胡溫上臺到習近平執政的這幾年來看,在人權問題上,共產黨一直在走下坡路。明天是6月19日,要對唐荊陵律師進行煽顛罪的開庭,這個也是舉世矚目的,他提倡非暴力不合作運動,被我們民運界稱為中國的甘地。美國政府應該更多考慮對中國民主人士的支持,而不能單單考慮經濟利益,社會進步比經濟利益更重要。我們中國處於一個血汗工廠的地位,當局不考慮人權的問題,他們也沒有資格和能力來引領全球的人權觀點的對話。應該更多關注我們基本的社會倫理,基本的人權價值。從這兩年習近平的運作來看,在一些核心問題上並沒有太大的突破,而在一些具體的事例上,他們的打壓比以往有過之而無不及,對於中國國內的維權人士、民主異議人士、維權律師的打壓變本加厲,這個是比較令人遺憾的。”
公開信最後還提五項建議,敦促美國政府官員在下周與中方官員會面時,應表達美國關切中國的人權狀況,包括要求中國重新制定反恐法、國家安全法以及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草案,不能限制國際非政府組織在大陸活動;釋放在押的良心犯、政治犯;關切中國言論自由遭威脅;白宮應接待中國的人權捍衛者,美國應展現和中國大陸公民社會站在一起的決心,並在對話後,公佈和中方人權議題的討論。

 

18/6/2015       廣東高院決定重審結石寶寶家長敲詐案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6/201506191228.shtml

在2008年爆發的三聚氰胺奶粉事件中,北京人郭利以“結石寶寶”父親身份起步維權,卻在次年因罪名敲詐勒索身陷囹圄。而今郭利刑滿釋放,此事卻餘音未了。
今年5月,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在發出《再審決定》。廣東高院認為:原審裁判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廣東高院同時決定提審此案。
今年47歲的郭利是2014年7月出獄的。服刑期間,他沒有書面承諾認罪服判,沒有申請減刑假釋。5年刑期他是坐滿了的。這種情況在中國監獄中並不多見。
“也有人告訴我,你在這兒(監獄)如何表現就能有減刑機會”,2015年3月初,郭利在廣州一家小旅社對財新記者回憶了牢獄生活,“我也沒有照辦”,郭利說。
廣東高院決定郭利案再審,尚不能認為此案將會改判。
法院內部人士稱:現在再審立案的標準,準確來說指“確有爭議”。不過,在再審案件中,高院提審情況並不多見,這通常意味著案件疑難且有典型意義。
毒奶粉受害者
在三聚氰胺奶粉事件中,國內有近30萬名兒童深受其害。郭利女兒就是其中之一。2008年9月,郭利帶著兩歲半的女兒去醫院檢查。結果顯示“雙腎中央集合系統內可見數個點狀強回聲”。
在維權之路上,郭利走得異常艱辛。他當時的對手是施恩(廣州)嬰幼兒營養品有限公司(下稱“施恩公司”)及其控股股東廣東雅士利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即“廣東雅士利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東雅士利”)
最初,郭利向施恩公司投訴被推搪,理由是他女兒所吃的奶粉不在政府公佈的有毒批次中。
2009年4月,郭利將女兒吃剩的奶粉送到國家食品品質安全監督檢驗中心檢測,發現其中部分奶粉的三聚氰胺含量高達132.9mg/kg,超過國家限量的132倍。
郭利繼續轉守為攻,調查了施恩公司。當時這家公司註冊在廣州,由廣東雅士利公司控股74%,美國施恩國際有限公司亦是施恩公司的股東之一。施恩公司宣傳其奶粉是由美國施恩國際有限公司授權施恩(廣州)嬰幼兒營養品有限公司製造,“100%進口奶源”。
郭利以同聲傳譯謀生,語言上無障礙,在美國有社會關係。他發現,上述美國公司實際上是在美註冊的空殼公司。

 

18/6/2015       劉玨帆:要把人都逼到絕路上嗎?   [新公民運動]  http://xgmyd.com/archives/18902

張寶成於2013.03.31在西單休閒廣場,與袁冬、馬新立等人進行要求党和國家領導人公示財產的宣講活動,被抓捕。

4月14日被抄家,其中把我的筆記本一同抄走。當時,我只是張寶成的未婚妻,而且,電腦是我個人私人物品,在根本不存在力量對比的情況下,我個人的權力不存在被保護,在這部強大的國家機器前,我們連螻蟻都不如。在屢次的索要失敗後,也只能抱著被強姦的屈辱而作罷。今年3月30日張寶成二年刑滿出獄,我們於4月8日領取了結婚證,6月6日舉行了婚禮。今天,終於拿到了被扣押了2年的電腦。但是!但是!但是!我的電腦裡儲存的所有的資料都被刪的乾乾淨淨!
試問,公民要求官員公示財產有罪嗎?卻將張寶成等人判刑入獄!試問,做為張寶成的未婚妻我有罪嗎?卻將我的電腦也抄走扣押!張寶成也抓了、也判了,二年的牢獄,一天也沒少坐,為什麼還要累及他的未婚妻?株連九族?過去在史書上見過這個詞,不曾想,在21世紀的中國,在今天,會降臨在我的身上,不知是憲法中哪條哪款中有如此的規定?我電腦中的工作資料、個人資料,是邪惡的嗎?是必須要消滅的嗎?
是我的個人資料違法嗎?是我的個人資料威脅到党國安全嗎?是我的個人資料會洩露國家秘密嗎? 我的工作資料是我賴以工作、生存的基礎,為什麼要給我刪掉?我的個人資料與他人有毛的關係嗎?斷我後路,逼我入絕境,於黨國有利益嗎? 堂堂一國,軍隊、員警,氣勢沖天,為何容不了我一介婦人電腦裡的工作資料和個人資料?你們當我是敵對勢力嗎?
泱泱之國,就這麼不容我一介女子的電子資料?這樣做,到底想幹什麼? 2015.06.17

 

18/6/2015       張寶成妻子劉玨帆: S0S!廣求高人援手        [財新網]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6/201506191205.shtml

繼6月17日我向外發送了關於被株連而致電腦資料盡失(估計是被重裝系統了)之後,張寶成與市國寶部門初步溝通,現回饋說:我們查抄時電腦裡就沒資料,電腦是空的。 無賴、土匪嘴臉盡現。
現向全社會求助: 以技術手段將被刪(或格式化、或重裝)的資料進行恢復,並提供電腦被動、資料被刪的技術資料。
對於此事,本人將打算訴諸法律以維護一個公民應有的個人權力。
請群友們給予我支持、關注!
劉玨帆
2015.06.19

 

18/6/2015       歷史上的今天 (師濤)    [中國人權]      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28538

2004年11月24日,我在太原被一群便衣活捉,其中一位對我說,6月18號你們在某某餐館吃飯,我就在包間外面餓著肚子……十一年過去了,我樂觀地以為中國大陸言論空間會有很大的改善,沒想到我的微信朋友圈都被遮罩掉了,這不是又回到了勞改隊那個處處看人家眼色的監管場所了嗎?

 

18/6/2015       大陸加強打壓NGO 於建嶸捐助被約談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NGO-06182015123651.html

隨著《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草案)公示結束,中國加強打壓NGO。中國社會科學院學者于建嶸,因捐款給一個境內的NGO,被研究所黨委書記約談。事件引起廣泛關注,有維權律師指,這是當局想加強思想控制。
社會科學院學者農村發展研究所社會問題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嶸的事件,在其朋友微信圈中發佈。內容指,週三下午,他接獲研究所辦公室秦軻電話,稱所書記約談話,並問及東書房公益服務中心的事情,他告知“是北京市民政部門正式批准的,我只是捐了二十萬元。秦稱,書記要求立即滙報”。
根據於建嶸公佈的對話,該院黨委書記稱,于教授參加任何機構必須報批。於建嶸稱,這些機構都是民政部門批准的機構,他只是作為捐款人而已,並對社科院黨委以這種方式迫害知識份子進行了抗議。
東書房公益服務中心是大陸民間的非政府組織,專扶助貧困的兒童。
中國多年觀察此事的律師李建林表示,於建嶸因此事件被約談,是當局想加強思想控制,是當局對知識份子不放心的表現。
他說: 這說明統治者他想加強思想控制嘛、行為控制嘛,要大家完全按照黨的意志去辦事嘛。但是呢,黨的意志呢也不好明確,如果按照18屆4中全會的那個內容來說的話,那好像就沒有約談於建嶸的必要。因為於建嶸這幾年都是做的公益,連公益都讓統治者不放心的話,那做什麼事情讓統治者放心呢?是不是?
李建林律師還說,關於《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草案),也是統治者對民眾與外界交往不放心的表現,並試圖以法律的形式進行確定。儘管之前,他們也一直在暗中控制。
他說: 就是說,統治者他們可以和外國人交往,老百姓對外交往就讓統治者不放心。以前這方面沒有規定,它只是維穩的、鎮壓的那些機器他們在暗中操作、監控。現在就是說,不是要依法嘛,就搞點法來向公眾明確宣佈,統治者對民眾對國外的那些做善事的組織交往,是讓統治者不高興的。
于建嶸被約談的背後,還有什麼樣的背景?社科院是否得到了強力機構的授意?為此,本台記者試圖與社科院黨委聯繫,但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近日,中國當局還拘捕了公益組織的活動人士郭彬、楊占青,引起了公益界和維權界人士廣泛的擔憂。
儘管壓力巨大,民間的一些服務於弱勢群體的人士,依然試圖堅持。據協助上訪人員的六四天網負責人黃琦表示,就在成都市雙流的一場涉及村官雇凶殺人案件的審理中,他週四(18日)帶領數百人前往法庭聲援受害者。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