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6/2015 唐荊陵案不讓律師複製辯解材料。趙常青家人仍未獲准探視。王晶病情嚴重申請取保被拒。馬振社猝死拘留所。朱孝頂律師辦案被圍堵。

  11/6/2015       廣州中院拒絕律師複製唐荊陵的詢問筆 … 繼續閱讀 →...

 

11/6/2015       廣州中院拒絕律師複製唐荊陵的詢問筆錄和自辯材料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6/blog-post_811.html

2015年6月10日下午,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廣州維權律師唐荊陵的辯護人劉正清律師,向廣州市市檢案管中心辦理閱卷手續,11日市檢案管中心來電稱市檢訊問筆錄不是證據材料是作為內部材料存內卷,唐荊陵的自我辯解材料,也不是證據材料,不能讓律師複製。並稱要複製向法院提出來由法院向他們提出來。
據劉正清律師說:6月9日下午他會見唐唐荊陵時,唐荊陵告知他,當天下午市檢經辦檢官侯向東提審了他,並作了訊問筆錄,同時,唐荊陵向侯提交了其辯解材料。
根據中國刑訴法規定:辯護律師自人民檢察院對案件審查起訴之日起,可以查閱、摘抄、複製本案的案卷材料。
顯然,如此規定可以保障律師及早瞭解指控所依託的證據體系,有充分時間瞭解案情,發現其中的事實和邏輯不足,從而有效地行使辯護權。
這裡也沒有規定律師閱卷,只能複製證據材料,除此以外的材料均不能複製,甚至也沒有規定是複印需要區分“內卷”,“外卷”,廣州市檢案管中心以詢問筆錄和辯解材料不屬於證據,不讓律師複印顯然是違反了法律規定。

 

11/6/2015       廣州三君子案不公開審理 家屬遞交旁聽要求律師擬控告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1-06112015110935.html

在廣州,將在下周開庭的“三君子”案的辯護律師近日從廣州中院獲悉,案件將不公開審理,並拒絕家屬旁聽。律師認為,法院想秘密審判此案,公然違法,將考慮對法官提出刑事控告。被告唐荊陵的家屬表示,不認為案件涉及國家機密。
廣州維權人士唐荊陵、王清營及袁新亭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將於下週五開審,該案代理律師週三證實,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通知此案不公開審理,並拒絕家屬旁聽。
王清營的代理律師隋牧青週四告訴本台記者:
“我問法院聽家屬說你們要不公開審理,還不能保障家屬的旁聽權。他說是。我問他有什麼根據?他說,這是屬於危害國家安全的案件。這就是很明顯違法了,因為不公開審理的案件,是涉及到國家機密和個人隱私、商業秘密等,才可以不公開。但這個煽顛案我們看沒有任何涉及國家秘密,而且這也不是法官說了算的,需要有關部門來定性是不是涉及國家機密。各地都有一些煽顛案公開審理,只有廣州不公開審理。我記得湖南的趙楓生案件,當時審理時旁聽的有非常多的人,所以廣州中院作惡是超出了底線。”
隋牧青律師在網路上表示,廣州中院欲非法秘密審判此案,其主動作惡姿態盡顯,號召“人肉”主審法官丁陽開,並考慮刑事控告當局。他表示:
“我不知道這個法官丁陽開和院長劉年夫都是些什麼人,主要是想瞭解一下他們的背景。法院這是赤裸裸的違法,我們並沒有什麼很好的辦法(應對)。我們現在要訴諸輿論的力量,隨後可以考慮刑事控告。”
該案的起訴書稱,自2006年開始,被告唐荊陵出於對中國現行的民主、選舉等制度和社會現狀的不滿,為了宣揚、傳播“公民不合作運動”理念,唐荊陵和袁、王兩人通過發起、組織、參加“穿文化衫爬白雲山”、“4.29林昭紀念日”等一系列“非法活動”,以及在互聯網上發佈“粉碎邪惡軸心”等具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文章,公然鼓動他人參與“公民不合作運動”的非法活動。
唐荊陵的妻子汪豔芳週四告訴本台記者,她得到消息後感到驚訝,不認為案件涉及國家機密:
“感到有些意外,會提交要求旁聽和公開審理的訴求。其他兩個人的家屬也用郵寄的方式已經向中院提出了這個要求,還要看法院是怎麼樣決定的。這個案件也不存在說不能公開審理的,關於唐荊陵他本人所做的事情也都是屬於公開的。案件整個來講,涉及到一些書和一些言論,唐荊陵推崇甘地的非暴力公民不合作運動。他也希望中國按照和平方式轉變,就算不公開審理,很多人也都已經知道怎麼回事,也不存在什麼秘密而言,只是一個結果而已,是怎麼判的問題。在審判過程中,要是說對非暴力和平方式都打壓的話,對目前有的人覺得非暴力行不通,只有暴力行得通的這一部分人,會是一個相反的作用的,都是不好的信號。”
去年5月,“廣州三君子”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隨後唐荊陵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批捕。案件移交檢察院後,兩度退回作補充偵查。三人的律師曾多次要求會見當事人,但都被拒絕。唐荊陵曾給該案主辦公訴人侯向東寫信,希望對方到看守所接收辯解材料,但毫無回音。法院也不來聽取其辯解意見和收取辯解材料。

 

11/6/2015       唐荊陵下周閉門審訊 律師批違司法精神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6112015094007.html

廣東維權律師唐荊陵和兩名維權人士王清營、袁新亭的圖片搜尋結果袁新亭被關押超過一年後,涉嫌“煽顛”的案件,下週五(19日)一審開庭,但法院稱不公開審訊,家屬也未必能旁聽。代表律師稱,這是完全違背了法律精神。
廣東維權律師唐荊陵,因倡議“公民不合作運動”,以及舉辦一些民間活動,而被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關押超過1年時間,案件定於本月19日開庭。與唐荊陵同案的維權人士王清營和袁新亭,代表律師週三接廣州市中院通知,表示案件不作公開審理,稱是涉及到危害國家安全,同時,也不保證家屬能旁聽。

唐荊陵的妻子汪豔芳不滿地說,法院不作公開審理的做法不當,她不認為丈夫的案件涉及危害國家安全,希望外界高度關注,要求公開審理。
汪豔芳說︰我覺得這是不合理的,因為他們這個案件,在中國的法律來說,是不屬於第三類的案件,就是不存在說有國家機密,而且律師和家屬都有向中院提交了一份申請,希望可以公開審理。也向大家呼籲,關注唐荊陵他們的案件。
王清營的代表律師隋牧青說,法院的決定亦只想秘密審判,這完全違背了法律精神。
隋牧青說︰過往,這種政治迫害案件,家屬通常會有限制,說會有幾個名額。但這次他們連這個方式都沒有,就非常過份,這等於是拒絕了家屬旁聽。以前也沒有說過怎樣去開庭,我們也沒有想到,他們居然會這麼無恥。
去年5月16日,唐荊陵、王清營及袁新亭3人,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約1個月後,3人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批捕。當局指控他們自2006年開始非法組織聚會,宣傳推廣公民不合作運動,也策劃六四靜思節、林昭紀念日等多個公民抗命行動。

 

11/6/2015       唐荊陵案廣州市檢案管中心 不讓律師複製辯解材料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5/0611/12623.html

今天,廣州公民唐荊陵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的代理律師劉正清接到廣州市檢案管中心的來電稱:市檢訊問筆錄不是證據材料是作為內部材料存內卷的,不能讓律師複製。唐的辯解材料市檢不認為是證據材料,他們不準備作證據使用,故也不能讓律師複製。並稱,律師實在要複製的話,就需要向法院提出來,再由法院向他們檢察院提出來。
劉正清律師稱:在6月9日下午他會見唐荊陵之時,唐荊陵告訴他說,當天下午還曾有廣州市檢的經辦檢官侯向東,對他進行了提審,並作了訊筆錄。同時,他也向檢官侯向東提交了其辯解材料。為此,劉律師于昨天(6月10日)下午來到了廣州市檢案管中心,要求依法辦理閱卷手續並進行閱卷。但是,直到今天律師才接到廣州市檢案管中心的來到稱:“唐的辯解材料市檢不認為是證據材料,他們不準備作證據使用,故也不能讓律師複製。”並稱:“律師實在要複製的話,就需要向法院提出來,再由法院向他們檢察院提出來。”
對此,劉正清律師認為:這真是荒唐至極!檢方居然認為“辯解材料”和“訊問筆錄”不是證據,居然不能讓律師複製?實在荒唐!

 

11/6/2015       著名民運人士、人權捍衛者趙常青已從北京轉至西安監獄 家人仍未獲准探視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6/blog-post_81.html

趙常青的圖片搜尋結果2015年6月11日星期四,本網獲悉:著名民運人士、人權捍衛者趙常青6月2日已從北京轉至西安監獄。因不知道是否還要繼續轉監,目前家人仍未獲准探視。家人現在正在與獄方聯繫探視事宜。
因參與新公民運動而被判刑兩年半的趙常青,此前已入獄三次,這一次服刑已經超過兩年了,還有3個多月就刑期結束,現在轉監,給趙常青在北京的妻子的探視造成很大的不便,實屬折騰人。
6月8日,趙常青妻子曾帶著孩子去北京天河監獄去探監,被告知趙常青已經於6月2日轉押到西安監獄了。 對此,趙常青妻子問為什麼不通知家屬,天河監獄答:不負責通知家屬。

 

11/6/2015       維權人士天理首見律師 王晶病情嚴重律師申請取保被拒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6112015112111.html

已被羈押5個半月的佛山維權人士天理週三首次見到了律師。律師表示,警方對天理“煽顛罪”的指控主要是其撰寫的文章,但天理本人十分樂觀,認為自己無罪。此外,吉林維權人士王晶被拘押半年,病情惡化,但律師此前為其申請取保候審遭到檢察院拒絕。

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廣東佛山維權人士天理(陳啟棠)在被羈押逾5個月後,首次見到了律師。

劉曉原律師週四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目前已被移交檢察院的天理精神狀態不錯,很樂觀。警方對天理的指控包括他所撰寫的文章以及參與的一些維權活動,而他認為自己是無罪的。
劉曉原:“天理的精神狀況還好,還是像以前那麼開朗、樂觀。他自己也認為,寫這些文章是不構成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他還參與一些維權行動。當然他文章中確實對一些事情的評價,有些觀點是比較激進的。總體來看我認為他不構成犯罪。”
記者:“他們指控天理就是指他參與維權活動和一些文章是嗎?”劉曉原:“主要以文章為主,主要指控他以前寫的一些文章,說他裡面有些言論問題。”劉曉原又告訴記者,他此前申請會見天理遭到看守所的阻撓,在拖延了兩天之後才獲准會見。且會見時有員警坐在走廊監視。

蘇昌蘭的圖片搜尋結果去年11月,天理與蘇昌蘭的丈夫陳德權探望一名曾與蘇昌蘭關押在一起的人時被警方帶走。天理的家隨後被抄,他本人也遭到當局刑拘。在此之前,天理曾因聲援香港占中,被警方以“在網上散佈謠言”之名行政拘留十天。
而同被控“煽顛”的佛山維權人士蘇昌蘭身體狀況仍然欠佳。據劉曉原所說,蘇昌蘭的頸椎病、手腳麻木等問題嚴重。且由於蘇昌蘭是首次被刑拘,因此精神壓力比較大。
今年以來,廣東已有多人被以“煽顛罪”抓捕,其中包括將于下周開庭審理的唐荊陵等廣州三君子。

此外,吉林維權人士王晶被以“尋釁滋事罪”羈押半年,身體狀況不斷惡化。律師此前申請取保候審,遭到檢察院拒絕。

于本週三會見了王晶的李威達律師週四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三叉神經鞘瘤現在有點惡化。我在檢察院階段為她申請了取保候審,但是檢察院現在答覆不符合取保候審條件,不予取保候審。現在她的案子已經到了法院階段。王晶現在精神狀態還行,因為羈押時間比較長,與外面隔絕,精神狀態保持成這樣還可以,很有鬥志,信念很堅定。她認為她的所作所為不構成犯罪。”
李威達說,王晶的“罪證”包括帶領訪民衝擊吉林政府機關;為家人冤案圍堵涉事工廠;多次進京上訪以及擔任天網義工,接受境外媒體採訪等。李威達認為,這些都屬於公民的權利,並不涉嫌犯罪。
去年12月,王晶在北京久敬莊吉林廳內,被當地截訪公安數人毆打,造成半邊臉部紅腫,嘴部出血,牙齒鬆動。其後,吉林市到北京攔截訪民的五至六名公安將她押往吉林市船營分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北京兩會期間,王晶、柳學紅及邢鑒,以圖片及文字報導訪民在北京天安門撒傳單、自焚等事件,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引起記者無國界等海外民間組織關注,要求當局立即釋放三位元公民記者。其後王晶等人獲釋。

 

11/6/2015       人道中國和《中國改變》為高瑜籌得兩萬四千多美元人道救助款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ck-06112015100312.html

美國華人“人道中國”(Humanitarian China)組織和《中國改變》(China Change.org)英文網站,從今年4月下旬開始,為被北京法院判刑七年的中國著名記者高瑜募捐,至6月8日截止,共募得美金24594元。這筆人道救助款不久將送達高瑜家人手中。

71歲的中國著名記者高瑜今年4月17日被北京法院以“向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判處七年有期徒刑,這一判決並無任何事實根據。高瑜以寫作的微薄收入為生,入獄後斷絕了一切生計來源。4月下旬,“人道中國”組織和《中國改變》英文網站聯合發佈公告,開展救助高瑜的人道募捐活動。活動至6月8日截止,共收到71筆捐款,得款12297美元。“人道中國”對每一筆捐款,實行一比一匹配,也就是配以同樣數額的捐款,這樣,送達高瑜家人手中的捐款將是24594美元。

“人道中國”主席葛洵近日在一個公開場合說:“我們為什麼要為高瑜女士捐款呢?第一是我們要把我們的關愛傳遞給她。高瑜女士沒有生活來源,家裡的孩子也因為她失去工作,沒有最基本的醫保,身體有很多病,生活非常困難。第二,實際上,這一行動也是對習近平當局迫害基本人權的一種抗議。”
葛洵接著說:“高瑜女士是一位非常有良知而且非常勇敢的新聞記者,1989年以後,她已經完全脫離體制,被關了很長時間的監獄,這是第三次入獄。我們發起為高瑜女士公共捐款,這每一分錢,首先是大家的愛心。”
“人道中國”主席葛洵說:“現在,無論是對六四一代,還是對公民運動,習近平當局的打壓是非常殘酷的。中共打壓這些良心人士是沒有底線的,但是我們堅持使社會變得光明,使中國人有希望,我們必須有一條底線。在最黑暗的時候,什麼是我們的底線?就是要堅持人道主義。”
“人道中國”是設於美國加州三藩市灣區的非盈利組織,由89民運學生領袖周鋒鎖等三位前清華大學學生于2007年創建,致力於小額救助生活艱困的中國大陸良心犯及其家人。2014年共救助近一百人,包括為被判處無期徒刑的維吾爾族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家人募集一萬多美元。
設於美國首都華盛頓的《中國改變》英文網站,由來自中國大陸的曹雅學女士于2013年6月4日創辦,致力於傳播有關中國大陸人權、民主、法治、公民社會的消息。該網站曾翻譯多篇高瑜的文章,高瑜發表的《男兒習近平》一文是該網站閱讀量最大的文章之一。

 

11/6/2015       闖黑監獄救訪民 丁紅芬嘗兩年冤獄獲釋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release-06112015084100.html

2015年6月11日,江蘇省無錫市維權人士丁紅芬(右)出獄後,接過支持者的鮮花。 (現場人士攝)

江蘇省無錫市維權代表丁紅芬,被警方羅織罪名判監近兩年,週四(11日)刑滿獲釋時,近百人到監獄迎接,當局動員大批員警企圖阻撓。丁紅芬與其他4名拆遷戶,兩年多前因營救扣押在黑監獄的訪民,被當局報復系獄。關押期間,受到精神虐待。
搗破黑監獄、營救被困訪民而被判監1年9個月的無錫市維權代表丁紅芬,週四刑滿獲釋,近百名各地公民,來到溧陽市的江蘇女子監獄迎接。無錫市拆遷戶何鳳珠表示,丁紅芬是當地一位有名氣的維權人士,經常帶領大家為土地問題上訪。得悉她出獄,各地拆遷戶、維權人士,也特意趕來迎接。不過,當局早已進行佈防,她出門時有數名維穩人員跟蹤外,當局也利用各種方式,試圖阻止支持者去監獄迎接。
何鳳珠說︰丁紅芬的愛人沈果冬,聯繫好了的車,本身是在無錫火車站對面,專門顧用了一輛大巴,把我們所有接丁紅芬的人,全部帶過去一起接。但是,大巴車被政府威脅或什麼,就說今天不營業了。然後,吃飯的飯店也說,今天也不營業了。
獲釋後的丁紅芬對本台表示,即使當局有意阻撓各地公民的迎接,但最後她也能跟支持者短暫見面。
丁紅芬說︰所有的武警調動在一起,然後,在馬路上攔住了。迎接的隊伍只能在外面的三叉路口,因為到不了監獄的門口,離監獄的門大概有200米。(看到)很多來自各地不認識的人,很感動的,收了很多鮮花。
提及被判監的事,丁紅芬形容是冤獄,罪名是莫須有,稍後會提出上訴。她說,當局製造冤案,令她關押看守所期間受盡折磨,千方百計對她打擊報復。
丁紅芬說︰證據他們也造假了,當時,裡面喊救命,我們很急的時候就把門踢開了,踢開的是門鎖,門沒有壞。但是,在判決的時候,假造了證據,就是沒有證據,也是判我們坐牢。在看守所裡,我的控告信全部收走;過年的時候,很多朋友寄給我的信件,大概有200封都扣押了。不僅是這些,要所有的人不要跟我說話,說我是精神病。你說我在裡面,精神折磨到什麼程度?
家園被強拆,拆遷戶丁紅芬和丈夫沈果冬遂走上訪路,期間,也帶領著當地的拆遷戶一起上訪和維權。2013年6月22日晚,丁紅芬和丈夫沈果冬、沈愛斌、瞿峰盛、殷錫金等5人,嘗試拯救被扣押在俗稱“黑監獄”賓館的其他拆遷戶時,反被當局非法禁錮,以及關押長達8個月後,得到取保候審,後轉為監視居住。
然而,丁紅芬等人認為當局的非法關押違法,遂於去年5月底去討說法。當局隨即向丁紅芬等人提出控告,指他們在2013年的營救行動中,把黑監獄打砸,毀壞了部份財物約5千元。
案件於去年11月作出宣判,全部“涉嫌故意毀壞財物”罪成,除3人免刑責立即獲釋外,丁紅芬判監1年9個月,沈愛斌則判了1年半。

 

2015年6月11日中國各地公民、維權人士消息匯總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6/201506112322.shtml

 

11/6/2015       蒙冤員警馬振社昨晚猝死拘留所 家屬:他身體沒病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6/201506112101.shtml

馬振社的屍體

6月11日報導 記者今天獲悉 哈爾濱蒙冤馬振社昨晚猝死在市拘留所內。

記者通過另一位元哈爾濱籍的蒙冤員警聯繫到馬振社妻子,馬振社妻子說,昨天傍晚5點左右拘留所通知她,要她準備好錢,說馬振社要送去急救。得知消息後,焦急的她多番打電話詢問送那個醫院,對方不怎麼搭理,後來馬振社妻子趕到哈爾濱醫大醫院,醫生也沒有告訴她人是怎麼死的,只說人到醫院已經死亡了。
馬振社妻子說:馬振社上訪維權已經十幾年了,以前也被關押過,曾在檢察院被毆打,不過被毆打是早幾年的事了,最近這一兩年沒有。這次是6月4日那天被抓回來的。他身體一直很健康,最近一次檢查身體大概有1年了,也沒說過有什麼病。他身體挺好的。
記者:我看到照片上嘴角有血跡,那他身上其他地方有明顯的傷痕嗎?
馬振社妻子:還沒有給他換衣服,還不知道。
記者:謝謝您,等您情緒平復一些,希望您把馬振社最近一次的體檢結果,這次被拘留的通知書,以及進京上訪的申訴狀找出來傳給我,我會再和您聯繫,關注此事最新進展。
馬振社妻子電話:15663885507

 

11/6/2015       為法輪功辯護 一位大陸女律師的心路(上)  [大紀元]        http://www.epochtimes.com/b5/15/6/12/n4455871.htm

近期,中國掀起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反迫害大潮。大陸維權女律師王宇表示這是中共執政以來首次大規模民告中共領導人的現象。作為代理法輪功案件的律師,她深諳這個群體所面臨的殘酷迫害,並被他們崇尚真善忍、堅持信念的那種精神所感動。
王宇表示,儘管她因此遭到不少打壓,但仍願意堅持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當中她也得到很多律師同行的支持和關注。
王宇1994年畢業於中國政法大學成教部法律專業。2004年5月到北京開始律師生涯。外表小巧纖弱的王宇面對公權力的違法行為毫無懼色,她代理了包括法輪功案在內的各種維權案件。08年底,她被天津鐵路公安報復陷害被判兩年半刑期,直到2011年6月重獲自由。她接受記者的專訪過程中,娓娓道來自己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
處理法輪功問題政府和司法機關本身違憲
王宇談到,在代理法輪功案子的時候所遇最大的問題就是作為政府和司法機關本身違憲。
她說:「就是中國憲法也非常明確,信仰自由、思想和言論也是自由的。但當局專門設立了一個『610』辦來針對法輪功學員,且刑事訴訟法第三百條,所謂的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主要是用來打擊法輪功學員,現在也開始包括對佛教和基督教的人用此條款進行迫害。」
「我們作為律師來講,就是做這方面的個案來糾錯。對這些違法行為,在我們能力範圍內去控告、投訴。對糾錯我們有這個目的。」但王宇也感無奈:「現在可能沒有這個能力,並且我們經常在法庭上被法院違法取消辯護資格。」
在處理黑龍江省「建三江」事件時,王宇和另外八位律師為四位法輪功學員辯護過程中,被違法解除辯護人資格。她說:「我們辯護人的資格完全是基於當事人的委託,法院完全沒有任何權力去解除律師對某個辯護人的資格,但現在司法混亂,他們是非常嚴重的違法。」
震驚法輪功案當事人沒有任何犯罪證據
王宇在通過做一些個案跟受迫害的當事人接觸過程中,瞭解到這些年來,很多人多次被抓,並在關押中受到虐待和嚴重酷刑,家庭受到很大打擊。
她說:「他們平時生活中也經常受到很多騷擾、歧視。他們每個人其實都是極普通的人,有農村婦女、沒地位也沒有權勢,也有一些是學歷、文化程度很高的大學老師,也有企業的高管,但都同樣遭到打壓。」
「這些當事人的經歷給我的的印象就是:他們所做的事情都是向善的、崇尚真善忍的,特別是當前中國社會道德淪喪、公信力下降,這個法輪功群體確實是跟其他人不一樣,他們的道德高度是相當高的。通過他們的家屬、鄰居、同事也瞭解到:這些人口碑都是非常好,是很善良、熱於幫助人的人。」
王宇特別強調:「我接觸到的案件令我震動,沒有任何從法律上可以說的過去的證據,能夠證明我的當事人是真正犯了罪,對社會造成一些危害或危險。他們沒有這種行為,且公安機關和監察院提交法院的證據中也找不到。其實就是因為一個信仰,有很多人被判刑,有2、3年的,甚至更長的8年。」
「即使我的力量很微弱 也希望起點作用」
王宇自身也有冤案,因此法輪功學員的遭遇也引起王宇的共鳴。她說:「我覺得如果能爭取的話,我要為他們爭取無罪、或幫他們減少一些被關押的痛苦、或從聲譽上免受來自官方的打壓吧。」
王宇認為:「如果任由對人的信仰、言論自由這塊迫害的這個風氣助長下去的話,對每個人都是非常危險的。」
她說:「現在事實上,只要在網絡上說了甚麼話,就可能被定為尋釁滋事、煽動顛覆的罪名被關押、被判刑。可能說是為法輪功學員,其實也是為我們自己,不能再這樣任由政府肆意妄為對公民進行打壓。我的力量很微弱,但是即使微弱,我希望也能起一點點作用。每個作為人權工作的律師都有這種想法。」
代理法輪功案件的阻力和壓力
王宇表示,代理法輪功的案件,最大的阻礙還是來自公權力的。在王宇和其他律師代理的過程中,他們遇到司法局的壓力,直接說你不能做這個案子。
她說:「北京因為有高智晟、唐吉田這樣的先驅,他們的努力,北京司法局現在還好一些,基本上不會直接說這個案子不能接。」
「有一些案件,如果當地律師來做,可以節省成本,但我所知道,當地司法局明確說,你不能接法輪功案子,或你接可以,但你要做有罪辯護。辦案過程中,律師協會和司法局會施加壓力,還有來自公檢法的一些壓力,給你製造很多麻煩。」
王宇舉例:「比如公安機關可能在你會見當事人的過程中給你設置障礙,明明律師直接會見當事人就好了,但你到了不讓見。你提交的合法手續,他就說你要找公安局、司法局批准,找一些理由。比如,案件移交到檢察院,律師就可以閱卷,但就不給見,一直拖到法院。」
「到了法院也給律師設置層層壓力。首先是來自公權力的這些障礙,還有可能來自律師事務所壓力要求不能接,還有來自其他公眾和律師同行的不理解。各方面壓力確實是很大的。」
「我們想通過網絡把案子及時公佈出來,馬上就給封了,或發出去,別人看不到。包括有些公檢法、當地公安機關,一聽說是法輪功案件,馬上說不接待,有的說你這個案件是法輪功的,那去『610』解決吧。而『610』本身是對信仰人士進行打壓的,到了那怎麼可能給你解決問題,很艱難的。」
願意代理法輪功案的律師越來越多
王宇表示,雖然國內有防火牆,一些事件隨時被遮罩,自己的微博已經被封殺了好幾個,有時發的微信只能自己看到但別人看不到,或剛發就被刪了,但畢竟現在是網絡時代,雖然被刪,還是能小範圍的傳出去。
她說:「只要能傳出去,就能擴大出去。學法律的人比較容易接受這方面(信仰自由)的理念,願意做這方面案子的律師也是越來越多。」
面對艱難局面堅持法律原則也能走過來
王宇表示,公檢法他們實際上是知道自己在違法。法律本身就是他們擬定的,司法局不讓律師介入案子,他能不知道違法嗎?有人說,殺人犯都可以有辯護律師,那為何法輪功學員,你作為司法局不讓人辯護,而且辯護是獨立辯護權,不管當事人是甚麼案子,律師如何辯護是受到法律保護的。司法局這種干涉明顯是違法的。
「如果我們堅持法律原則的話,它也會採用打壓手段,但律師堅持的話也能走過來的。至少在中國法律的框架內,從法律上來說,維護當事人權力,也是用法律維護我們自己的權利。當然這個過程中隨時可能被公權力打壓。」
王宇此前也因幫當事人維權,要求會見、閱卷等,被非法限制人生自由、被關、被打、被拖出法庭非法取消辯護人資格。但她說: 「我也要堅持,對他們打壓進行控告,這個過程中我受到傷害很大,但我還是願意幫忙那些像我之前受過冤的人,能夠從法律層面幫助他們。」
有的時候王宇對這些打壓和傷害情緒很低落,但是有很多當事人,他們會鼓勵她,給她信心。
她說:「雖然受到打壓,有這麼多人信任我,我也願意為這些信仰人士,在我能力範圍內為他們伸張正義。在法庭上,我會為他們做無罪辯護,我會去公安和檢察機關去提出我的要求,當然絕大多數是得不到支持的,但是我也希望能夠通過我這個法律者去讓他們有所轉變。有少數案件,也能對當事人有所幫助,這也給我鼓勵。」
「當事人對我工作的認可是最大的鼓舞」
對於王宇來說當事人對她工作的認可是最大的鼓舞和動力。
她說:「我們本身做這個(法輪功)案子跟其他律師做的相比,收費很低,我們主要不是為了掙這個錢,主要是對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在法律層面問題進行揭露和進行維護。有些案件如果當事人不認可的話,對我的打擊是最大的。」
面對公權力的打壓,王宇表示現在基本上沒有甚麼太大恐懼與畏縮。
她說:「如果我為他說話的這個人認可我,我會覺得受到很大鼓舞,因為受到打壓的這個人,本身也是我很敬佩的人,他們為了真善忍這個理念坐牢,讓人非常敬佩。如有家屬對我的工作有些看法的話,那對我的打擊也是比較大的。」

 

11/6/2015       北京律師赴河南代理村民征地拆遷案遭綁架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06112015105500.html

代理河南鄭州市杓袁村村民訴征地拆遷案的北京律師朱孝頂,星期四(6月11日)在杓袁村遭到自稱是村委會十多人的圍攻和劫持。
代理河南維權人士賈靈敏案的北京才良律師事務所朱孝頂律師,不久前接受鄭州市金水區國基路辦事處杓袁村村民委託,代理征地糾紛案。星期四在當地遭到自稱是杓袁村村幹部的十多名男子人綁架,稍後獲釋。
與朱孝頂同行的助手當天中午告訴記者:“朱律師去杓袁村,因為該村村民委託朱律師,在離開的時候,被一群自稱村幹部的不明身份人員強迫劫持到村委會,其中被拉扯、推搡、卡脖子、揪衣領,還把朱律師的手機摔了”。
記者:您也在場嗎?回答:對。我作為朱律師的助理,和他一起過來。現在的情況是朱律師剛剛脫險。朱孝頂在其微博發佈的兩段現場視頻中,有多名男子正在拉扯律師,場面混亂。
朱律師在微博寫道,這就是鄭州杓袁村的村幹部以被強拆戶名義騙我見面。前一天,一位自稱該村的村民發短信及打電話給朱孝頂,相約週四上午在杓袁村安排與委託人見面。見面後當他準備離開時,被十三、四個青壯年,綁架到村委會。
朱孝頂週四對記者說,事發上午十點多,圍攻者是身穿T恤衫的年輕人:“他們打著村民的旗號,說村民被抓了這麼多人,找我要人。我說村民被抓,你找我要人?我說,村民被抓,我對每一個具體案子還沒有接觸。我只是接受村民委託,作為村民整體不同意拆遷的代理人,我已經去看守所會見了。你應該找被拘留的家屬或我的當事人跟我說話。他們一個個都像是黑社會的人”。
記者:他們有多少人?回答:十三、四個人,上來就把我圍住了。當時打的旗號說我們是村民,如果你到杓袁村的話,我們見一個面,我剛跟委託我們的村民代表談完話,我就離開了。他說是村民,我說行啊,你來見一下,去就等候,結果過來十幾個人,上來就找我要人。
記者:您有沒有報警?回答:報警了,鄭州的110打不通。
記者:後來他們是怎麼把您放的?回答:我估計是接到電話了,我說現在被你們劫持到村委會,我身上有任何傷,你們都跑不了。
朱律師說,該村涉及鄭州市政府拆遷工程,村民不滿補償:“鄭州的吳天君書記要把全村拆完,整個四環路之內的農村都要拆掉,但是村民因為沒有耕地,只有房屋。因為沒有生活來源,只有靠出租房子,所以現在政府要拆他們的房子,三十平方米以下按照1:1賠償,三十平方米以上按照400元一平方米賠償,村民的房屋絕大多數都是七、八層高,每家每戶都是借錢蓋的房子,租給到城裡打工的人,每家每年收益二、三十萬元”。
該村不少村民,近期因聲援維權人士賈靈敏“尋釁滋事”案開庭被抓。作為賈靈敏的辯護人,朱孝頂律師本週三發出呼籲書,要求當局立即停止違法阻撓律師會見。對這次遭到綁架,他表示將會追究。

 

11/6/2015       朱孝頂律師辦案被圍堵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b-06112015094505.html

正在河南省鄭州市代理杓袁村拆遷案的北京維權律師朱孝頂,週四上午,與自稱是委託人同村的村民見面,但抵達相約地點時,即被十多人包圍限制自由。經過同行律師和助理的解困下,才得到自由。

朱孝頂說︰見面就說我們杓袁村的村民跟你維權被抓了,就向我要人。我說人不是我抓的,你找我要什麼人?這些人就把我暴力劫持,要我跟著他們走。把我推到村委會裡,限制了自由十幾分鐘。
記者問︰這些人是村民,還是主要來找你麻煩?
朱孝頂回答︰他們反復地說他們是村幹部。說實話,我也擔心,覺得他們還會有其他卑劣手段。但對於我們來說,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包括)賈靈敏現在還在絕食;很多案件還沒做完,我們肯定不會離開鄭州,我們還會在鄭州繼續戰鬥。
朱孝頂繼續說,向拆遷戶宣傳法律知識,而“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被關押的鄭州維權人士賈靈敏,至週四,已在看守所內絕食第27日。週三,他和賈靈敏的丈夫,再次到鄭州第三看守所要求會見,可是,再次被拒絕。
朱孝頂說,由於未能見面,非常擔心賈靈敏的健康。
朱孝頂說︰今天是第27天了,身體應該是非常糟糕。不允許律師會見,也不允許家屬會見。現在,我們就沒有正式的管道,得知賈老師的身體狀況。我們向看守所瞭解,看守所說他們一直為她輸液,前段時間還為她插了胃管。
律師的執業權經常受到阻撓外,人生安全問題,也隨時不受保障。

 

11/6/2015       余文生律師遭酷刑要求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資訊公開信遭拒收 並遭警方半夜威脅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6/blog-post_207.html

余文生律師遭酷刑要求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資訊公開的特快專遞,遭拒收退回。6月5日淩晨遭警方半夜敲門威脅威脅。
余文生律師說:“5月26日我向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用EMS快遞方式遞交的《政府資訊公開申請表》,被退回來了,原因是拒收。從我查詢EMS的結果是郵件是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收到郵件後退回的。
該申請所需要的政府資訊是: 2014年11月20日余文生從大興區看守所轉押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時的入所體檢表。
具體用途是: 用於證明余文生在被羈押期間遭受酷刑虐待饑餓折磨。我將視為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拒絕答覆,我將在滿15個工作日後,提起行政覆議或行政訴訟。余文生系列維權繼續前行。”
此前因其維權北京警方還曾深夜登門威脅余文生律師。2015年6月5日淩晨00:20分,八角派出所員警宋、石景山國寶隊長劉,到余文生樓下要求來他家裡。余文生律師夫婦沒有允許進。雙方通過門禁電話交流約5分鐘。他們還威脅要對余文生律師採取措施。同時對他妻子作為其取保候審保證人也進行威脅。

 

11/6/2015       聶樹斌案山東高院宣佈延長複查三個月 律師稱河北方面對抗強烈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2-06112015113246.html

“聶樹斌案” 複查期限週四屆滿,負責複查的山東高院複查合議庭法官宣佈,延長該案複查期限三個月。該案代理律師向本台表示,他們早前在聽證會上提供的證據和理由應足夠讓山東高院啟動案件重審,但該案原審地河北方面一直對抗得很強烈。

“聶樹斌案”又重新回到公眾的視野,山東高院複查合議庭法官週四召開申訴人及其代理律師會議,宣佈該案“案情重大丶疑難丶複雜”,經最高人民法院批准,決定延長複查期限3個月,至今年9月15日。

該案代理律師陳光武週四告訴本台,該案原審地河北方面對抗得很強烈,對山東高院造成了一定的壓力:“這種結果我們原來是有預料的,有三種結果,一種是再審,一種是駁回,一種是延期。現在沒有駁回,最起碼我們還有機會。這個案子河北方面對抗的很強烈,山東高院壓力很大,根據中國社會的現實和慣例,我們擔心很可能受公權力的影響,讓這個案子就不了了之了。”
記者:“在延期的這三個月裡面,律師會怎麼利用這突然多出來的時間?”
陳光武:“山東高院給我們透露兩個資訊,他們手裡的活還沒幹完,我們在聽證會上提出的一系列疑點,他們也沒有查完,給我們透露的第二個資訊是,他們希望律師繼續提供線索丶疑點甚至證據,儘管我們認為這些證據應該在審判階段,就是啟動再審之後我們再調取,但山東高院明確地是意思是讓我們盡可能地在複查階段把所有證據完善。而具體的問題哪些方面律師要繼續挖掘證據,我們不能說的太明確,很可能會對我們的調查造成影響和阻力。”

 

11/6/2015       獨家專訪:最新抵印逃亡藏人談家鄉現狀 (一)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dz-06112015161130.html

家在四川理塘縣的藏人高中生曲珠近日流亡抵達印度,星期四他接受本台獨家專訪,介紹中國當局對其家鄉實施的環境破壞、政治壓迫、宗教限制和文化同化等政策。
位於四川省的甘孜州理塘高中生曲珠為獲得更好的教育和就業機會,以及抱著將來能夠貢獻于藏民族自由事業的信念,不顧危險,選擇流亡。他於近日輾轉逃抵印度,星期四接受了本台的獨家專訪。
曲珠首先談到中國當局在他家鄉所進行的環境破壞。他表示,當局意識到環境破壞的嚴重性後,實施退耕還林政策,但與此同時,大肆捕殺野生動物。
“中國政府以前把我們家鄉茂盛的森林都砍光了,後來他們又知道破壞生態環境會影響生活在長江中下游的人民,然後在我們家鄉實施退耕還林政策,後來他們叫我們在山上種小樹,在我們種植青稞的田地裡種植松樹為主的樹木,這都不是為了我們藏人,而是為了他們的生存,以防止洪水、泥石流等自然災害。但是在之前,他們砍伐森林的時候,盜捕野生動物,殺害野鹿和兔子等,使很多野生動物遭到殺害。”
曲珠表示,家鄉藏人為防止政府或個人任意砍伐森林及盜獵行為,攜手展開了保護森林與野生動物的活動。
“現在我們家鄉的長輩們都不讓任何人在山林砍樹,然後在山腳下的路口等著,如果有人拉木頭過路的話,他們不讓過去,或者睡在地上,不讓車子過。有時他們去山上看有沒有人在打獵,還在村子裡展開活動,如果有一家打獵或者和漢人做買賣,比如賣犛牛等交易的話,他們在村裡的任何活動都不能參加,如果他們家裡死了人,也沒有人來念經,還有未滿十八歲的不能當僧人。”
曲珠說,遊客在當地亂扔垃圾也成了一個問題:“國道318線是通往整個藏區的一個公路,有很多遊客把垃圾丟在路邊,現在到處都是垃圾,特別是夏天很多蟲子進了塑膠袋後不會出來,下雨的時候就死在塑膠袋裡,僅一個塑膠袋就帶走了很多生命。”
曲珠表示,中國當局在他的家鄉取消藏文課之後,遭到學生的抗議,當局則採取拘捕學生家長及停發政府補助金等懲治措施。
“以前有教藏語,後來就沒有教,已經三、四年沒有教藏語。現在有藏文課,一周有六、七節課。我們家鄉在沒教藏文的時候,每家學生都不去學校,坐在家裡,然後政府把家長關在監獄裡,然後放出來,再強迫家長送子女上學,如果不送子女上學的話,政府會停發補助金。”
曲珠表示,中國當局在敏感日控制藏人的力度將會明顯加大。他說:“在3月14號左右,不能幾個人聚在一起說話,然後在村子裡不能舉行各種活動,在3月14號當天,整個商店和菜市場要關門,學校要停課一天。”
下集專訪中,曲珠將繼續向本台介紹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在其家鄉藏人,特別是在年輕一代心目中的地位,以及被判無期徒刑的理塘高僧丹增德勒仁波切狀況等相關情況。

 

11/6/2015       貴州教會屢遭打壓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religion-06112015105513.html

貴州省黔西縣一家庭教會的創辦人,週一(8日)在貴陽機場被黔西縣警方拘捕,並以涉及邪教罪名刑拘。該教會上月底聚會曾受警方衝擊。此外,黔西縣警方再拘留6名剛獲釋的信徒,他們本周曾到貴陽諮詢律師,同教會另外2名信徒亦被拘留。

黔西縣大關鎮一家庭教會基督徒,一再被拘留。當地牧師仰華週四(11日)表示,該家庭教會由杭州一家庭教會傳教成立,教會50多歲傳道人戴小強,周日晚上抵達貴陽,擬探望剛釋放的信徒,但沒法見面;翌日下午,準備返回杭州,在貴陽機場被黔西縣公安拘捕。他被指控涉嫌組織邪教、利用破壞法律實施罪,目前關押在黔西縣看守所。其子接獲公安電話得知此事,正替父親聘請律師。

仰華說: 星期一下午3時後,在貴陽機場被黔西公安局抓了他。黔西公安局告訴他的兒子,他的父親被刑事拘留,他的罪名是組織邪教、利用破壞法律實施罪。
大關鎮家庭教會上周獲釋的6名基督徒,本周日晚上,在酒店諮詢律師訴訟事宜期間,被黔西警方抓走,他們再次被拘留。仰華又指,聽說6名信徒之中,4人被行政拘留最長達15天,2人被刑拘,具體詳情則不清楚,現時難以聯絡信徒。另外,週二,警方新抓了2名信徒作行政拘留,該教會目前有8名信徒被拘留。

 

11/6/2015       廣州及深圳續有教會遭打壓 牧師呼信徒挺身維權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5/06/blog-post_39.html

中國當局自今年初以來,打壓基督教家庭教會的行動日趨頻繁。本協會獲悉,廣州白雲區春庭花園廣福家庭教會樓下的另一家基督教小群派家庭教會,也遭到官方逼迫,被迫停止聚會。該教會屬中國著名神學家倪柝聲的小群派,行事低調,沒有名稱,平時每月約一百人聚會。深圳蛇口國際學校教會因租約6月7日期滿,業主不再續租。新業主訂下苛刻要求,倘若發現該聚會場所的圖片被上傳到境外網站“推特”或“臉書”,將單方面終止租賃合同。此外,近期,深圳有六位信徒被傳喚後,卻不敢發聲。有牧師呼籲受到逼迫的信徒挺身作證或請律師維權。
中國地方當局逼迫基督教家庭教會正在變本加厲,但有部分教會迫於壓力,不敢請律師維權或對媒體記者公開相關情況。在廣州廣福家庭教會於5月24日遭白雲區宗教局官員、公安、保安等一百多人查抄的當天,該教會樓下的另一家庭教會也遭到當局逼迫,不准其聚會。星期四(6月11日),應邀前往廣州市宗教事務局與官員見面的廣福教會負責人馬超告訴記者,被禁止聚會的信徒非常低調:“他們不像我們給教會起一個教會的名字,他們沒有名字,就是一個聚會點。我們是二樓,他們在一樓,通常(聚會)的人比我們多,他們聚會大概有一百人左右。他們也是買的(物業)。我只是遇到他們,今天早上和他們打招呼,他們說,哎,你們還能來這裡(教會),我說嗯。他說,我們有員警來過,不給開(聚會)了。他們說沒有堅持,就分散了”。
馬超還說,該教會被公安登門阻止聚會與廣福教會被查抄是同一天,也是5月24日:“我們那一天也覺得奇怪,為什麼有那麼多員警,現在我才明白那一天不是只搞我們,來我們這裡是一部分,到他們那裡也是一部分,原來是搞兩個(教會)。他們若不是遇到我們教會的人,早上打一個招呼,我還真是到現在也不知道”。

 

11/6/2015       河北廊坊訪民李憲芝拘留期滿遭繼續關押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5/0611/12620.html

河北廊坊李憲芝因到中南海上訪,5月28日被安次區公安分局以擾亂公共秩序罪決定拘留10天,李憲芝在拘留所連續10天堅持絕食抗議。拘留期滿,又被安次區法院和信訪局強制帶到廊坊飯店(內設賓館)關押,至今沒有自由。
李憲芝說,她是5月27日被安次區法院、信訪局從馬家樓強截回來的,期間遭遇歐打。她被送到廊坊市拘留所後不吃也不喝,到絕食第10天的時候,拘留所給她炒了幹饅頭讓她吃,她已經絕食這麼多天了,那些沒法吃。6月7日把她送出拘留所時,安次區法院和信訪局的人就在哪等著,直接把她拽上車拉到了廊坊飯店關押毆打致其昏迷數小時,還把她的手機也搶走。第二天她的家人聽說後找到法院院長,才歸還了李憲芝的手機,還把她送到醫院輸液3天,後又把她帶到廊坊飯店關押,每天都有2人看管。
據悉,李憲芝是因為離婚案件法院枉法判決上訪,上訪後遭遇多次毆打,拘留、非法拘禁。

 

11/6/2015       逃美醫生:精神病院淪為中共迫害人權工具            http://www.epochtimes.com/b5/15/6/12/n4455873.htm

近日,從中國上海市逃到美國的一位精神病醫院醫生向海外媒體披露,上海知名民運人士喬忠令已被中共關入精神病院迫害長達五年之久,精神病院淪為中共迫害人權的工具。有時政評論人士表示,中共用精神病院系統地迫害人權其實是從迫害法輪功開始的。
今年已經70歲的喬忠令在「文革」時期曾因「反動言論」和同學王申酉一起被打成「反革命」,1978年組織「上海民主討論會」,每天到廣場發表批判中共的演講。民眾將其與當時的北京西單民主牆創辦人魏京生並稱為「南喬北魏」,二人遭鄧小平點名抓捕。魏京生被判12年冤獄後輾轉到達美國,而喬忠令歷經三年冤獄後則失去音訊。
2015年6月初,來自上海民政第一精神衛生中心的醫生馬錦春向港媒和美國媒體披露:沒有精神病的喬忠令目前被關押在上海民政第一精神衛生中心,每天被迫服用大劑量的損傷大腦記憶和思維能力的精神病藥物,目前意識雖然清楚,但手與嘴唇卻不斷抖動。五年來,喬忠令一直被關在上海市的精神病院進行迫害,馬錦春所在的醫院已經是其被拘禁過的第三家精神病院。
馬錦春試圖向自己所在醫院的官員說明喬忠令沒有精神病的事實,並停止給其服用精神病藥物,卻遭到院方警告:喬忠令是員警用「強制單」送來的,「精神病」帽子誰也摘不了,讓馬錦春不要再管喬忠令的事。馬錦春逃離中國來美申請政治庇護,並呼籲國際社會關注、救援喬忠令。

 

11/6/2015       公安部上訪算尋釁滋事 北京警方刑拘孫金秀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0-id-20781-page-1.htm

今天上午,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獲悉;北京刑拘甘肅孫金秀。
據悉,6月4日,甘肅省武山縣城關鎮孫金秀【北京公安督察提示孫金秀:精神病院】前往公安部,投訴遭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區分局毆打一案【北京公安督察受理員警毆打孫金秀案】,西城分局治安科多人以解決問題為由接出,後送到西城區廠橋派出所,下達尋釁滋事刑事拘留書,體檢後送進西城區看守所。

 

11/6/2015       前八九學生、人權捍衛者羅茜“六四”前被湖南邵陽國保秘密關押,今日獲釋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6/blog-post_110.html

湖南省新甯縣民主維權人士、八九民主運動期間中國人民大學學生羅茜在6月3日被湖南邵陽國保秘密拘捕,關押在一個旅館裡,今日才獲釋,期間其家人也不知道其下落。
去年六四前夕,羅茜就因在網路表達紀念六四而遭到新寧縣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被刑事拘留。
羅茜是中國大陸人權律師,1989年愛國民主運動期間是中國人民大學的學生,因參與愛國民主運動而被關押三個月,後來畢業時不被授予學士學位。畢業後羅茜因參與維權先後二次被勞教,一次因為前往澳門而被判刑。去年因為紀念八九民主運動而再次遭到刑事拘留,後獲釋。

 

11/6/2015       爛尾樓業主維權30人被拘捕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ndlord-06112015104551.html

河南省鞏義市一個住宅屋苑,疑因開發商資金不足,令到樓盤爛尾,共900戶業主受影響。其中200名業主,週二(9日)到市政府抗議。員警到場鎮壓,6人被打傷,30人被拘捕。
鞏義市“盛威太陽城”的業主張先生,週四(11日)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他於週二與近200名業主于市政府外抗議,有超過200名員警在現場鎮壓,有業主被員警打傷。
張先生:  前面的業主呀,手機呀,都給暴力地奪走的,拍的東西都被刪了,拍到有的毆人的……都被奪走,有打的,有一個人,好像給業主們買了水大家分,買水的人,給十多個防暴隊的人,追著打。
他表示,至少有6名業主被打傷,大部份都是輕傷,而警方共拘捕30多名業主,其中9人被行政拘留,現在仍未釋放出來。他指,被鎮壓後,各人於下午亦陸續散去。週二,雖有多名業主維權,但是,仍未為他們解決事件。
業主們原本于上月31日收樓的,但現在因為開發商資金出現問題,樓房雖然已蓋好,但是,社區綠化及裝修等仍未動工,現在已停工一年。他們早前已向政府反映,政府只是口頭承諾處理事件,其實,就只是將事件一拖再拖。
他指,屋苑現在有900戶業主,當初這樓盤是政府主導的城中村改造項目,業主們才放心購買。
張先生:  因為當時是政府扶持的城中村改造工程,因為宣傳力度很大,(樓盤)賣得挺好的,都是看政府扶持的力度強大,都是認為這樣應該是沒事吧。
他表示,自己花了30多萬買了這個單位,又要向銀行貸款,現在收不到樓的話,也不知道怎麼辦,希望政府儘快給業主們一個答覆。

 

11/6/2015       中國維穩與監控動態(總第三十五期 2015年5月)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7/2015/0612/12629.html

本月維穩與監控動態綜述
本月初首先是國信辦公佈可供網站轉載新聞的新聞單位名單,加強新聞管制。然後全國人大公佈《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草案》,該草案規定今後外國非營利組織的主管部門將由原先的處理民政事務的民政部轉移到打擊份罪分子的公安部,顯示了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心態。接下來公佈的《國家安全法草案》更是列入了備受爭議的「互聯網主權」條目,推出的網路主權概念,主要目的是控制資訊流通,這意味著「翻牆」或將成為一種未經許可的違法行為。與此同時中國國家信訪局副局長張恩璽在接收網路提問時,表示表示不能將上訪人員當做「維穩物件」,被解讀為一種「緩和」的信號,但在實際層面並不解決任何問題。尤其是在本月初發生黑龍江慶安訪民徐純合被擊斃的重大案件,員警開槍的正當性引起全國上下激烈爭論,各地公民發起連署行動,要求調查真相,協力廠商律師團體介入,卻被受到各種打壓和暴力維穩。此外,對到北京上訪的訪民群體依然嚴厲鎮壓,各種非法拘禁和強迫失蹤層出不窮,並沒有絲毫放鬆管控的跡象。
公安部建立網警常態化公開巡查執法機制,意味著對網路言論和公民自由正式「亮劍」。在公共維穩方面,本月初國民黨主席朱立倫訪問大陸,為了阻止訪民和異議人士與臺灣客人見面,中共政府煞費苦心;另外在一些涉及到維權案件開庭的時候,前往圍觀的公民、律師和訪民也受到各種限制;本月中,武漢漢陽舉行中部投資貿易博覽會,地區周邊不少異議人士受到威脅警告;隨著月底「八九六四」26周年紀念日的臨近,當局啟動強力維穩機制,嚴密監控每一個有可能與「六四」扯上關係的人物。

 

11/6/2015       中國著名持不同政見藝術家艾未未被允許舉辦個展        [法廣]      http://rfi.my/1C0Hvwi

中國著名持不同政見藝術家艾未未被允許在中國境內舉辦個人藝術作品展覽,但條件是展覽必須只談藝術而不問政治。展覽的規模被限制,但這是艾未未第一次在中國舉行的個展,有象徵意義。
據紐約時報報導,中國知名藝術家艾未未終於可以不必全靠電腦、通訊軟體遠端遙控他的個展;他得到中國當局同意,上週末在北京798藝術區推出他在中國的第一個藝術個展,展名很簡單就只有3個字「艾未未」。
艾未未在2011年被禁止出國後,每次他在世界各地的個展都只能透過電腦、通訊軟體遙控指揮他的藝術團隊。這次他終於得到中共批准,在北京的798藝術區常青畫廊和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展開他人生第一個中國個展,他可以直接看到他的展覽內容,來看展覽的人也可以親眼看到展出人艾未未。艾未未在開幕典禮時說,對這次的展覽機會感到「驚訝,感覺很不一樣」;他還特別強調,這次展覽內容不談政治。
艾未未的個展原本定在5月30日開幕,但被延後了一周,因為中國當局不希望展覽在6月4日之前開幕。六四是武裝鎮壓1989年天安門抗議事件的紀念日。
報導引述常青畫廊經理白飛德(Federica Beltrame)說,與當局打交道的是艾未未及其團隊,但他聽說當局並沒有給他們出太大難題,就批准了這次展出。名為「艾未未」的展覽內容是將一個有400年歷史的明代祠堂拆解後,在兩個不同的展覽空間內重新組裝。現代文明衝擊古建築的味道濃厚。
紐約時報說,本星期還有另外兩個艾未未的現代藝術展在北京舉行。
據中央社今天報導,中國藝術家艾未未最近在北京舉辦個人展,外界視此為官方與他之間恩怨的隱約句號。中共黨報刊發評論說,這個信號恐不止僅針對艾未未個人,有可能是更加廣義的。
艾未未曾經發起汶川地震公民調查等多個維權行動,之後遭中國官方以「涉嫌偷漏稅」為名拘捕關押。與此同時,艾未未接連獲得海外榮譽,其中包括美國人權基金會第一屆「哈威爾創意異議人士獎」。
艾未未兼具藝術家和異議人士的雙重身分,讓他這次在北京798藝術區舉辦個展引發關注。主辦單位說,這個名為「艾未未」的展覽經過官方批准。

 

11/6/2015       黨支部空降NGO,“兩新”組織盡染紅 (何清漣)   [中國人權]        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28428

對於本土生長的反對力量,中共只需“卡住批評者的胃”,就能讓很多人被迫放棄反抗。外國NGO的資金輸入,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卡胃策略”的效力,中國當局認為NGO是“外部勢力”對國內政治反對者的重要輸血管道,因此必須掐斷,至少要受到當局嚴密控制,“讓黨放心”才行。這就是自前年以來,打壓外國NGO逐步升級的主要原因。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