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5/2015 任自元10年刑滿獲釋,今後想寫一本關於民主的書。關注陳樹慶、陳雲飛、周秀雲、徐純合等案。

  9/5/2015 民主異議人士任自元今日10年刑期已滿獲釋     … 繼續閱讀 →...

 

9/5/2015 民主異議人士任自元今日10年刑期已滿獲釋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5/10.html

2015年5月9日,本網獲悉:被中共當局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名判處十年徒刑的原山東省鄒城縣青年語文老師任自元今日刑滿釋放。此前一直關押在位於濟南市的山東省監獄。任入獄後為維護自身和獄友權利與獄方發生衝突,遭監獄方報復被剝奪會見權三年,並遭毆打多次。 在出獄前期著名維權人士超級低俗屠夫(吳淦)幫其募款作為出獄後過渡期間生活之用。
附:任自元簡歷: 來源:中國政治犯關注(CCPC)

http://cppc1989.blogspot.com/2014/02/cppc00014.html#more

9/5/2015 坐牢10年 山東民主人士任自元出獄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release-05092015095939.html

2015年5月9日,經過10年的牢獄生活,任自元終於獲釋回到家裡。(任自元 提供)

原山東鄒城第十中學教師任自元,經過10年漫長牢獄刑期,週六(9日)刑滿出獄。本台第一時間對他進行專訪,時知當局派出國保和特警,將他從監獄押返家,並移交當地派出所繼續實行監,並要他按時報告行蹤及提供書面報告。
在週六中午11點半,任自元和母親在大批國保和特警的押送下,終於回到自己家中,這已是距他被當局抓走,足足有10年。
本台聯繫上任自元時,他正和親友們一起吃回家後的第一餐飯。他講自己從監獄被重兵押解返家的過程,國保和特警一早直接將其從監獄送到居所在地的轄區派出所,但他拒絕簽署剝奪政治權利告知書。
任自元說:竟然還跟著一輛反恐的車,裡面一大幫的特警,押送我回家。然後回到派出所,說辦手續,中(上)午10點鐘吧。然後我一看條款,關於剝奪政治權利的告知書。前六條是刑法裡都有的,最後一條,要做到隨傳隨到,他讓我,定期每月交一份書面材料,我沒給他簽字。
談到現時的想法和家裡的境況,他稱,因為長達四年半不讓見家人,父親去世一年半後他才知道。現在當局想給他一個工作穩住他,他笑指,就和孫悟空被封弼馬溫一個道理。
任自元說:想法太多,一言難盡。家裡嘛,我父親2013年1月過世,大年初九。我是到了2014年的6月份(才知道),因為壓著不讓我知道嘛。一共四年半不讓見父母。媽媽60(歲)了,現在,朝廷說要給我安排工作,就是甚麼,就是弼馬溫那一招嘛,又好約束於他。(我)當然可以接受啦,也就是說,這個班啦,我想上就上,不想上就不上,工資隨便他發,我不介意,反正白給的。遵紀守法做良民,哈哈哈。
在監獄裡,任自元一直遭受獄方嚴厲的管控和逼害,除被長時間禁止與外界通訊、禁止親人探望,同時還遭受過毆打和用刑。但在採訪中,任自元對自己受的折磨卻很少提及。他對父親過世也不能見感到很難以接受。但認為,經過10年牢獄,自己的能力提高了不少。今後,他想寫一本關於民主的書。
任自元說:這十年牢,我只有對我父親過世,感到很難接受,其他的,覺得沒甚麼。我覺得我能力方面比坐牢前要強一點了吧。我是這樣想的,事情當然得做,但是要謹慎小心,要講究策略。在監獄裡邊,一直想著寫一本書,書名叫做《民主的制度》,專講道理,不談現實。
2005年,任自元曾是山東省鄒城巿的中學教師。(任自元 提供)任自元,曾用名任志元,又名任傑,1978年生。被捕前是鄒城市第十中學語文教師。他經常參與網上論壇的討論,其中不少談及大陸民主發展,曾寫過一本名為“民主之路”的小冊子,但未能發表;並曾參與討論成立“大陸民主陣線”。

2005年5月10日,濟寧市公安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將其刑事拘留,到2006年3月13日被當局以該罪名判刑10年。在法庭上,他陳述:“我的動機是為實現民主,是為大義而非我個人私欲,我俯仰無愧天地!”

 

9/5/2015 山東民主人士任自元今出獄 當局禁山東民主維權人士前去迎接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5/blog-post_59.html

今天(2015年5月9日)是山東鄒城市民主人士任自元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入獄的十年刑滿日。今日一大早,山東鄒城國保開車帶任自元的家人前往濟南(山東省第一監獄)接任自元出獄。山東省一批民主維權人士已經受到國保警告並被嚴密監控,明令禁止大家前往迎接。
任自元因撰寫批評時政的文章、與人聯繫通信談論社會變革及曾與他人討論過成立“大陸民主陣線”等事,而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十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被送入山東省第一監獄服刑期間,遭到虐待,不僅長期被關禁閉,且一次長達五年多不允許家人前去探望,後來探望也極不準時,經常幾個月甚至一年不被允許會見,還傳出他在獄中遭到酷刑毆打的資訊。因此,任自元長達十年刑期,沒有減一天,直到今天才刑滿出獄。
任自元,曾用名任志元,又名任傑,男,1979年10月28日出生於山東省鄒城市,漢族,大專文化程度,畢業于山東濟寧師範學院,經常參與網上論壇的討論,其中不少談及中國民主發展,曾寫過一本叫做“民主之路”的小冊子,但並沒有公開發表。
捕前系鄒城市第十中學教師,住鄒城市順河街通河胡同10號。2005年5月10日因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濟寧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16日經濟寧市人民檢察院批准被逮捕。後羈押于濟寧市看守所。辯護人張成茂,北京市天溢律師事務所律師。
濟甯市檢察院指控任自元顛覆國家政權罪,於2005年9月5日提起公訴,並於2005年10月21日,2006年1月4日以本案需要補充偵查為由申請延期審理,後於2005年11月21日,2006年2月4日兩次提請法庭恢復審理。此案2006年9月30日開庭審理,被山東省濟寧市中級人民法院以犯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2007年3月17日開庭宣判,判決書上的日期卻是2006年3月13日。起訴任自元的證據包括任自元撰寫的文章、他與人聯繫的電子郵件的收發內容、以及曾與他討論過成立 “大陸民主陣線”的人的證詞等。辯護人張成茂以””被告人任自元的行為只限於言論方面,屬於思想問題,既無實施具體行為,也無社會危害性””為由為被告人作無罪辯護。
宣判時只有其父任汝生一人被允許到場。自被捕以後,當局一直不容許家屬探望兒子。 出庭的除了律師,庭上20多人主要都是國家安全局的人。審理的時間離宣判的時間將近半年,違反了法定的審理公訴案件最長不超過二個月就要宣判的時間限制。
任自元當庭表示要提起上訴,但二審被維持原判。

 

9/5/2015 陳樹慶代理律師藺其磊對杭州市法院檢察院控告狀       [新公民運動]        http://xgmyd.com/archives/17543

陳樹慶的圖片搜尋結果關於對杭州市檢察院田鑫、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張永純等耍賴檢察官、法官的 控告譴責狀
控告譴責人:藺其磊,北京市瑞凱律師事務所律師,聯繫電話:18639228639.
本人接受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公民兼考取律師資格的陳樹慶委託和律師事務所的指派,2014年9月22日擔任其辯護人,為2014年9月11被刑事拘留的陳樹慶開始提供法律服務。
但在杭州市檢察院審查起訴期間,我詢問經辦檢察官田鑫,該案補充偵查何時重新移送作為辯護人要複製補充的證據材料無果。後又詢問案件進展,被告知已經移送起訴,當我詢問何時移送法院時,田鑫竟然說“我沒義務告訴你”。
無奈我於2015年3月18日到杭州市中級法院經查詢聯繫到該案承辦法官張永純,該法官派一人下樓接受了我的辯護手續(委託書、律師事務所函等)後就走,我隨即提出要起訴書副本和複製案卷,該人說只管來拿手續,其他的事情不管。我再次聯繫張永純法官(當時我是稱呼他為“法官”的),他告知“有內部規定,現在不能給你起訴書副本”並確認了該案法院已經立案一個多月的事實。我堅持要求他當面說清,張永純法官下來後拿一本法律書籍指出一個條款,說我們在開庭十日前送達起訴書副本都不違法,並表示我們會留出時間專門通知。我當即指出作為中級法院的法官如此做法令人費解,他表示內部規定沒辦法。截至到2015年5月7日,經我追問,張永純(我真無法再寫“法官”二字)仍堅持內部規定不送達起訴書副本給辯護人,並對辯護人複製卷宗材料對請求也置之不理。
綜上事實,作為一個市級檢察院和一中級法院的檢察官、法官(我雖然沒見到他們的證件,但我認為他們不是冒牌的),特別還是作為一個有悠久歷史底蘊的杭州市的杭州市檢察院和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田鑫和張永純的行為,不但嚴重損害了檢察機關、審判機關作為司法機關的形象,而且已經構成了犯罪。為此,作為本案陳樹慶的辯護人,我強烈提出如下請求:1,對田鑫、張永純的行為,表示一個法律人的譴責。2,根據《檢察官職業道德規範》、《法官職業道德基本準則》和《法官行為規範》的相關規定,對田鑫、張永純二人的行為分別給予處分。3,依法追究田鑫、張永純涉嫌徇私枉法、怠忽職守等瀆職行為的刑事責任。4,在追究上述責任之前,鑒於田鑫、張永純的行為,要求二人對陳樹慶一案予以回避。
在對司法人員加強管理日益重視司法機關形象的今天,在依法治國理念逐漸深入人心的今天,作為司法人員田鑫、張永純的行為,無異是荒唐的低級的耍賴行為,必須得到處罰,承擔法律責任。特此提出控告譴責,請上級人大常委會、檢察機關依法履行職責,按照法定期限予以查處。
此致          浙江省人大常委會          浙江省人民檢察院
控告譴責人:藺其磊          2015年5月8日
此控告譴責狀轉寄:最高人民檢察院、杭州市人大常委會、杭州市檢察院、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9/5/2015 “四川冤民關愛陳雲飛接力互助組”接受援助呼籲書(第一號)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5/blog-post_57.html

陳雲飛的圖片搜尋結果四川境內很多冤民認為陳雲飛是無辜和無罪的,但面對當前的社會現實和困境,四川冤民所能對陳雲飛的關注、關心和聲援支持外,甚下的就是採取力所能及的接力互助營救。為此,我們自發自願組成四川冤民關愛陳雲飛接力平臺,想通過四川冤民前赴後繼的持續互助,讓這位聲張正義的人得到更多人的支持,讓所有付出過的正義之士感到溫暖,也讓囯內更多的冤民及有志之士,一起加入和參與到持續營救關愛陳雲飛的接力互助行動中來。
我們將貫穿陳雲飛從逮捕到審理,從服刑到自由的全過程、全事件、全方面的,互助接力關愛營救。這個行動過程中,我們也歡迎全國各地的冤民抱團前來聲援、前來圍觀、前來調查。我們行動的底線與原則:冤民的冤情冤民喊,法制的法律法來辦。期待通過我們各地冤民接力呼籲行走,能為蒙冤的陳雲飛,在抗爭中得到一個相對比較透明而且公平的結果,為此面向全國、港澳臺和海外機構的個人、非政府組織,公開籌措和募集用於關愛接力活動的資金。
現將銀行帳戶公佈:中國農業銀行四川省分行:6228480469037906770 張勝和,

客戶號:16512083888
資金帳號募集使用管理原則:結受監督,定期公開,卡密分管,合議協議,專項專用。
公開監督諮詢電話:
黃曉敏,成都鏈子門事件蒙冤者 18602805964;
王蓉文,成都寬窄巷子強拆蒙冤者 13608062557;
羅開文,成都開文鐘錶店老闆蒙冤者 15228833296
今後我們將隨案件案情、募集情況、形勢發展,不斷公開發佈新的文字通知,希望有冤情、有公益、有熱情的公民關注參與,並監督、推動、回應到這份關愛接力互助平臺中來。讓我們一起攜手合作,將營救行動進行到底!
四川冤民關愛陳雲飛接力互助組 2015.5.8

 

9/5/2015 鎮江維權界設宴歡迎湯玉清、苗小美重獲自由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5/blog-post_28.html
江蘇鎮江訪民湯玉清、苗小美因拉“習近平萬歲”橫幅和喊打倒貪官污吏,結果雙雙被黨的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2015年5月1日,湯玉清、苗小美被構陷入獄一年獲釋,鎮江三十余位維權人士自發到鎮江市看守所迎接,為兩人掛紅花,昨天又專門為兩人接風洗塵。

2014年4月30日,受江蘇鎮江地方政府非法強拆之害的湯玉清、苗小美,與鎮江、泰州等地訪民30餘人在北京前門大街拉起了“習近平主席萬歲”、“救救老百姓”、“懇請中紀委依法查處江蘇省鎮江市潤州區區長蔡文龍、京口公安分局局長陳庭橋等犯罪事實”橫幅,高舉“暴力拆遷無人管、進京維權求青天”的標語牌,呼喊“還我家園、反對腐敗”口號,並高唱紅歌《映山紅》,導致鎮江地方腐敗政府惱羞成怒,由鎮江公安於5月1日非法抓捕了湯玉清、苗小美兩人。

為了治罪湯玉清和苗小美以達到恐嚇鎮江所有訪民,鎮江市京口區檢察院以“非法集會、示威罪”向京口區法院提起公訴。由於該罪名是對湯玉清、苗小美的打擊報復,與事實根本不符,京口區法院改變了原起訴罪名,以“尋釁滋事罪”這個口袋罪枉法裁判兩人有期徒刑一年。縱觀整個案情,這起案件純屬鎮江公、檢、法違法陷湯玉清、苗小美於罪的典型案例,完全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湯玉清、苗小美的被構陷入獄,比起黑龍江慶安縣訪民徐純合直接被公安槍殺還算是幸運的,所以大家舉杯以“生命誠可貴、自由價更高”共慶湯玉清和苗小美今天的幸運。

 

9/5/2015 王炳章本人撰寫的刑事申訴狀(十四)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5/201505091212.shtml

第二部分:證據部分
四、裁定書出列的證據之間互相矛盾。如判決書第9頁倒數第一段第1項,該“證據”是“謝虹的判決書”。謝被判的罪是“私運武器罪”,與恐怖罪無關,他並沒有以恐怖組織骨幹的罪名而被起訴和判刑。然而裁定書給我強加上“領導組織恐怖組織”的罪名時,卻將謝定為恐怖組織骨幹。裁定書第5頁倒數第2段指謂:“同時,王炳章積極發展恐怖組織成員,逐步形成以其本人為首,以謝虹(已判刑)、張林、朱利鋒(均另案處理)等人為骨幹的恐怖組織,從事恐怖活動。”裁定書憑什麼將謝定為“恐怖組織骨幹”?為什麼謝被正式定罪判刑時沒有這項罪名?謝虹的《刑事判決書》和《刑事裁定書》中,均以“私運武器”罪給謝定的罪,並未提及我的名字和我在其該項指控中的作用。這反而說明,謝案從一開始就與“恐怖組織”無關,他也不是什麼“恐怖組織骨幹”。或者,明確一點說,壓根兒就不存在什麼“以王炳章為首的恐怖組織”。
裁定書列舉的8個所謂以我為首的“恐怖組織骨幹”,是張林。張林的情況我在本申訴書的前面已做過交代。這裡補充一點,1998年張林、魏泉寶從香港進入中國後,在廣州被捕。二入以均“偷渡國境罪”(或什麼“嫖娼罪”)被判處勞教三年,現兩人均已獲釋,魏泉寶已到美國。張林從未以“恐怖組織骨幹”的名義被定罪。這可從廣東省勞教機關的檔案中獲取資料加以證明。(證據二十九:張林的勞教判決書)。
裁定書中被打成“以我為首”的所謂“恐怖組織”骨幹的人員還有朱利鋒。此人也從來未以“恐怖組織骨幹”的名義被起訴。特別值得說明的是,2001年7月13日,我和朱利鋒同時被泰國警方傳訊。泰國警方清楚的告訴我,他們並不能以恐怖活動的罪名抓捕朱利鋒,因證據不足。他們只是以非法居留的罪名將朱利鋒關進了看守所。泰國警方一位上將級的高級主管還對我的民主追求表示欽佩,說他們支持我們的民主理念,也對我明確制止朱利鋒的一些極端想法表示感謝。當然他們也對我說:“基於外交關係,他們不希望發生任何麻煩,因而要將你禮送出境,希望你能理解。”這些泰國警方都是有記錄的。其中最能說明問題的是泰國警方並沒有以“恐怖罪”來逮捕、起訴朱利鋒。
可以清楚地看出,裁定書將我打成“恐怖組織”的首領,將另外三入打成“恐怖組織的骨幹”,而這三人均沒有在法律上被控以和認定“恐怖組織骨幹”的罪。這在法理上是自相矛盾的,是自打嘴巴。
請問,世界上有沒有如此判例:某“集團”首腦被判某項罪名,如以黑社會集團首腦之類,而該“集團”成員卻以其他罪名處置而無一於黑社會團夥罪有關。(未完,待續)

 

9/5/2015 維權人士探望“敲詐政府”被判刑的農民馮改娣家人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5/201505092348.shtml

5月9日報導 今天吳斌(網名秀才江湖)、賈榀、趙末、律師舒向新等公民到河南安陽內黃縣,看望訪民馮改娣家人。馮改娣因維權上訪被當地政府借機以“敲詐政府罪”判刑11年。

    馮改娣“敲詐案”是因為鄰里建房糾紛引發,2008年8月3日,在國稅局工作的鄰居焦某帶著一幫人到馮改娣家中鬧事,馮改娣女兒馮晶晶被恐嚇引發癲癇病,馮改娣曾到國稅局找焦某討說法又遭暴力受傷住院,以致雙方矛盾進一步激化。從此,馮改娣開始在縣裡上訪反映,由於沒有得到妥善解決,她又到省裡和北京上訪控告,多次被暴力截訪,多次被行政拘留。

內黃縣公安局未能及時公平地解決問題,馮改娣為此多年進京上訪。2012年12月20日,馮改娣與工商局、國稅局、石盤鄉政府、長慶路辦事處、縣公安局、縣信訪局六家單位簽訂了協定,六家單位共給了馮改娣60萬元,馮改娣在停訪息訴保證書上簽了字。
2014年馮改娣進京為女兒治病,內黃縣公安局等六部門借機指控馮改娣敲詐政府,馮改娣一審被判刑11年。
該案代理律師劉曉原二審辯護詞稱“辯護人認為,一審判決事實嚴重不清,證據嚴重不足,程式嚴重違法。這起所謂的敲詐勒索政府案是典型的冤假錯案,辯護人為上訴人馮改娣作無罪辯護。”該案現己上訴至安陽市中級法院。
今天濟南舒向新律師網路消息說:今天,我們見到了“敲詐政府犯”馮改娣的家人,並到內黃縣公安局等六家政府,看望(被敲詐)受害人!

 

9/5/2015 2015年5月9日中國各地公民、維權人士消息匯總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5/201505092353.shtml

舒向新律師:現在,我與秀才、賈榀、趙未去河南內黃,幫助河南內黃馮磊15083011735 ,解救他母親馮改娣。馮改娣被指控敲詐內黃縣公安局等六家政府機關60萬元,一審被判11年。
周周 煮粥:接趙楓生妻子全海燕女士消息,她那裡有兩三百件1-3歲小孩的夏天童裝,原本是想和趙楓生一起做點小生意而進的貨,但沒多久趙楓生卻被捕,所以貨物一直存放至今,現全海燕女士打算無償捐贈給有需要的公益團體或者有捐贈管道的個人,請大家與全海燕女士聯繫,電話 +8613100267242謝謝
山東訪民劉夫合 家人求助 法院限她三天時間找律師 下周開庭 麻煩大家幫忙聯繫劉家屬電話1591004000418513020174

 

9/5/2015 被惡警打死的討薪女民工周秀雲家屬絕食維權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5/201505090235.shtml

5月9日報導 記者近日獲悉,2014年12月13日下午被太原惡警打死討薪女民工周秀雲家屬這些天露宿在太原中級法院門口,並以絕食抗議法院不准著名維權律師程海代理此案。
程海律師因常年代理當局“敏感”的案子,被停業一年,現在以公民代理人的身份公益代理此案。自案發以來,程海一直為死者家屬代理各種法律事務,對案情非常熟悉。
5月13日此案將開第二次庭前會議,調取證據通知證人出庭等申請得需一周時間準備,據悉開庭時間推遲至少到本月20日左右。太原市中級法院在這個時候違法剝奪程海律師公民代理人資格,于理於法不通!對死者周秀雲及其家屬非常不利,同時太原中級法院也侵犯了周秀雲家屬委託公民代理的訴訟權利。
為爭取繼續讓程海代理該案,截止記者發稿,9日是周秀雲丈夫絕食抗議太原中院的第四天。


 

9/5/2015 徐純合遭員警槍殺案進展:全網抗議運動、律師已簽代理協定、官方媒體開始轉向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5/blog-post_70.html

2015年5月2日12時許,黑龍江慶安訪民徐純合遭員警李樂斌在火車站當其母親和三個孩子面公然槍殺,此案令國內民眾極度震驚、憤怒。而慶安副縣長董國生竟然公開褒獎殺人員警,國內輿論怒不可遏,罵聲四起,要求完整公佈視頻的呼聲愈演愈烈。
2015年5月9日星期六,晚八點,大陸線民發動“今晚8點,全民刷屏:公佈視頻!世界需要真相!”網路輿論抗議運動覆蓋整個中國。著名線民無眠發帖說:“為了我們自己不是下一個被子彈射穿的冤魂!為了我們和子孫不生活在絕望,悲劇和恐怖下!9號晚上八點,不見不散!”
此前,著名維權人士屠夫積極介入,拿到部分視頻。發佈後引起巨大反響。僅從片段視頻看,徐純合遭員警蓄意槍殺幾乎無疑。
經過艱難工作,今天(2015年5月10日星期日),從前線傳來消息,謝燕益律師已經與徐純合妻子的三姐簽訂律師代理協定。
在黑龍江調查徐純合被員警擊斃真相的維權律師謝燕益,5月9日取得進展,與徐純合妻子李秀芹的三姐李秀文簽訂關於徐純合遇害的律師代理協定。
謝燕益律師說:“徐純合遇害案今天取得突破進展!”
“在徐純合堂兄弟拒絕委託律師與當局緊密配合控制徐母的情況下,律師要依法介入該案,我們唯一的希望就只剩下尋找到徐純合的精神病妻子李秀芹家人這一點希望上了。在好心人的幫助下,不放棄任何一個機會加上了那麼一點運氣,今天終於找到了常年不與李秀芹來往的姐姐,她們甚至不知道徐純合已經遇害。我們唐突的到來以及迫不及待讓李秀文(李秀芹三姐)知道真相起初讓其十分警覺芥蒂,急迫的原因是因為假如當局知曉其重要性搶在我們前面做了工作就沒有其他辦法了。經過漫長的等待及最後溝通終於可以見面談這件事了,我們把徐純合遇害的經過,以及我們的來意講完後讓他們考慮,其姐夫表示要等到明天考慮後再答覆,我們表示,當局如採取一些措施隨時可能導致我們的聯繫被中斷,在煎熬中,最終同意委託並簽好了委託手續。受害人徐純合妻子雙親已亡,其兄弟姐妹作為天然的監護人出於人性的信賴向律師簽訂委託書不僅意味著受託律師可以代表受害人家屬主張各項權利包括調查取證、刑事追究、行政問責、民事賠償、國家賠償、實現被監護人李秀芹、徐純合三幼子的監護權等而且更重要的是基本上意味著徐純合堂兄弟與責任方達成的補償協定的非法性,不僅從其惡意串通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這一點從程式上和主體地位來看也莫不如此!徐純合一案現慶安方面需要律師有力介入!”
“眼前的任務是:徐純合老母尚在非法控制下,需要律師儘快依法交涉解救,維護其人身權利,瞭解真實狀況,尊重其意願。徐純合子女監護撫養以及教育問題?目前處於何種狀態?是否遭受非法侵害需及時瞭解救濟,扭轉非法狀態。盡最大努力和誠意,讓偏離方向的本案回到法治軌道上來。”
就在網路自媒體微信、微博、QQ群民怨沸騰一個星期後,5月9日,官方媒體就此案開始紛紛轉向,新華網等多家官方媒體開始加入到民間要求公佈真相的輿論中來。而此案仍在民間發酵,民間維權人士及律師們正在積極廣泛動員,將進一步介入。
對於訪民徐純合遭員警槍殺案進展,本網將持續關注。

 

9/5/2015 謝燕益與徐純合妻子的三姐簽訂律師代理協定        [新公民運動]  http://xgmyd.com/archives/17555

博訊記者獲悉,在黑龍江調查徐純合被員警擊斃真相的維權律師謝燕益,5月9日取得進展,與徐純合妻子李秀芹的三姐李秀文簽訂關於徐純合遇害的律師代理協定。謝燕益律師向博訊記者發來資訊說:“受害人徐純合妻子雙親已亡,其兄弟姐妹作為天然的監護人出於人性的信賴向律師簽訂委託書不僅意味著受託律師可以代表受害人家屬主張各項權利包括調查取證、刑事追究、行政問責、民事賠償、國家賠償、實現被監護人李秀芹、徐純合三幼子的監護權等而且更重要的是基本上意味著徐純合堂兄弟與責任方達成的補償協定的非法性,不僅從其惡意串通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這一點從程式上和主體地位來看也莫不如此!徐純合一案現慶安方面需要律師有力介入!” 謝燕益律師還表示:“眼前的任務是:徐純合老母尚在非法控制下,需要律師儘快依法交涉解救,維護其人身權利,瞭解真實狀況,尊重其意願。徐純合子女監護撫養以及教育問題?目前處於何種狀態?是否遭受非法侵害需及時瞭解救濟,扭轉非法狀態。盡最大努力和誠意,讓偏離方向的本案回到法治軌道上來。”
謝燕益律師:徐純合遇害案今天取得突破進展! 在徐純合堂兄弟拒絕委託律師與當局緊密配合控制徐母的情況下,律師要依法介入該案,我們唯一的希望就只剩下尋找到徐純合的精神病妻子李秀芹家人這一點希望上了。在好心人的幫助下,不放棄任何一個機會加上了那麼一點運氣,今天終於找到了常年不與李秀芹來往的姐姐,她們甚至不知道徐純合已經遇害。我們唐突的到來以及迫不及待讓李秀文(李秀芹三姐)知道真相起初讓其十分警覺芥蒂,急迫的原因是因為假如當局知曉其重要性搶在我們前面做了工作就沒有其他辦法了。經過漫長的等待及最後溝通終於可以見面談這件事了,我們把徐純合遇害的經過,以及我們的來意講完後讓他們考慮,其姐夫表示要等到明天考慮後再答覆,我們表示,當局如採取一些措施隨時可能導致我們的聯繫被中斷,在煎熬中,最終同意委託並簽好了委託手續。受害人徐純合妻子雙親已亡,其兄弟姐妹作為天然的監護人出於人性的信賴向律師簽訂委託書不僅意味著受託律師可以代表受害人家屬主張各項權利包括調查取證、刑事追究、行政問責、民事賠償、國家賠償、實現被監護人李秀芹、徐純合三幼子的監護權等而且更重要的是基本上意味著徐純合堂兄弟與責任方達成的補償協定的非法性,不僅從其惡意串通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這一點從程式上和主體地位來看也莫不如此!徐純合一案現慶安方面需要律師有力介入! 眼前的任務是:徐純合老母尚在非法控制下,需要律師儘快依法交涉解救,維護其人身權利,瞭解真實狀況,尊重其意願。徐純合子女監護撫養以及教育問題?目前處於何種狀態?是否遭受非法侵害需及時瞭解救濟,扭轉非法狀態。盡最大努力和誠意,讓偏離方向的本案回到法治軌道上來。

 

9/5/2015 網友齊聲呼喊要求慶安當局公佈員警擊斃徐純合視頻    [參與]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5/201505101058.shtml

2015年5月9日是被黑龍江慶安員警擊斃的徐純合的頭“七”,為了探尋徐純合的被擊斃的真相,中國網友一起在晚上八點在微博、微信等社交媒體發出資訊,要求慶安當局公佈視頻。

此前一天,一直對徐純合被擊斃真相進行調查的著名維權屠夫吳淦發出呼籲,“9日晚8點,全民一起喊!全民要視頻!全民要真相!”網友“無眠”也發出呼籲:“#英雄令# 今晚8點,全民刷屏:公佈視頻!世界需要真相!為了我們自己不是下一個被子彈射穿的冤魂!為了我們和子孫不生活在絕望,悲劇和恐怖下!9號晚上八點,不見不散!”

在微信、微博等社交媒體上,到處都是“公佈視頻”的資訊:“#公佈視頻# 公佈真相!為了冤死的徐純合!”

一位網友發出資訊說:“今天是你的頭七,一個屈死在強權槍口下的亡靈。七天前,你帶著衣衫襤褸的祖孫5口外出謀食,不幸遇上地獄惡魔,那顆穿胸而過的子彈,不僅奪去了你卑微如塵土的生命,也將13億人永遠釘在恥辱柱上。母前殺子,子前殺父,人間大惡,莫過於此!徐純合,你在中華文明史上,鐫刻下了永不磨滅的魂殤!”
另一位網友表示:“今天敢殺徐純合,明天敢殺我們,今天我們不站出來,明天我們是徐純合!強烈要求公開徐純合被殺完整視頻,我們堅決追求真相!!”
還有網友說:“要視頻,要真相,全民性的,這不止是為徐純合討公道,也是為我們自己呼籲一個正義、獨立、公正的法治。沒有公正的法治,以‘法’治國更可怕!人人皆有可能受到不公正的對待,包括當權者也會有失權的一天。”
網友“無眠”表示:“#強烈要求公佈視頻#1,是徐純合‘襲警’?還是李樂斌‘截訪’蓄意謀殺?2,警方事後在各個當時錄影的人手裡收繳刪除現場錄影。鐵證:警方在現場錄影的記錄裡找到的線索。表明:現場錄影存在。3,警方拒不公佈現場錄影,只說明一個問題:李樂斌蓄意謀殺徐純合。4,給徐純合親屬賠錢,更加說明:開槍屬於謀殺。”
網友“香港良生”表示:“不公佈慶安事件視頻真相,網友就圍魏救趙,從慶安的各級官員、各級單位所有的貪腐交易開扒!大家一起來扒皮!他的後臺、同夥憋不住,自然會把真相推出來啦!”
對於徐純合被擊斃事件,屠夫吳淦表示:“慶安事件媒體全出動了!再過幾天估計將全面封殺。棺方視頻篤定百分百不會公佈,因為一公佈,腥滑射和棺方信譽全破產。民間懸賞視頻黃金期三天一過,估計沒人揭榜。不過我將用一個知情人的良知和屠夫本人多年以來堅持的真實和這顆還沒黑掉的良心,來做最真實、最客觀的海員。即使沒有視頻,也會用看過沒公佈過的目擊者拍的視頻的人來還原真相,敬請期待,資料整理中!”

 

9/5/2015 徐純合堂哥出賣調查律師 警方傳訊出租司機(視頻)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5/201505091239.shtml

博訊記者獲悉,2015年5月8日,謝燕益、李仲偉兩位律師繼續在黑龍江慶安縣調查徐純合被員警擊斃事件。由於徐純合的哥哥、弟弟已經被當地警方培訓過,不說出事實真相,而徐純合的母親被當地員警嚴密控制,律師無法找到。所以,兩位律師打算5月9日去找徐純合的妻子。
據悉,5月7日下午,謝燕益、李仲偉兩位律師在調查徐純合的堂兄後,徐的堂兄記下了律師所坐的計程車號,並報告給警方,該出租師傅立馬被警方傳訊,追問律師去處。與此同時,警方遍查酒店賓館,尋找前來調查的記者、律師和公民。
5月8日晚上,謝燕益告訴博訊記者:“今夜全城查房,我們剛轉移,昨天我們打的計程車遭到調查詢問。”

 


公民維權

 

9/5/2015 維權人士倪玉蘭夫婦遭毆打辱駡,報警後案件竟然成“國家秘密”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5/blog-post_67.html

2015年4月30號下午1點多鐘,倪玉蘭和丈夫董繼勤的房東劉克香和她的丈夫張志華,突然沖到他家裡來對他進行辱駡,並對倪玉蘭丈夫董繼勤進行踢打,報警後警方一個多小時後才到,在這期間,董繼勤打了四次110,三次12345市政府熱線電話。
房東還一直不斷對倪玉蘭進行辱駡,還說要拿刀殺了倪玉蘭。員警到達後,不僅不及時調查瞭解案情,還不給受案回執,在董繼勤堅持下,於5月1日才拿到受案回執。
5月9日,倪玉蘭根據受案回執的查詢提示網址,到網站區查詢案件進度,輸入身份證號碼和密碼後,居然是一個空白頁,只有幾個字寫的是:“經查證,案件涉及國家秘密、商業秘密、警務秘密,依法不予公開。”
更為奇妙的說,倪玉蘭欲列印此網頁取證,居然列印出來說完全空白頁,一個字也沒有。
據倪玉蘭介紹:此前,房東就不斷的找他們要他們夫婦搬離,說是員警讓他攆走他們,不走的話他不好交代,由於倪玉蘭堅持依法履行合同,於是引發了4月30日和後來這一系列事件。

 

9/5/2015 RFA獨家:成吉思汗春祭內蒙高校下令不准蒙族生參與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1-05092015121602.html

今年的5月9日是蒙古族人心目中的英雄成吉思汗祭奠查幹蘇魯克祭祀(春祭)日。在前一天,內蒙古有大學教務處向學生發出通知稱,蒙古族同學一律不准許參加在成吉思汗陵園的祭奠活動,並稱校方已經掌握參與同學的名單,如有學生違反紀律,對當事人進行嚴肅處理。內蒙古科技大學一位學生幹部星期六(5月9日)對本台證實,校方下達了上述通知,但表示是“為了學生安全考慮”,當天未發現學生參加祭祀。
今年5月9日(星期六)陰曆3月21日是受蒙古民族崇敬的民族英雄成吉思汗春祭日。每年的這一天,牧民們身穿蒙古族節日服裝,從四面八方來到位於內蒙古自治區鄂爾多斯市伊金霍洛旗草原上的成吉思汗塑像前,敬獻美酒、鮮奶和哈達。不過,就在星期五晚,內蒙有高校下達通知,不准蒙族學生參與祭祀。流亡海外的蒙族異議人士鐵木倫星期六告訴自由亞洲電臺:“昨天內蒙古科技大學校發通知,說是今天5月9日,成吉思汗的祭奠日,但是內蒙古科技大學不讓蒙古族學生參加鄂爾多斯成吉思汗祭奠活動,說是,如果參加,將嚴厲打擊。又說,學校已經掌握學生名單及安排,如果有人違紀,將會嚴肅處理。這其實是對蒙古族人政治打壓”。
據史書記載,成吉思汗在十三世紀初,統一了蒙古各部,建立了蒙古汗國,橫跨歐亞兩洲,震撼世界,成為“一代天驕”。蒙古民族祭奠成吉思汗的習俗,最早始於窩闊台時代,到忽必烈時代正式頒發聖旨,確定祭莫成吉思汗先祖的各種祭禮。鄂爾多斯伊金霍洛的成吉思汗祭典,就是沿襲古代傳說的祭禮。
鐵木倫說,過去當局並沒有嚴厲限制學生祀祭奠成吉思汗:“今天,鄂爾多斯一個60歲、叫巴英(音)的老人說,他讀中學的時候,學校沒有規定,不讓參加(祭祀)。這幾年有點放鬆,但是今年更嚴厲了,不讓蒙古族學生參加祭奠成吉思汗”。
星期六,有人發自鄂爾多斯成吉思汗陵園入口處的視頻中,有眾多祭奠者參加每年一度的祭祀活動,員警在現場檢查祭奠者攜帶物品。
記者星期六致電內蒙古科技大學保衛處查詢相關事宜。
記者:聽說不讓蒙古族學生參加祭祀成吉思汗,今天是他的祭祀日,是什麼原因?
回答:我們是內蒙古科技大學保衛處,這個我不清楚。
記者:這個通知,你們收到了嗎?
回答:沒有。
該大學一位元學生幹部對記者證實,校方發出該通知:“這是學校的規定,我不太清楚這是為什麼,主要考慮到學生的安全問題”。
記者:今天有沒有學生去參加?
回答:應該是沒有。
記者:就是說,發了通知以後,他們就不去了,是嗎?

回答:對,對。可能是學校考慮到學生去那個地方,這麼老遠,去了以後萬一出點啥事。不過,去那個地方還是比較安全的。
記者:那個地方遠嗎,離市區40公里吧?
回答:不遠。
蒙族維權人士新娜認為,少數民族的民族習慣,卻被當局當作“不穩定因素”,不許參加原有的祭祀活動,對少數民族是極大的侮辱,也反映出在少數民族地區,蒙古人的可悲地位。她說:“是一種粗暴踐踏少數民族權益的行為,他傷害了很多蒙古人的自尊心,所以網上傳得很厲害。難道是因為這一天是臨近5.11嗎(莫日根事件四周年)?難道是怕這一天,蒙古人再次上街遊行嗎?不允許年輕的蒙古人去祭祀查幹蘇魯克,實際上對少數民族的自尊心有深深的傷害,這種拙劣的行徑,如果引發新的不滿,誰來負責?希望這種事情不要重演,也希望當局追究”。
新娜表示,有關當局在少數民族地區如此行事,說明少數民族政策形同虛設,此舉只能令蒙古族人感到更加痛心。

 

9/5/2015 浙江麗水數十員警強拆教堂打傷抓捕多人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5/201505100206.shtml

繼8日多間教堂十字架被拆後,浙江省麗水市9日再有兩間教堂被強拆。5月9日下午,位於麗水市蓮都區碧湖鎮平一村平原教會教堂,員警等數十人撬門進入教堂,強行拆走十字架,包括80歲老人在內的多名信徒被打傷,3名信徒被抓捕。

目擊網友“周喬惠”說:9日下午,在浙江省麗水市蓮都區碧湖鎮平一村平原教會,碧湖政府官員出動5輛警車,帶領三四十人,在沒有任何法律憑證的情況下,強行撬開平原教會大門,強拆教堂十字架,並用蠻力傷害手無寸鐵的老百姓,被傷的人其中有七八十歲的老奶奶。

目擊網友“阿噶Gi”說:趙麗忠、莊何泉、胡摩西弟兄因竭力維護十字架被拘留,帶回了碧湖派出所,強盜般的行為令人髮指,我們要求馬上放人。
同日,位於蓮都區的花場教會亦遭強拆,當天中午,政府人員、員警等上百人到達教堂,暴力制服護教信徒後,將十字架拆走。
目擊網友“艾mu凱膩膩膩膩膩”說:9日13:40,在浙江省麗水市蓮都區花場教會,政府官員出動好幾輛警車,率領一百多人,如此強大的陣容,在沒有任何法律憑證的情況下,強行制服守護花場教會的柔弱平民大眾,野蠻的強拆教堂十字架。
另外,麗水東城教會亦面臨強拆,有大量信徒聚集在教會守護。

 

9/5/2015 河北固安李會民找市領導訴冤被拘留10天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5/0509/12381.html

河北固安李會民4月29日到固安賓館前找市領導訴冤被拘留10天,今天上午獲釋。

但固安縣公安局給她出具的行政處罰鑒定書上卻是因為到中南海上訪,李會民說,我在黑龍江照顧老人1個多月,剛回固安,還沒顧上去中南海,就聽說是領導要來住在那個賓館我才去找他反映事的,去了也沒見到人,就在門口喊了兩嗓子就給拘留了。

據悉,李會民是因為2005年響應植樹造林美化固安的號召在自家地裡種上了349顆楊樹,2008年村書記劉金強夥同他的堂兄劉金寶盜賣了李會民家的樹,李會民向派出所求助,警方不但不出警還指責李會民“女人多事”。直到劉金寶在李會民家的地裡蓋上房子也沒人制止。李會民忍無可忍,起訴到法院,法院判決劉金寶拆除違法建築,但在村書記的包庇下,房子至今沒有拆除而上訪。因上訪被多次非法拘禁,拘留,還被勞動教養一年。

 

9/5/2015 律師會見沈良慶,被拘原因系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談及民族問題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5/blog-post_25.html

本網資訊員獲悉,2015年5月8日上午10時,北京燕律師前往安徽合肥拘留所會見了沈良慶,據沈良慶介紹情況,說警方問了沈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抨擊民族政策方面的事,對其他問題沈拒絕回答。北京燕律師對沈案比較樂觀,認為轉刑拘的可能性不大。維權人士周維林與尹春陪同律師前往並給沈存了500元錢。
據朋友查找相關資訊,發現可能是因為如下一段話,遭到當局打壓:
自由亞洲電臺報導:白皮書還說,西藏真正步入現代文明始於1949年之後,西藏實現了經濟社會發展的歷史性跨越,走上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西藏今天的發展道路符合中國國情和發展實際,符合西藏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西藏發展進步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充分說明西藏走上的發展道路是正確的。
對此,安徽異議作家沈良慶週三接受本台採訪時批評有關說法是“強盜邏輯”。沈良慶認為,任何國家和民族都不能以文明、進步為藉口,侵略改造另一個國家和民族。
沈良慶又表示,百余位僧侶為了追求自由、迎接達賴喇嘛回歸而自焚,本身就能說明中共對西藏究竟是解放還是奴役。

 

9/5/2015 河南南召縣慎國峰在押 三齡童失蹤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0-id-20534-page-1.htm

今天夜間,河南省南陽市南召縣小店鄉英山村慎國峰【河南慎國峰北京跳立交橋被擒】致電中國人權天網中心;河南南召縣慎國峰在押,三齡童失蹤。
2011年9月26日,當時我已經懷五個月孩子,被本村在縣農業局幹部張宗保拳打腳踢,之後我就送醫保胎,孩子保著了,但是在2012.2.23日生下孩有毛病,我們家為孩治病值錢東西全賣完,到現在孩已三歲多,還是不會走路說話、吃喝拉灑。孩病是腦受傷,有病歷證明,為孩申冤。
今年4月30日,我去北京中南海喊冤,我爬到周邊一棵樹中,孩子在樹根坐著,我差點摔死被員警救了,後來當地接訪把我拉回來拘留,孩子也不知在哪,我在監獄中求助各界朋友了。

 

9/5/2015 樊振義因寶塔山舉起青天白日旗而被延安員警帶走失蹤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5/201505090144.shtml

博訊記者獲悉,哈爾濱公民樊振義因為在5月4日青年節當天在中共革命聖地延安的寶塔山的寶塔上舉起青天白日旗,於5月6日被延安員警帶走。樊振義弟弟發出資訊說,被延安刑警隊帶走,不讓家裡人問 ,詢問已經超過二十四小時也不通知家裡人,目前樊振義下落不明。

5月4日,樊振義在寶塔山舉起青天白日旗當天,博訊發佈了有關圖片——《中共革命聖地延安寶塔山升起了青天白日國旗(17圖)》。

博訊記者在5月9日淩晨零時撥打樊振義的手機,一直無人接聽。此前,很多朋友也撥打他的手機,也一直無人接聽。
延安公安局指揮中心:0911-2885843

 

9/5/2015 失獨家庭在國家衛計委集體維權抗議要求老有所養、老有所醫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5/blog-post_81.html

2015年5月9日,來自全國遼東浙江甘肅等各省失獨老人繼續這一星期來在北京知春路國家衛生與計劃生育委員會門口的集體維權靜坐抗議活動。
維權失獨老人們在衛計委前打出標語要求中共當局與國家衛計委官員遵守實施獨生子女政策時承諾“只生一個好,政府來養老”。
來自遼寧阜新鐵路機務段陳姓失獨老人表示,他獨生孩子十多年前病逝,他老倆囗年老了,身體有病,又被當局以內退放假的名義成了下崗職工。他這上京是要求曾在遼寧擔任過省委書記的李克強總理履行當局實行計劃生育政策的承諾的只生一個好,中共的政府來養老的口號政策;使其老有所養老有所醫。
來自浙江嘉興農村的失獨老人錢永玲表示她小孩多年前因意外墜樓身亡,長三角經濟發達地區她每月地方低保有五百元。現在政府把物價搞得這麼貴,這點錢怎麼夠吃飯看病。
計生委在實施獨生子女計劃生育政策這麼多年來罰款收入去哪了?
失獨老人老無所養,老無所醫困境使他們在北京街頭向曾先後擔任浙江省委書記的中共總書記習近乎與人大委員長張德江發出政治問責的憤怒呐喊。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