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4/2015 程潔、黃秋瑞及李嘉桃被判刑兩年,方斌被判一年。劉玉潔被判刑4年。郭玉閃起訴意見書。于世文案證人願同罪。謝文飛、宋澤獄中遭虐。

  24/4/2015       柳州教案三基督徒各被判刑兩年, 被 … 繼續閱讀 →...

 

24/4/2015       柳州教案三基督徒各被判刑兩年, 被告不服當庭提出上訴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5/04/blog-post_11.html

廣西柳州教案三名基督徒程潔、黃秋瑞及李嘉桃被控“非法經營罪”一案,本週五(4月24日)被當地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兩年,罰款五千元人民幣。另一位非基督徒方斌被判一年九個月,罰款四千元。被告人當庭表示將提出上訴。宣判前,代理此案的廣西百舉鳴律師事務所主任覃永沛律師被法警拒絕進入法庭。
備受關注的廣西柳州教案三名基督徒程潔、黃秋瑞及李嘉桃被控“非法經營罪”一案,在當局解除五位律師辯護資格後,星期五(4月24日)上午在柳南區法院一審作出宣判。柳州華林外國語實驗幼稚園園長程潔、廣州良人教會長老黃秋瑞及香港籍信徒李嘉桃“非法經營罪”成立,判處兩年有期徒刑,另一位印刷廠業務員方斌被判處一年九個月。程潔的丈夫杜宏波在宣判後告訴記者:“一審三位基督徒判刑兩年,程潔、李嘉桃和黃秋瑞都是判兩年,方斌因為不是基督徒,判刑一年九個月。三位基督徒罰款五千元,方斌罰款四千元。他們當庭不承認所指控的一切,我們現在正在與律師商量,計畫上訴”。
記者:聲援的人有多少?
回答:今天聲援的人不多。法院搞得很緊張,看來從別的地方借調了很多法警過來。
記者:今天是哪幾位律師?
回答:今天是覃永沛律師安排他手下的三位律師過來,其他律師都被取消辯護資格了。
三位基督徒委託的多位律師在前一次開庭後,被法院強行解除辯護資格。於是重新委託三位廣西律師于2月26日前往柳州看守所,要求會見當事人,再遭拒絕。代理該案的廣西百舉鳴律師事務所2月28日發佈嚴正抗議函,強烈譴責看守所干涉律師正常執業,並致函廣西律師協會,要求派人調查。但無人理會。
該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覃永沛在週五宣判後,對判決提出抗議。他說:“這個案子從判決結果看,絕對是枉法判決。現在他判決的名義是以審判委員作出,不是以主辦法官的名義作出。這個案子就法院來講,這個案子是審判委員決定的,是院長、庭長,11個領導。這11個領導不懂案情,這個案件是他們代表某人在做”。
去年,廣州良人教會在柳州創辦的華林外國語實驗幼稚園,使用了教會自編教材,被控“非法經營罪”。三名基督徒分別是幼稚園園長程潔、教會長老黃秋瑞及香港籍的家庭主婦李嘉桃。另一位被告人是印刷廠業務員方斌。上述被告被指在幼稚園使用了“非法教材”,在未經國家新聞出版管理總局許可的情況下,組織人員在廣州以“品格學院”的名義編寫圖書,負責發貨,出版了無出版社、無書刊號的圖書。銷往全國各地的幼稚園。又指方斌聯繫印刷廠。
對此,覃永沛律師說:“他認為教材沒有沒有經過教育局許可,是出版許可,是非法出版物。完全曲解了法律,經營與印刷是兩個不同的法律關係。印刷一百萬本都可以,你把書去倒賣、買賣,才是經營行為,印刷行為不屬於經營,包括程潔保管行為也不屬於(經營),還有幫忙發貨的行為也不屬於經營行為。四個被告人當庭表示上訴”。
週五上午的宣判僅用了約二十分鐘,覃永沛原打算進入法庭,卻被法警阻止:“他們不讓我進去,他的理由是我沒有旁聽證,我是律師,而且法庭內有好多空位子”。
該案今年2月6日開庭時,代理律師因拒絕接受安檢,遭逐出法庭。三天后,五位律師均被法院解除辯護資格。
去年2月18日,程潔被國保被以“涉嫌非法經營罪”刑事拘留,公安指幼稚園自編的幼兒品格教材,沒有書號,涉嫌非法經營。6月23日,良人教會香港籍的信徒李嘉桃,在廣州住所被公安砸門入室抓到柳州刑拘。教會長老黃秋瑞及聯繫印刷業務的員工方斌,也於同一天被抓。
總部在美國德州的基督徒維權機構對華援助協會,對柳州教案中的基督徒被判刑表示關注,呼籲中國政府尊重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權利,停止以任何理由打壓基督徒,同時敦促當局保障律師的合法權益。

 

24/4/2015       湖北尋釁滋事罪重判訪民劉玉潔4年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0-id-20420-page-1.htm

今天夜間,湖北省十堰市知情人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法院以尋釁滋事罪判決劉玉潔4年。

來電稱,2014年9月30日晚,劉玉潔被派出所帶走隨即關押看守所【湖北尹登珍等法教基地關押4月 劉玉潔送看守所】。2014年12月3日,十堰市茅箭區以尋釁滋事罪提起公訴。2015年1月27日開庭審理。2015年3月17日,十堰市茅箭區法院指“劉玉潔不遵守信訪條例相關規定,在信訪事項被認定為無理訪後仍然赴京上訪,在公共場所起哄鬧事,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成立。”以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

2015年4月7日,茅箭區法院已下達劉玉潔服刑執行通知書。

 

24/4/2015       郭玉閃起訴意見書曝光,當局明顯打壓NGO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4/ngo.html

近日,北京市公安局打壓國內NGO的起訴意見書曝光,從起訴意見書中不難看出,中國政府針對國內NGO打壓意圖明顯,將接受境外資金,進行稅制改革、教育平權、法制改革、社會民生等研究並向社會印發研究成果宣傳,列為“非法經營”罪。

郭玉閃作為國內NGO傳知行法人代表,第二被告何正軍作為傳知行行政主管,遭到中國政府以非法經營罪起訴,是對人權捍衛者的嚴重打壓行為。

作為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常任理事國的中國政府,嚴重違反聯合國《人權捍衛者宣言》第六條之規定:任何人無論身為個人或者與他人結社,皆有以下權利:

(a)瞭解、尋求、獲取、接收、掌握關於人權和基本自由的所有資訊,乃至有權獲得知道這些權利與自由如何在國內的立法、司法、行政體系中具體實踐。
(b)自由公開、傳授、散播任何關於人權和基本自由的觀點、資訊和知識,如同各人權及相關國際條約所揭示一般具體實踐。
(c) 不論是在法律上或實質上,皆有完全的權利去研究,討論,形成,及提出各種關於人權及基本自由的觀點,並經此或其他適當方式來引起大眾對人權及基本自由的關注。
第13條:依本宣言第三條,任何人無論是身為個人或與他人結社,皆有權基於和平促進與保護人權及基本自由之目的,要求,接受和運用資源。

 

24/4/2015       北京警方將郭玉閃“傳知行”工作列為“非法經營”罪狀   [法廣]      http://rfi.my/1IQEUZS

被抓捕半年多的NGO工作者郭玉閃將以“非法經營”罪名被起訴,根據北京市公安局的“起訴意見書”, 郭玉閃的主要罪狀則是多年以來公民社會方面的推動工作。

今天(4月24日),郭玉閃的律師披露了北京市公安局就NGO“傳知行”被抓捕的兩人(郭玉閃和何正軍)所涉嫌的“非法經營”案的“起訴意見書”。

郭玉閃是傳知行的創辦人,法人代表,何正軍則是傳知行的行政部主管,兩人先後在2014年10月和11月被抓捕,於2015年1月3日被正式批捕,根據司法慣例,檢察院的正式起訴書將以警方起草的“起訴意見書”為基礎。
北京市公安局稱,經查明,自2007年3月,郭玉閃等人成立北京傳知行社會經濟諮詢有限公司(註冊地北京大學南門資源樓307室),利用德國博爾(應為德國海因裡希.伯爾基金會,宗旨是為國際間的全球化與安全、環境與社會公正、民主與性別在社會中的地位等方面的對話提供平臺)、德國諾曼(應為德國腓特烈•瑙曼基金會 ,簡稱FNF是德國一個與德國自由民主黨和國際自由聯盟有關聯的基金會,1958年由西德總統特奧多爾•豪斯創立,推廣自由民主的價值,以德國神學家腓特烈•瑙曼命名);美國CIPE(國際私營企業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Private Enterprise, CIPE),加拿大PI等境內外基金會、非政府組織和“美國使館”提供的資金。
警方稱,“傳知行”兩人針對中國稅制改革、教育平權、法制改革、社會民生等多個社會領域進行調研,撰寫相關領域調研報告及文章,在大學等社會場所開班演講會,編制演講稿文集。
“起訴意見書”稱,郭玉閃和何正軍負責將調研報告、文集“非法”印製成書籍,並進行發放。警方稱,2007-2014年,北京傳知行社會經濟諮詢有限公司印製“非法出版物”圖書1萬9千餘冊———北京市新聞出版局就此出具了“非法出版物”的審查鑒定書。
警方自稱,是在偵查郭玉閃涉嫌“尋釁滋事”一案中,“發現”了兩人涉及“非法經營”的事實的,這一說法應該是為了解釋一開始郭玉閃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的做法。
根據中國《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違反國家規定,有下列非法經營行為之一,擾亂市場秩序,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並處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根據司法解釋,單位經營數額在15萬元至30萬元以上的,違法所得數額在5萬元至10萬元以上的,經營音像製品、電子出版物1500張(盒)以上的,屬於非法經營行為“情節嚴重”;經營數額在50萬元至100萬元以上的,違法所得數額在15萬元至30萬元以上的,經營音像製品、電子出版物5000張(盒)以上的,屬非法經營行為“情節特別嚴重”。
郭玉閃,男,1977年生,福建莆田人,公共知識份子,北京大學政治經濟學碩士畢業,傳知行社會經濟研究所創始人,主要研究領域為民生、公共政策方面的管制經濟學分析,同時多年來一直宣導破除壟斷的管制改革。
2003年,郭玉閃和許志永、王彥等人一起做海澱區人大選舉推動,2004年,郭玉閃與許志永、滕彪建立NGO“公盟”,2009年,郭玉閃與許志永意見不合退出公盟。2007年3月,郭玉閃創立了智庫型NGO傳知行社會經濟研究所,2012年4月,雙目失明的陳光誠在郭玉閃等人協助下,擺脫了軟禁他及家人的員警,設法來到了位於北京的美國大使館,最後陳光誠前往美國。
在2014年北京對NGO的打壓中,被拘捕的大多於與傳知行社會經濟研究所或立人鄉村圖書館有關。
對傳知行案,一位網友評論說,“非法經營得以謀利為目的。政治陷害這麼明顯,就是警告大家不能用境內外資金維護中國老百姓的基本平等權利。專治各種不服,寧願把法律當草紙。”

 

24/4/2015       北京警方對傳知行負責人郭玉閃等起訴意見書曝光       [新公民運動]        http://xgmyd.com/archives/17060

昨日,北京警方對傳知行研究所負責人郭玉閃及何正軍起訴意見書曝光。郭玉閃自去年10月9日晚被帶走並抄家。何正軍於去年11月26日晚被帶走並抄家。兩人被關押至今。傳知行研究所也停止運行至今。
起訴意見書認定的所謂犯罪事實是:利用德國博尓、諾曼、美國CIPE、加拿大PI等境內外基金會、非政府組織及美國使館提供的資金,針對中國稅制改革、教育平權、法制改革、社會民生等多個社會領域調研,撰寫相關領域調研報告及文章,在大學等社會場所開辦演講會,編制演講稿文集。郭玉閃與何正軍負責將調研報告、文集非法印刷成書籍並發放。2007年至2014年北京傳知行社會經濟諮詢有限公司印製非法出版物圖書1萬9千餘冊。
方嚴密監控傳知行及郭玉閃等已經數年,去年10月以來更是對傳知行及郭玉閃等掘地三尺。但就起訴意見書內容而言,警方無法列舉傳知行及郭玉閃等任何犯罪事實。所謂非法經營,顯屬栽贓,警方也找不出傳知行非法經營的法律要件。所印製的圖書用於贈閱,是作為研究機構的正常行為,並未進入市場流通,不構成經營行為,因而起訴意見書中經營額、盈利額均付闋如。警方費時半年多的偵查只是證明了傳知行和郭玉閃的清白,如果按照正常的法律程式,檢方應當斷然拒絕起訴,撤銷此案,停止迫害。

 

24/4/2015       于世文案兩證人發聲明 稱願與之同罪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issident-04242015105616.html

去年春節期間公祭趙紫陽被關押的鄭州十君子之于世文,近日被檢察院提起公訴,該公訴書將楊海、安寧等人列為證人。楊海與安寧週五(24日)對本台表示,如果于世文被判有罪,他們願與于世文同罪。
此次鄭州檢察機關的起訴書中,將于世文向美國之音提供的42個列印簽名的公祭詞在內的資料作為重要的證據。公訴書稱,“上述內容被報導後,引發線民大量點擊、觀看、評論及分享,造成公共秩序嚴重混亂”,“經查明,公祭詞上簽名的人員中,經落實,部分人員是于世文,未事先征得本人同意或授權,即對外公佈”。
因此,檢方指責于世文“編造虛假資訊,在資訊網路上散佈,起哄鬧事,造成公共秩序嚴重混亂”,構成中國刑法上的尋釁滋事罪。
在此前會見律師的時候,于世文在托律師帶出的獄中書寫到:“我們成立了家庭,有了自己的寶貝女兒,得到了幸福,而六四那麼多人永遠倒下,有的人長期服刑,有些人一直在漂泊,已經到了我應該回報六四的時候了。一句話,輪也輪到我了。”
于世文最後表示,“我將在庭審中保持沉默,因為對我的審判是非法的,這種法庭本身也是非法的。起訴的所有指控也是非法的,他們沒有或者已經喪失了審判的資格”。
其中一名被列為證人的原青島海洋大學六四學運領袖楊海,週五發表聲明稱,指他被西安警方傳喚時,他作了陳述,並且聲明他對於公祭書及其公祭活動是支持的,認為法庭應將他的證詞視作于世文無罪之證據,他願出庭為其作證。另外,他認為有關檢控是鄭州當局對於世文政治迫害,他予以公開譴責。他最後強調,如于世文先生被判有罪,我願與同罪。
另一名被警方列為證人的前北京大學學生、六四學運學生領袖之一的安寧,也向本台表示,楊海的態度就是他的態度,他願意與于世文同罪。
他說: 楊海的聲明我看過了,楊海的聲明就是我的心聲。我跟他同罪,如果他被判罪了,我也跟他一樣。我覺得,我們都是一代人,他的想法就是我的想法。
安寧還介紹,現在當局將他列為法律的證人,他當時沒有參加是因為奶奶百歲生日,但他簽名是自己參與了。在大是大非面前,立場不變。他為民運坐過5年牢,但付出的代價沒有那些因六四失去生命的人代價大。
他說: 而且,現在把我列為法律的證人,是吧?我也簽署了,最後,我沒有參加因為家庭原因,我奶奶一百歲,我沒有直接參加。但是,事情我是清楚的,我們肯定有過接觸。老於就說,如果有什麼事,責任由我來負。在大是大非面前,這個問題,我和楊海的意見是一樣的。我坐過5年牢,我不怕啊,我怕什麼?我們付出的代價,還有比那些失去生命的更大嗎?不怕。筆錄也好,什麼也好,那是事實,不錯,但是我的立場不變。
于世文和妻子陳衛都是原中山大學學運領袖,並都曾因此入獄。2014年5月,這對六四夫妻兩度舉辦民間公祭六四活動,祭奠六四死難者及前開明派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和胡耀邦而被捕。同時被捕的還有十餘人,已被陸續釋放,而于世文至今被羈押。

 

24/4/2015   楊海就于世文案起訴書中被列為證人一事的公開聲明——如于世文先生被判有罪,我願與同罪!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4/blog-post_345.html

我是楊海。現在在中國大陸西安。1989年學生民主運動時,是青島海洋大學的學生領袖。昨天我在貴網看到于世文先生的起訴書,竟把我列為證人之一,對此特作如下公開聲明,授權貴網予以發佈,以正視聽:
楊海現聲明如下:
1、去年底,鄭州警方來西安,通過西安警方對我就于世文案進了行傳喚。我對他們就事實部分進行了陳述,並且對他們聲明了我對於公祭書及其公祭活動,是支持的、參與的,並且一切都是自願的。
2、我欽佩于世文、陳衛夫婦為紀念六四死難同胞所做的貢獻,也非常信任他們。關於公祭文連署事宜也全部授權世文兄。公祭文的連署系我自願、公祭活動我非常支持。
3、法庭應將我的證詞視作于世文先生無罪之證據,並且我願出庭為其作證。
4、我認為,鄭州當局對於世文先生的控罪完全是赤裸裸的政治迫害,是對於世文先生公民權利的肆意侵害,對此我予以公開譴責。
5、最後,我強烈要求鄭州當局立即無條件釋放于世文先生。如于世文先生被判有罪,我——楊海願與同罪!
楊海
2015年4月24日星期五 于西安

 

24/4/2015       謝文飛獄中被毆反被戴鐐無生活用品 宋澤“不合作”反抗監獄侵權遭虐待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2-04242015102745.html

南方街頭運動人士謝文飛因為聲援香港“占中”,本月初被廣州市公安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移送廣州市檢察院起訴。他的代理律師曝光其在被羈押中遭受虐待、投訴無門,遭管教指示的人員毆打,還拒絕為他提供廁紙等基本生活用品。同時,因涉嫌“尋釁滋事” 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的北京維權人士宋澤也在週四會見了律師,曝光其在獄中開展了“不合作”行動,以反抗監獄的不人道待遇,從而遭到了更加嚴重的虐待。
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南方街頭運動人士謝文飛週四終於在被羈押5個多月後會見了律師,他的代理律師謝陽週五告訴本台:“由於他進去(監獄)的時候一直喊著聲援占中的口號,被監管視為不聽管教,管教就沒有給他提供最基本的生活用品,包括廁紙,在這種情況下,他向管教提出要求,遭到管教不滿,我們認為,管教人員指使監獄裡其他人員對謝文飛實施了毆打,他們組織了4個人,在毆打的過程中,謝文飛實施了防衛行為,監管認為他違反了監獄秩序,給他上了定鐐,5天之後又給他改成八字鐐,但另外4個人卻沒有受到相關追究。他一直在抗議這個事情,他也試圖通過駐所檢察官反映這個情況,但駐所檢察官認為,管教實施的行為符合他們的規定。”
謝陽還表示,從案卷材料來看,謝文飛不構成犯罪,他自己也堅持不認罪。
“直到起訴階段我們才得到允許會見,他已經5個多月沒見過律師,從我們複印的案卷材料上看來,基本上沒有事實依據,羅列了一些事實,但都發生在2014年10月以前,這件事情已經對他做過處分,這一次僅僅是因為他聲援占中,檢察機關應當做出不起訴決定。他說任何一個人進了這個監獄,都想出來,但這個案件如果需要他認罪,如果判決對他不利,他有這樣的心理準備,願意承擔這樣的後果。”

此外,北京維權人士宋澤和王永紅因為拉橫幅迎接袁冬出獄而被控“尋釁滋事罪”,上月第二次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該案的代理律師張磊週四會見了宋澤。
張磊週五接受本台採訪時稱,宋澤高度近視但卻不准戴眼鏡、神情憔悴困倦,還戴著腳鐐,而獄方以此方式對他進行虐待已發生多次,宋澤決定篾視看守所的不人道管理規定,並且無懼因此而被懲罰虐待。
“長時間加帶腳鐐和很固定的手銬,這是一種懲戒和虐待,連續24小時不斷,每次十多天。”
記者:“懲戒他的理由是什麼?”
張磊:“宋澤的態度是蔑視看守所裡的管理,故意不遵守,所以看守所總能找到理由對他進行懲戒,宋澤認為這是一種鬥爭方式。他這一次被加戴戒具是因為有一群人毆打他,他反抗,現在又把毆打他的其中幾個人又調到一個監室來,宋澤就不准這些人調進來,因為這樣又給他加戴戒具。對於這種情況我們會進一步弄清楚所有細節,因為宋澤對於一些細節他不願意跟我們律師講,因為他認為這都是小事,他能夠承受。”
張磊還表示,已經把母親病重的消息轉達給了宋澤,他十分痛心。
“母親生病,作為兒子不能在家扶持,並且自己現在被迫害到牢獄當中,心理和經濟上都受到壓迫。”
曾是“公盟”創辦人許志永助理的宋澤,去年在香港“占中”運動期間被警方帶走,並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37天后被以同一名義逮捕,案件起訴書上的罪狀是兩人在迎接新公民運動參與者袁冬出獄時打橫幅,並拍照上網。

 

24/4/2015       吉林維權人士王晶被捕人權律師李威達前去會見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4/201504240331.shtml

吉林市船營區維權人士王晶因其姐姐在工作單位遇害,這起被公安定性為93.11.13特大兇殺案,20餘年沒破案。多年來王晶往返于吉、京兩地為姐姐告狀申冤。而該案原始卷宗卻被公安江北分局丟失。為了掩蓋事實,躲避追責,因而對王晶打擊報復,多次拘留。
2014年3月9日王晶曾被吉林市公安局船營區分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同年4月4日被取保候審。這次王晶被刑事刑拘是因2014年12月10日人權日,在北京最大的黑監獄馬家樓,被地方官員截訪回吉林後,於12月12日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再次刑事拘留。羈押于吉林市看守所。2015年1月16日批准逮捕。
4月21日李威達律師會見了王晶,得知王晶在剛進看守所拘留時,被女惡警辱駡、打耳光。王晶遭到了看守所員警的毆打、迫害、等非人的待遇。
李威達律師輾轉兩天,在船營區分局瞭解到王晶案已移送船營區檢察院檢察院,進入審查起訴階段。但公訴科長說此案要退回補充偵查。李律師辦理了律師辯護手續後,也為王晶提交了取保候審手續,並特別強調王晶患有三叉神經鞘瘤等病,身體情況堪憂。同時向檢察院說明了,要為王晶取保候審的意願和充分的理由。李威達律師說:希望檢察機關依法和本著人道主義精神決定對王晶取保候審,以便王晶就醫治療。
王晶是無罪的,她沒有任何違法行為,卻被任性的公權力打壓。因而呼籲社會各界關注王晶的命運,關注王晶案的進展!

 

24/4/2015       代理律師會見黃文勳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4/201504242142.shtml

“今天黃文勳的代理律師唐先生在赤壁看守所會見了被羈押多時的黃文勳。
據陪同律師一起去看望黃文勳的朋友張益瓊介紹說,黃文勳的基本情況還過得去,就是他現在十分想念家人和朋友,他十分希望早日回到朋友身邊和大家一道並肩作戰,將中國的民主自由事業發揚光大。
對於這些情況和黃文勳當前的想法,張益瓊表示很為他擔心。

 

24/4/2015       合肥市訪民王平因赴京上訪連續兩次被行政拘留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4/blog-post_419.html

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區濱湖新區居民王平因赴京信訪反映土地徵收、房屋拆遷、戶口等問題2015年3月份、4月份分別被合肥市公安局包河分局濱湖派出所行政拘留,而此前的2012年其就因赴京上訪而被拘留10日。
據王平反映,其因2006年的房屋拆遷及土地徵收、戶口問題而開始信訪,歷經包河區信訪局、合肥市信訪局、安徽省信訪局三級信訪,雖然解決了房屋拆遷安置、戶口問題,但尚有土地徵收補償等問題沒有獲得解決。2015年3月6日王平赴京上訪,上午10時許,王平在距天安門廣場約一千米處的地方上廁所時遇到北京警方安檢,因其自稱是上訪的,而被北京警方安排到馬家樓,當晚被煙墩鄉街道辦事處兩名工作人員趕到北京市接回。3月8日晚7時許,王平正在家中吃飯,就被合肥市公安局包河分局濱湖派出所傳喚到派出所做了筆錄後送合肥市公安局拘留所行政拘留9天。
對此,王平不服,在3月17日拘留期滿釋放後,又於4月9日赴京上訪,在北京市府右街被北京警方送馬家樓接濟中心,4月10日被煙墩街道辦事處工作人員接回合肥市。4月13日下午13時許,王平又一次被濱湖派出所傳喚,于當晚20時許被派出所再一次的給予行政拘留10日的行政處罰。
如此,王平就因為赴京上訪而於2015年3月、4月被無辜拘留了兩次,加上此前2012年3月的拘留,就有3次拘留,拘留時間合計有29日。

 

24/4/2015       黑龍江哈爾濱訪民朱秀芬天安門上訪被拘留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5/0424/12276.html

黑龍江哈爾濱市阿城區訪民朱秀芬因房屋被拆遷後,開發商不履行拆遷協議,於4月21日到天安門上訪,22日被接回當地後拘留10天,現關押在哈爾濱市拘留所。
她的訪友介紹,朱秀芬是和開發商達成拆遷協定後房屋被拆遷的,但是開發商沒有履行拆遷協議,給她安置回遷。朱秀芬為這多次找政府主持公道,可就是沒人管,進北京上訪各個信訪都登記了也沒感到有效果,這次她去天安門上訪被北京員警抓進馬家樓,地方政府從馬家樓接回來後移交給阿城區公安局給拘留了。她說,我們這邊都是這樣,事沒人給解決,只要去天安門、中南海就拘留,領導們還說,再去就要判刑了。

 

24/4/2015       新疆兩基督徒唱《哈利路亞》被拘 哈密及昌吉多家教會被衝擊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5/04/blog-post_24.html

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農一師墾區兩位基督徒因在家中唱基督教歌曲《哈利路亞》,被當地公安局以“進行非法宗教活動,擾亂社會秩序”,分別處以行政拘留五天和七天。當事人委託律師起訴阿克蘇墾區公安局,要求撤銷處罰。該案於本週一在當地法院開庭,法官擇日宣判。不久前,新疆哈密及昌吉地區,多家家庭教會被當局衝擊及查封,被拘留的信徒提起行政訴訟。
今年一月中旬,新疆阿克蘇墾區公安局認定兩位基督徒在家中唱基督教讚美詩違法。理由是其沒有任教傳教資格,沒有在經登記的場所唱歌,處以行政拘留。兩位信徒委託律師向阿克蘇當地法院起訴公安局。受委託的張凱律師星期五(4月24日)接受記者採訪時說,基督徒任德梅、趙琪在家中唱基督教歌曲被拘留:“她們唱了兩首歌,當地的居委會人員闖到人家之後,說有人舉報,後來被帶走,之後兩個人被拘留了五天和七天,現在一審已經開完庭了。這個案子不在於你有沒有教會資格,而在於僅僅是唱了歌”。
代理此案的另一位元邢律師對記者說,該案於本週一(4月20日)及週二開庭:“這兩個基督徒在家裡唱一首歌,還沒有唱完,居委會的人闖進來,派出所也來人把人帶走。一個叫任德梅被拘留五天,一個趙琪被拘留七天,趙琪是帶頭唱詩的,任德梅是接待家庭。唱讚美詩是公民的基本權利,所以我們發的微信也說得很清楚,在家裡唱歌也違法。他們(公安)的理由是你沒有傳教資格,你不是在指定的地點(唱),那麼彭麗媛在公開場合唱《哈利路亞》,也沒有說誰沒資格,彭麗媛是不是違法?所以我們當天向法庭提交了彭麗媛唱《哈利路亞》的視頻”。
任德梅等兩位信徒於今年三月委託律師向法院行政起訴公安局,要求警方撤銷行政處罰,糾正錯誤。邢律師說,在法庭上,警方涉嫌證據造假:“比如說現場筆錄,接受報案的時間是2015年1月14日11時44分,而筆錄卻是在1月14日11時25分到40分,也就是說公安機關在沒有接到報案就有了筆錄,而且還有,在訊問筆錄裡,詢問人前面是兩個人,一個姓盧,一個姓陳,在後面簽字卻是一個姓盧,一個姓葉,連簽名前後都不一致。明顯造假,連基本證據都沒有”。
阿克蘇墾區公安局於1月16日發出的拘留通知書稱,1月12日,任德梅邀請張洋、趙琪來到其第一師六團浙苑社區37號樓,以分享、交流、學習基督教心得為由,進行非法宗教活動。14日11時許,任德梅又邀請多人到自己家中,在趙琪的帶領下,以唱基督教讚美詩的方式,進行非法宗教活動,擾亂社會秩序。現決定給予任德梅行政拘留五日。但在落款寫道“犯法行為人任德梅拒絕簽字”。
邢律師說:“這個案件是兩個基督徒在家裡唱一首讚美詩,被拘留五天和七天,作出這樣的嚴厲的行政處罰是天下奇聞。在習近平提出依法治國大環境中,新疆警方如此任意性執法,我們要求更多人關注這個案件”。
今年一月初以來,新疆哈密地區、昌吉地區多個家庭教會受到當局衝擊,多名基督徒被行政拘留。1月10日,哈密民族宗教事務委員一位元副書記帶領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持槍武警二十多人,包圍燭光家庭教會聚會場所。指信徒從事非法宗教活動,扣查三十人,並帶走牧師,查封該教會。
3月2日至4日,昌吉市五家渠教會和建設兵團105團教會,以及米東等地共90多人聚會時,遭到當地公安、宗教局近五十人包圍,當場帶走十多人,抄走聖經數十本。9日,公安人員將四名信徒處以行政拘留。目前,被行政拘留的信徒已委託北京的律師代理案件,向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六師公安局提起行政覆議,要求撤銷處罰。

 

24/4/2015       維權人士及家屬抗議鹽城大豐公檢法公開製造替罪羊張漢斌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4/201504242359.shtml

“今天,有維權人士告訴記者,前兩年江蘇鹽城“中儲油摻水案”這起重大貪腐案件中,大豐市公安局、大豐市檢察院不對驗人員、直接接觸者,以及多名涉事主管幹部進行追究,而是非法拘捕離任職工,刑訊逼供,並且秘密枉法判決。張漢斌不幸成為該案替罪羊獲刑三年零四個月。
24日,維權人士及張漢斌家屬舉標語再次喊冤“張漢斌無罪”、 “嚴懲真凶” 、“公民不做替罪羊”,並要求公然製造冤案的鹽城中刑二庭法官王新房(0515-69665596)無條件釋放公民張漢斌!張漢斌妻子楊萍電話:18961978311
據瞭解,2013年2月3日,因“中儲油”下級單位新海公司法人朱德偉跑路失聯,中儲糧鹽城直屬庫向警方報案,同時新海公司法人朱德偉因涉嫌在儲備油中參水被群眾檢舉揭發。
然而,直至今日,大豐市公安局、大豐市檢察院不但未對重大嫌疑人朱德偉以及涉事主管進行調查處理,反倒在2014年11月28日不出具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拘捕了早在2012年5月就被從巡查工作中調離了的職工張漢斌,以及另外一位早先離任的監察科科長李學富。
在2014年10月,大豐市檢察院僅以“失職”為由對張漢斌進行了控訴,控訴的唯一依據是證人證言,然而張漢斌的工作日志記錄完整清晰卻未被採納,日誌目前已經失蹤。
據張漢斌妻子和律師介紹:儲油摻水事件中的直接責任人始終未被檢舉追究,而大豐市公安局此次在沒有任何證據以及法律文書的情況下拘捕張漢斌,並對張漢斌進行了刑訊逼供!因為拒不認罪被秘密判決三年零四個月。其餘涉案的兩個人因為認罪態度較好只被判了緩刑。

 

24/4/2015       2015年4月24日中國各地公民、維權人士消息匯總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4/201504242343.shtml

我是高相林,今天上午律師前往南開看守所會見了杜燕萍,她的精神很好,對律師講,幾天時間已經適應了看守所的生活,目前還是零口供,在看守所裡已經見到李英貴、楊建英、許淑霞,希望律師轉告網友,謝謝網友的關注、關心和支持,相信我們無罪。

 

24/4/2015       四川家暴受害者李彥終審被判死緩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4/blog-post_563.html

2015年4月24日上午,四川省高院對因遭受家庭暴力而殺死丈夫的四川李彥,二審以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此前,李彥因殺夫分屍被兩審判死刑,2012年8月20日由四川省高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進入死刑覆核程式,消息一出引起全國各界人士的強烈關注,2013年年初,在死刑覆核關鍵時刻,各界緊急行動挽救李彥免死。
2014年6月最高法決定不核准死刑,發回四川省高院重審。經開庭審理,今日為最後結果。
重審判決,四川高院認為“在案證據能夠證明被害人譚勇在婚姻家庭生活中多次打罵李彥,對案件的引發存在一定過錯,李彥歸案後如實供述其犯罪事實,對李彥判處死刑,可不立即執行”。
4月24日重申判決結果一出,李彥的代理律所@眾澤婦女法律中心—-千千律師所在微博上質疑:重審二審還是給出了第二糟糕的刑事判決,思之再三,我們只能理解為是來自地方部門維穩的壓力所致。即便如此,施暴者家屬庭審大鬧法庭、攻訐辯護律師,庭前庭後圍堵、抓撓記者、相關旁聽人員的行為不僅違法事實明顯,更已涉嫌構成刑事犯罪,相關部門有魄力依法處理他們嗎?
據悉:該案被告人李彥,曾通過律師提交反家暴法草案個人意見,她現仍關心的是:《反家暴法》何時出臺?

24/4/2015       四川家暴受害女子殺夫案法院改判死緩    [BBC]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hina/2015/04/150424_china_abuse_victim

中國法院對李彥故意殺人案進行二審公開宣判,改判李彥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李彥在2011年被四川省資陽市中級法院一審判處故意殺人罪,處以死刑。
但去年6月,中國最高法院推翻了資陽市中級法院一審的死刑判決,併發回四川省高級法院重審。
四川省法院依法另行組成合議庭進行審理,並作出死緩判決。
二審判決
這起案件發生在2010年11月,李彥與其夫譚勇因瑣事發生糾紛,李彥持火藥槍槍管擊打譚某後腦部,致其顱腦損傷死亡,隨後肢解屍體拋棄。
李彥供稱,丈夫譚勇多次虐待她,用煙頭燙她的臉,砍掉她的部分手指,李彥曾因遭受多次毆打而向安嶽縣婦聯求助,也曾向安岳縣外南街派出所報警。
《新華社》報道說,二審法院認為,李彥因不能正確處理婚姻家庭糾紛,持槍管擊打丈夫頭部致其死亡,並分屍拋屍,其行為構成故意殺人罪,手段殘忍,後果嚴重,依法應予懲處。
原判認定事實和定罪正確,審判程式合法,但量刑不當,依法改判李彥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24/4/2015       獲釋女權人士立志做首位女同律師    [德國之聲]      http://dw.de/p/1FEAp

三八婦女節前,5名女權人士之一被警方帶走。多家媒體報導,北京警方曾向檢方提出申請,要求對這5人進行正式批捕,罪名是””聚眾擾亂公共秩序””。被拘留37天后,4月中旬,李婷婷、韋婷婷、王曼、鄭楚然、武嶸嶸獲得取保候審。

李婷婷在給華盛頓郵報一份聲明中表示,她希望政府能夠撤銷對她的指控,另外她將繼續為中國女性爭取公平:””……民眾現在對女權主義者瞭解更多,知道她們都做了些什麼工作。……在我們身上發生的事件,讓人們看到了中國真實的一面。許多外國人認為,男女平等在中國並不是問題。但這是被中國宣傳誤導產生的觀點,包括毛澤東講過的’婦女能頂半邊天’的說法,現在他們知道中國社會的真相到底是什麼。””
這幾名女權人士現今只能得到有限自由。《華盛頓郵報》指出,她們要定期去警局報告,不准離開家鄉也不能與記者接觸。代理律師之一梁小軍在她們獲釋後接受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強調說,這些女權活動人士是作為犯罪嫌疑人被取保候審,而不是被無罪釋放:””取保候審屬於強制措施。從表面上看這些人恢復自由回到家裡,但實際上卻只是有限的自由。按照法律規定他們必須隨傳隨到,不得串供,去哪裡都要報告。警方也會繼續對他們案件進行調查,如果發現她們有犯罪行為,隨時都可以進行逮捕。所以也不能說今後她們就一定不會受到起訴。””
在這份發給《華盛頓郵報》的聲明中,她還談到了被拘留的經歷,表示自己受到多達49次審訊,在審訊期間她曾經被強光照射,一次審訊長達8個小時。在審訊期間有員警數次向她臉上噴煙,也有員警侮辱他女同性戀的身份並罵她無恥。一個晚上她只被允許睡2個小時。
德新社指出,””女權五女””兩年前就因為組織公共抗議活動受到當局的注意。她們曾經組織過””帶血的婚紗”” 、””佔領男廁所””等活動,多家中國國家媒體均發表過相關報導。她們原本計畫在今年的3月8日在三個城市發傳單,反對公共交通工具上的性騷擾。不過在婦女節前夕,她們被警方帶走。這些年輕女性遭到逮捕曾 引起了國際關注和譴責。一些人已經把她們比作中國的””Pussy Riot””。””Pussy Riot””是由三名年輕女子組成的俄羅斯朋克樂隊,因在俄羅斯一座大教堂內進行反對普京的演出活動而受到審判。美國和歐盟都發出釋放她們的呼籲。這引起了中國當局的不快。
在這份聲明中李婷婷表示,她計畫要做中國第一名公開出櫃的女同性戀律師,這次的被捕經歷更加堅定了她這個決心,她正在研讀相關知識,她寫到:””能成為一名出櫃的同性戀律師有著特別的意義,既能鼓勵不敢公開承認自己是同性戀的律師,也能為同性戀者、雙性戀者及跨性別人群(Lesbian, Gay, Bisexual, and Transgender 縮寫LGBT)提供法律援助。”””

 

24/4/2015       女權五姐妹之一杭州武嶸嶸出獄後繼續連續遭北京員警騷擾精神幾近崩潰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4/blog-post_508.html

14.20左右,杭州女權人士武嶸嶸,遭到來自北京的員警繼續騷擾,被帶到酒店“瞭解狀況”,連續傳喚接近八小時。
據武嶸嶸說:來的人自稱是北京員警,沒有出示證件,拿著一張蓋了公章但沒有傳喚事由的傳喚證在武嶸嶸面前晃了晃,說是要傳喚她,但傳喚的內容還是之前的問題,傳喚的地點確是在杭州的“西軒酒店”。
該員警拒絕出示任何證件,聲稱取保侯審期間不需要出示證件。酒店房間被佈置成審訊的環境,八個多個小時的會面中,員警對武嶸嶸除訊問外,談話後期還拉上窗簾極盡辱駡。訊問內容被記錄為口供,並告知明天下午需繼續談話。
直到晚上22點39分,才讓武嶸嶸離開酒店回家。
據悉:而昨天員警也對嶸嶸進行了兩個多小時的“談話”,該員警要還求武嶸嶸第二天繼續審訊。
據武嶸嶸發在朋友圈的消息稱“訊問後期還對我極盡侮辱,並將筆錄作為口供記錄。他們這樣無恥的騷擾,我已經受不了了。”她在與友人的通話中哭了近二十分鐘。武嶸嶸哭泣著說“精神幾近崩潰,若明天見不到我,我就死了。”連續三天的恐嚇已給武嶸嶸身心造成極大的創傷,武嶸嶸還在用藥,健康狀況堪憂。

 

24/4/2015       衡陽案部分辯護律師對4月21日律師被襲擊事件的再聲明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4/421.html

2015年4月23日晚,新華網湖南頻道發佈報導稱衡陽警方已經查明4月21日衡陽市中級法院門口發生的律師被襲擊事件為“被害人家屬”與辯護律師“發生口角”進而“拉扯”。對此嚴重歪曲事實的不負責任的報導和衡陽警方可能存在的嚴重問題,我們有必要再次聲明如下:
一、被襲擊的三位辯護律師和一位律師助理當時均沒有與任何人發生口角,也沒有與任何人發生拉扯,四人均是被突然襲擊,且整個過程都沒有還擊。衡陽市中級法院門口的兩個監控攝像頭拍攝下來的視頻以及辯護律師張磊被襲擊前拍下的視頻可以充分證明這一點。
二、本案至今,發生了諸多不正常現象:
1、案件開庭前,衡陽警方曾“勸告”部分被告人家屬解聘外地律師。
2、案件開庭至今尚未到舉證質證環節,但開庭後連續多日有不明人士在法院門口打出辱駡律師的橫幅,橫幅中的多幅照片來自於本案偵查卷宗。
3、案件開庭時,發生多次旁聽人員有組織的針對辯護律師的鼓掌、起哄,喊叫把律師“趕出去”,經親屬指認,這些人多為警方人員。
4、我們發現該案偵查人員存在大規模刑訊逼供、證據造假,就此已經多次依法向有關法律監督機構控告、舉報。
5、通過對被告人在法庭上背靠背發問、比對證據,我們發現全案被指控犯罪除一起(已經被判處刑罰處理完畢)之外,其他所有被指控犯罪均與“周氏家族”(警方定義的黑社會組織、領導者)無關,多名被告人、證人庭陳、向律師陳述自己在刑訊之下無奈按警方要求將“周氏家族”牽入案中。
6、能證明多名被告人曾遭刑訊逼供的程式性檔被警方隱匿,拒不提交法庭。
7、本案開庭以來,衡陽警方每天都會安排一些員警到場旁聽,我們每天進入法院時也都能看見公安車輛或巡邏,或送員警前來旁聽,但律師受襲事件發生的當天上午,現場卻無任何公安車輛,律師受襲後報警,員警出警速度明顯遲緩,出警到現場時,肇事者已全部不在現場。
8、受襲律師證實遭襲事件起始時間為4月21日上午8時15分前後(監控視頻可以佐證),第一次報警時間為8時18分,而警方卻對媒體聲稱,律師遭襲時間為8時24分,報警時間為8:28分,有意推卸出警遲緩的責任。
9、肇事者已涉嫌尋釁滋事、故意損壞公私財物罪、侮辱、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中數罪或一罪,而衡陽警方通過媒體發佈消息時不僅有意偏袒肇事者且試圖讓毫無責任的被害律師為案件承擔責任。
10、衡陽警方此次通過媒體發佈消息,其歪曲事實與故意混淆視聽的手法,與其在“周氏家族”案件發生時通過媒體誇大宣傳虛假事實如出一轍。
基於以上十點,我們認為,衡陽警方已不能依法公正履行職責,我們要求,衡陽市警方將律師被襲案件移送上級警方或者異地警方偵辦。
三、多名律師履行職責期間在法院門口遭到有組織的襲擊,這是一起十分重大的法治事件,舉世關注。律師能否安全的執業,事關律師行業命運,事關律師制度安危,事關國家基本司法制度安全,如果事件不能得到妥善處理,將會開創對律師肆意傷害的惡例,將置全體中國律師于不安全之中,如此則法治全域將面臨坍塌之危險。
四、我們希望,公安部、最高人民檢察院、司法部、中華全國律師協會能夠組成聯合調查組對此次律師受襲事件展開調查,及時妥善處理,以維護律師執業安全,保障律師執業權利,保障司法制度順利運行。
北京問天律師事務所律師:周  澤
北京聖運律師事務所律師:王  甫
北京聖運律師事務所律師:金宏偉
北京惠誠律師事務所律師:王  興
山東成思律師事務所律師:李金星
北京同翎正函律師事務律師:張磊
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律師:周立新
重慶者羽律師事務所律師:遊飛翥
山東金福律師事務所律師:劉金濱

2015年4月24日

 

24/4/2015       天津維權人之女在京遭房東猥褻 父親許乃來反遭員警追查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5/0424/12275.html

昨天,天津維權人士許乃來9歲的女兒許嚴之在北京的租住地遭房東李陰海猥褻,許乃來報警求助後,與今日淩晨兩點刑警介入,查指紋,抽血,但不抽犯罪嫌疑人的血!卻要查許乃來的指紋和血,被許乃來拒絕。

今晨,網友張炎消息稱,現在許乃來還在派出所!刑警已經介入了!查指紋!抽血!不抽犯罪人的血!卻要查許乃來的指紋和血!許乃來拒絕了!邢警正在進行中……,憑現在的技術多年前的DNA都能查出來!怎麼刑警說現在的技術查不出來!評:刑警大叔你一天就知道吃飯啊!
據瞭解, 許乃來是天津的一名殘疾維權人士,因為自己的住房遭遇強拆而開始上訪維權。在17大時,他因維權被以“故意傷害罪”判刑一年六個月;2013年5月,他又因與30余人向美國飆風災民捐款被以“尋釁滋事罪” 判刑一年;今年10月,他又因參與聲援香港占中被警方刑事拘留。
而許乃來此次被刑拘時,他的八歲女兒許嚴之也隨其一同被捕,拘押於北京豐台雲崗派出所內。期間,孩子因為恐懼而哭鬧不止。嗣後,員警趁孩子哭累的時候,強行將她從父親許乃來的懷中搶走並送到了北京市朝陽“未成年人救助中心”。
許乃來獲釋後,強烈要求女兒許嚴之回到自己身邊,由自己照料及教授學習,但是警方卻嚴詞拒絕。經過維權人士的努力,最終在他們父女分離80多天后團聚。但由於公安局作梗,房東讓他限期搬家。今年的4月22日,許乃來再次發出搬家的資訊說:”今天是第三次搬家了,距離上次般家僅五天。今天這家房東對我提出的要求,同上一房東提出的差不多禁止會客,且不提供網路,談好的一些基本設施也拒絕提供,而且說了很多難聽且刺激人的話,最後乾脆說我只要會客就把我東西扔出去!原因是安全局的人;朱家墳派出所匪幹警找房東,不讓房東租房給我,同時證實經常看到的一人是安全局的人是真實的,沒想到的是我父女一直被監視著,更被限制居住!”

 

24/4/2015       學運領袖熊焱圖闖關 經港回鄉探親失敗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HK-immigration-04242015095606.html

曾公開致函國家領導人的八九學運領袖熊焱,週四(23日)晚企圖經香港返大陸探望病危母親失敗,在香港機場被拒入境,週五(24日)被遣返美國。民運領袖王丹,以及香港支聯會譴責事件。

流亡美國的八九學運領袖熊焱,因無法獲得簽證回大陸,決定持美國護照通過香港申請落地簽證,返湖南省的家鄉探望病危的母親。熊焱於週四晚上8點多,從美國西雅圖飛抵香港機場,但入境時被拒絕,至週五上午遣返美國。
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在得悉事件後前往機場協助,與被帶到機場一所房間的熊焱通電話。蔡耀昌對本台說,熊焱來香港前並沒有告訴他們,或許是希望低調地進行,避免過多的焦點而失去探望的機會。不過,也許沒有想過這樣的方式也會被拒絕。
蔡耀昌指出,事件中,特區政府有否因受到任何指令而拒絕熊焱入境,他們無法得知。他又說,六四20周年那一年,熊焱能成功來香港並參與燭光晚會,若出於政治因素而拒絕這次入境,蔡耀昌則認為是不合理的做法。
他說︰中國政府的處理,我們認為是不合法、不會理、不合情。無論是以前在通緝名單,還是已經不在名單上,例如王丹,這方面中國政府絕對是要受到譴責。香港特區政府,我們當然不知道到底是否受到中國政府的指示,如果是受到指示,這也是對一個兩制,即基本法說香港有獨立的出入境管制的權力,這方面令人失望。
本台向入境事務處查詢,對方以書面形式作出回應,稱入境處不評論個別個案,又指入境處在處理每宗入境個案時,均會依據法律和既定入境政策,在考慮訪客是否符合一般入境規定後及按個別個案的情況,作出批准或拒絕入境的決定。
近年,在臺灣生活的民運人士王丹對記者說,時光流逝,父母總有年老的一天,總有不能自由行動的一天。他跟很多一直漂泊外國的民運人士一樣,都希望回到大陸跟家人團聚。
流亡海外的熊焱,亦只是想回國探視病危的母親,盡最後的孝道,單純出於人道立場,王丹不明白為何大陸當局還是要阻止。
他說︰我們父母可以出國來探望我們,但隨著時間流逝,他們慢慢年事已高,變成白髮人看黑髮人。所以,我們當然希望可以回到大陸去,不一定說回去就是從事政治活動,探視是最基本的人道,中共連這個都不允許,連探親這樣的事,都不敢放開一個口子。給外界提出一個很大的問題,為什麼她沒有自信到這種程度?
發放熊焱被拒入境香港消息的海外民運組織“中國民主聯合陣線”理事長汪岷,向外媒表示,熊焱返回美國後舉行新聞發佈會。
1989年被大陸當局列為21名學生領袖通緝犯之一的熊焱,其後流亡美國,並擔任美國陸軍牧師。過去曾申請簽證回中國,但遭拒絕。熊焱最近得悉在湖南的76歲母親病危後,曾發表致習近平和李克強的公開信,也致電中國駐休斯頓領事館,希望給他簽證回國探望病危的母親,但一直沒有得到回覆。

 

24/4/2015       民主人士顧志堅逝世各界悼念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4242015102624.html

蘇州政治異見人士顧志堅本週四去世,追悼會將於週六舉行。而當局已經提前對部分準備前往參加的線民進行了限制。顧志堅的離世令不少朋友感到悲傷,紛紛在網上悼念,有人誓言會將民主之路繼續走下去。

蘇州政治異見人士顧志堅因晚期肝癌於週四病逝,得年42歲。

顧志堅的妻子申梅芳隨後發佈訃告:中國當代啟蒙學者、網路作家顧志堅先生,于2015年4月23日14點29分因病在蘇州家中離世,年僅42歲。顧志堅生於1973年2月7日,江蘇蘇州人,生前顧先生關心中國社會進步事業,嚴於律己,關愛他人,辛勤筆耕,為推進中國社會文明和法治進程嘔心瀝血,顧志堅先生的追悼會和遺體告別儀式將在2015年4月25日上午9點在蘇州市殯儀館舉行!
申梅芳週五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部分準備於翌日前來參加追悼會的網友已經遭到了警方的限制。

 

24/4/2015       炎黃會議楊繼繩退出編輯部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4/201504250125.shtml

今天上午的炎黃會議,新聞出版總署給炎黃下達書面警示書,說1期違規8篇,2期違規11篇,3期4期都有違規,一共違規37篇。
警示書依據1997年的出版總署的部門條規,有15個方面文章必須備案(審查)。3期違規7篇,4期違規9篇,是出版署的部門行政規定。
新華網找楊繼繩談話,要求他4月退出編輯部,談判後新華社同意楊繼繩6月份退出編輯部。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