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4/2015 于世文被起訴獄中來信。聖觀法師、黃芳梅案辯護詞。關注宋澤、謝文飛、唐荊陵、袁朝陽及王清營案。訃告:顧志堅病逝

  23/4/2015       于世文案起訴書首度公開 律師斥案件 … 繼續閱讀 →...

 

23/4/2015       于世文案起訴書首度公開 律師斥案件系政治迫害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4232015101950.html

前中國89民運學生領袖于世文因組織民間公祭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去年5月在鄭州被捕。本週三,他的代理律師終於拿到了對其“尋釁滋事罪”的起訴書。律師表示,起訴書中的控罪與事實不符且極其荒唐,是赤裸裸的政治迫害。律師預計本案將於5月上旬開庭審理。

去年因舉辦“六四公祭”而被捕的前八九學運領袖于世文於今年2月被鄭州檢察院以“尋釁滋事罪”起訴至法院,經過兩個多月,本週三,于世文的代理律師首次獲准閱卷,並拿到了起訴書副本。

起訴書指,于世文在活動結束後接受海外媒體採訪,並提供了包括42個列印簽名的公祭詞在內的公祭活動相關資料,但于世文未事先征得部分簽名人員的同意或授權。而活動被包括本台在內的28家媒體報導後,引發大量線民點擊、觀看、評論及分享,造成公共秩序嚴重混亂。
起訴書披露後,于世文的妻子陳衛在網上發佈了說明,強調2013年第一次公祭時所有簽名者都徵求了意見後才簽上,後由於警方阻撓,很多人未能到達公祭現場。2014年出於保密考慮,簽名才未徵求所有人意見,事後也無人提出異議,只有邵晟東因不同意公祭詞提到的回到八十年代而發表聲明,不同意簽名,但他並不反對公祭。
一名六四公祭參與者也向本台表示,他們同意簽名,所謂的控罪是當局對敢於衝破禁忌的于世文的構陷。
于世文的代理律師張雪忠週四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無論是簽名問題還是于世文接受媒體採訪,相關報導獲線民點擊閱讀都不構成犯罪,這是赤裸裸的政治迫害。
“這些人如果有人反對,認為于世文沒有經過同意,把名字放在拜祭活動的參與者中,也應該是他們之間純粹的民事糾紛,和犯罪是毫無關係的。而所謂的點擊量,是指公祭活動的照片、報導、或者相關的資訊,這些資訊中,涉及到參加者名單的事非常次要的部分。本身拜祭死難者是中國傳統習俗,完全是正當的,他把這些資訊放到網上或者接受採訪,不管有多少人點擊,也和犯罪毫無關係。為什麼人們在網上點擊一個檔達到幾千次或者幾百次就擾亂了社會秩序?這怎麼可能對社會秩序有什麼擾亂?如果說有什麼擾亂,也就是當局肯定認為這些事件不應該被提及的,他們認為這是政治上的禁忌,從這點來講,他的刑事指控本身就是政治迫害。因為它(六四公祭相關報導)和新華社報導被人點擊唯一的區別就是內容。”
張雪忠直言,中國的傳統就是“死者為大”,拜祭的文化傳承千年,且于世文等人拜祭的也並非罪大惡極之人,其中甚至還包括中共的前領導人。這樣的活動也被視為犯罪,實在是太過荒唐。
消息在網上也引發不少民眾關注,維權人士劉沙沙在推特上寫道:于世文起訴書的意思是,“尋釁滋事”不是指野外公祭,而是在網上發佈消息,被熱傳,這算是網路尋釁滋事開山重案?
線民“rivermountain”也說:真荒唐,于世文被抓是因孟建柱要求“固定證據,依法處理”,可這證據固定的太可笑了。線民在境外媒體的網站上點擊、觀看、評論及分享對“公祭趙紫陽活動”的相關報導,怎麼就能造成中國大陸的“公共秩序嚴重混亂”呢?你國不是有GFW的嗎?這麼說來外國人使用外國網站也能構成對中國尋釁滋事了?
于世文的另一名代理律師馬連順週四向本台表示,當局把這些莫須有的罪名強加到于世文身上,目的是希望阻止人們談論“六四”。
“他們不想人們紀念六四,不讓人們懷念趙紫陽和胡耀邦,所以他對敢於做這些工作的人痛下殺手,然後嚇別的人,讓人止步。”
于世文是廣州支持天安門民運的發起人和組織者之一,在“六四”事件後,于世文曾被監禁一年零六個月。2013年4月,于世文與陳衛等十幾人在河北正定縣舉行了中國大陸首次民間公祭六四的活動。

23/4/2015       鄭州六四公祭案罪名及證據被嚴重質疑    [美國之音]        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latest-development-of-yu-shiwen-case-20150423/2731304.html

引發國際社會關切的河南鄭州“六四公祭案”的辯護律師表示,當局指控其當事人的 “尋釁滋事罪”的罪名和證據都站不住腳。前廣州六四學生領袖于世文的律師在該案被起訴兩個多月後,至今才得以閱卷,拿到起訴書副本。
鄭州六四公祭案罪名及證據被嚴重質疑
公佈在網上的對於世文起訴書的影印件顯示,案件2月11日被起訴到鄭州管城區人民法院。在隨後的幾個月裡,法院既不發起訴書副本,也不許辯護律師複製案卷。辯護律師幾次因于世文患有高血壓、兩次中風、抑鬱症等嚴重疾病,申請取保候審也都被拒絕。
2014年2月2日農曆新年初三,于世文和妻子陳衛等約30人在河南安陽滑縣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老家附近的黃河大堤舉行“公祭六四英烈,緬懷耀邦紫陽”的活動。公祭結束後,于世文等人將現場照片上網。隨後幾個月都沒有遇到麻煩的于世文和陳衛在六四25周年前夕的5月23日失蹤,後來被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拘留。同案共有10人陸續被拘捕,在外界持續不斷的關注下,截至今年2月都先後獲釋,只有于世文一人被起訴。
檢察院的起訴書表示,活動結束後,被告人接受美國之音記者的電話採訪,並向外國媒體提供了公祭活動的相關資料。上述內容被報導後,引發線民大量點擊、觀看、評論和分享,造成公共秩序嚴重混亂。
于世文辯護律師之一的張雪忠星期四下午對美國之音表示,于世文等人在郊野按照民間習俗祭拜胡耀邦、趙紫陽以及其他六四亡靈,行為是合法的,後來將照片上網也不違犯任何法律。他說:“這件事本身是正當的、合法的。在網上公佈這些資訊,包括圖片或者是視頻,包括接受採訪,同樣也是合法的。因為他公佈了這些資訊,被人所知曉,或者說點擊相關的網站就構成犯罪,我覺得,這個簡直是,不要說在法律上站不住腳,這完全是違背了人的理智,基本的常識都沒有。”
曾任華東政法大學副教授的張雪忠因敢於抨擊時政2013年12月被解聘。曾代理多起敏感案件的張雪忠表示,讓人難以理解的是,一個消息在網上引發網友點擊,即便是大量點擊,如何能夠造成公共秩序混亂。他說:“一個資訊在網上被人點擊,它怎麼能夠引起社會秩序的混亂呢?比如說,人民網、新華社,或者中央電視臺在網上發一條資訊,然後有很多人點擊,為什麼點擊它們的東西就不是造成了社會混亂,點擊這個公祭的圖片和報導就成了引起社會的混亂呢?”
張雪忠表示,在從法律上無法解釋對於世文的罪名指控和證據之後,于世文的案件很顯然的是一起政治迫害,是迫於六四25周年的政治大環境。他說:“這兩者在網上點擊的行為沒有區別,如果說有區別,就是內容的區別。一個是讚揚中國政府,一個是涉及到中國當代歷史上一個比較重要的歷史事件。這兩者的區別,恰恰才是于世文被指控犯罪的根源。從這個來看,這個案件完全就是政治迫害。”
美國之音記者星期四下午致電鄭州管城回族區人民檢察院,接電話的女士在聽完記者的詢問後表示,檢察院定罪是依據刑事訴訟法相關條款規定,法院會依法審理于世文的案件。
于世文案被起訴前,曾因“部分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被檢察院兩次退回偵辦此案的鄭州公安局二裡崗分局,要求補充偵查。
張雪忠律師表示,目前還沒有于世文案何時開庭審理的消息,估計有可能會在5月。
前六四學生領袖于世文的案件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美國國會與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在2014年的年度報告中幾次提到于世文案。此外,有美國聯邦眾議員今年2月初致函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對於世文案件表示關切。

 

23/4/2015       獄中感言(于世文)    [中國人權]      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27550

為六四幾次坐牢都沒有前科,感到很委屈,這一次終於起訴了,我很坦然,也很榮幸,終於為六四實質性做出了一點努力!從內心裡一直覺得欠六四太多太多。這是昨天接到起訴書的第一想法。我們成立了家庭,有了自己的寶貝女兒,得到了幸福,可以說我是六四的受益者。而六四那麼多人永遠倒下,有的人長期服刑,有些人一直在漂波,已經到了我應該回報六四的時候了。一句話,輪也輪到我了。

起訴書僅指控我一個人,而最初被非法羈押的達十人,號稱“十君子”,由於全國網友大量聲援,維權人士的不懈抗爭,律師團隊的艱苦工作,使九人被當局無奈先後釋放,在我的內心也感到很高興,很從容!在此要感謝網友、維權人士和律師團隊!
我將在庭審中保持沉默,因為對我的審判是非法的,這種法庭本身也是非法的。起訴的所有指控也是非法的,他們沒有或者已經喪失了審判的資格!我鄙視這場鬧劇式的審判,所以將一言不發!
于世文 2015年4月23日
於鄭州市第三看守所
(附:于世文獄中親筆信)

23/4/2015       于世文獄中來信:我鄙視這場鬧劇式的審判    [博訊]

幾小時前,友人傳給博訊網一份信,此信是來自身陷囹圄的于世文先生,他對即將開庭審判表達了自己的意見,字裡行間可見一位鐵骨錚錚的好漢擲地有聲的呐喊,讀來讓人感動萬分,現公佈出來,以慰讀者。
于世文妻子、前八九學運領袖陳衛在會見於世文之後,感動地表示:我覺得這個在鐵欄之內的人,形象無比高大,內心無比強悍,思想無比活躍,我們應該為他早日得到自由而加倍努力,為平反六四和中國的民主化勇往直前!

 

23/4/2015       劉正清律師:黃芳梅案——案號(2015)鄂武漢中刑初字第39號案辯護詞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4/201539.html

辯護前提醒合議庭及公訴人:此案雖小,但國際影響很大,我相信今天的視頻會忠實地記載這一激動人心的歷史時刻!我堅信:在不久的將來有人會重新審視此案打開今天的視頻,面對著今天的視頻,我們可以在我們的兒孫面前拍著胸脯自豪地說:我挺直了我的脊樑!頂住了壓力!堅守一個法律人的道德底線!我問心無愧!

審判長、審判員:
我依法接受黃芳梅的委託擔任其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的一審辯護人,現發表辯護意見如下:
本辯護人認為《起訴書》指控黃芳梅犯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沒有事實和法理根據,依法不能成立。
一、首先從證據方面分析
控方曾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退回偵查單位補充偵查(說明:起訴書稱“本院於2014年10月31日退回補充偵查。”好象是退補一次,但本辯護人于2014年12月15日到武漢市檢察院閱卷時無退補材料,2015年2月6日到武漢市中院來辦理法律手續及閱卷時,有第一次退補材料,然而,昨天[2015年4月20日黃芳梅的另一辯護人劉浩律師又交給我的另一退補材料]——武漢市公安國內安全司法鑒定中心《電子證據檢驗報告書》和2015年4月9日對蔡從富的《訊問筆錄》。如此看來本案是經過了二次退補偵查)。本辯護人在查閱偵查單位的退補後所補充的所謂偵查材料,仍然無法證明黃芳梅犯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要特別說明的是:武漢市檢察院在2014年10月31日《關於徐志強8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補充偵查提綱》“經審查,本案應補充以下證據:1、本案起訴意見書稱五犯罪嫌疑人進行‘同城飯醉’聚眾活動,請補充說明該聚眾的性質、特點和該聚眾的相關證據;2、進一步補充黃芳梅參加‘同城飯醉’聚眾活動的相關言行證據,繼續補充其在本案中有哪些煽動顛覆的幫助行為的證據,印證其在主觀上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故意及實施了哪些客觀行為;……”。然而,偵查單位為了補充:‘同城飯醉’聚眾活動及聚眾的性質、特點和相關證據,竟然是其自己出具的《“同城飯醉”活動背景及我市活動相關證據情況》(下簡稱“《情況》”)——這是多麼的荒唐可笑!及隨意拼湊“證據”!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從法理上講,控方的職責是收集證據,而不是自己製作“證據”認為某某資料是什麼性質。倘若控方出一紙“證明” 或者什麼說明之類的東西,上面作些說明就可以成為“證據”,而被法院採信,那麼公安機關和檢察機關還去“取證”幹什麼?一張張“證明”信開出不就完事大吉了,譬如判處一個人有盜竊罪就不用去搜取什麼“贓物”只要公安局出一紙“說明”,“證明”該人偷盜汽車,再由工商管理局出具一紙“說明”,“證明”該人偷盜並販賣汽車,此兩項“證明”就可以將該人定為“盜竊罪”,這種邏輯可以嗎?
在此略舉一、二例說明該《情況》從法理上不能成立及其隨意性:其一、如該《情況》提到“境外敵對分子王仲秋(網名:李一平)提出‘小圈子’策略”,是誰界定了或者說有生效的法律文書認定了王仲秋是境外敵對分子?且不說‘小圈子’策略是否存在,就算存在,那麼有何證據證明其‘小圈子’策略與武漢同城朋友們聚餐有關聯?其二、該《情況》稱“活動內容,主要是:維護權益、交流維權資訊、上訪方法等;關注敏感事件、議論熱點話題,如‘薄熙來審判’、呼籲‘廢除勞教制度’……”這些與犯罪,與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風馬牛不相及!難道議論一下薄熙來審判也夠成犯罪?這個臭名昭著的勞教制度不是已經廢除了嗎?議論一下不是更能彰顯現任國家領導人的偉大、光榮、正確嗎?!有何罪之有?!
綜上,控方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退回補充偵查,那就表明,至少在做出補充偵查決定的時候,檢察院是認為本案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的,那麼,從補充偵查卷的全部內容來看,偵查部門沒有補充任何有價值有意義的證據,故還是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但是公訴人卻悍然起訴,該補充偵查卷不僅不能證明黃芳梅有罪,反過來足以證明公訴人是在徇私枉法,也足以證明,本案到目前為止,至少在證據方面是仍然是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的,所以,黃芳梅完全無罪。
二、從法理方面分析
1、黃芳梅主觀上沒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故意。
黃芳梅電話約朋友吃飯事先並不知道聖觀法師會講反共經歷(說明:就算是聖觀法師講了反共經歷等內容也是屬於言論自由的範疇,不構成犯罪!),其目的是朋友間的吃飯增進友誼,而非煽動他人顛覆國家政權,因此黃芳梅主觀上沒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故意。
2、黃芳梅客觀上也沒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行為。
黃芳梅無論是在飯局上還是在聽師傅的講座中未發表任何言論,其電話約朋友吃飯不僅不夠成犯罪,而且是公民最基本的權利,任何機關任何人不得侵犯!
三、本案《起訴書》雖未指控黃芳梅發表了何言論,但其獲罪是因徐志強發表了“反共經歷”“習近平2019年會解體中共,實行民主共和”的言論,因此這就涉及到言論自由的問題。
1、《起訴書》的指控混淆了公民言論自由與犯罪的界限
《起訴書》指控的這些事實,屬於言論自由的範疇。是公民依據《憲法》及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享有的基本人權。《憲法》第35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第41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對於任何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有提出批評和建議的權利”。《世界人權宜言》 第19條規定:“人人有權享有主張和發表意見的自由,此項權利包括有主張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過任何媒介和不論國界尋求、接受和傳遞資訊和思想的自由”。
辯護人認為:徐志強、黃芳梅作為中國公民,即便其所發表的言論被證明是錯誤的,也仍然屬於公民的言論自由範疇,是在行使《憲法》所斌予的言論自由權,而不應認定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2、《起訴書》指控的這些事實(言論)並沒有對國家安全構成“現實而緊迫的威脅”,不應認定為犯罪。
雖然言論自由在一般情況下不容侵犯和剝奪,然而如果言論直接危害了國家安全,則可以受到禁止,這也是《刑法》規定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法理基礎。但是認定某種言論是否構成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則應受到嚴格的限制,否則就可能侵犯人權。目前在國際上得到公認的《有關國家安全、表達及獲取資訊的自由的約翰尼斯堡原則》第6條規定:“只有當一個政府可以證明以下事實存在,言論才可能以危害國家安全受到懲罰:l、該言論是有意煽動即刻的暴力行動;2、該言論有可能會引起這樣的暴力行為;3、在該言論與暴力的可能性或出現之間有著直接而且即刻的聯繫。”這一原則概括為“現實而緊迫的威脅”原則,即只有當言論對國家安全構成“現實而緊迫”的威脅時,才能構成犯罪。本案,《起訴書》的這些事實並沒有任何煽動即刻的暴力行為的言詞,客觀上也不可能引起這樣的暴力行為,對於國家安全顯然構不成現實而緊迫的威脅,故不應被認定為犯罪。
3、《 起訴書》 指控“徐志強、黃芳梅以造謠、誹謗的方式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純屬莫須有的無稽之談!自相矛盾!自打嘴巴!
所謂“造謠”是指:“為了達到某種目的而捏造消息,迷惑群眾”; “誹謗”是指:“無中生有,說人壞話,毀人名譽”;既如此,《起訴書》說“徐志強自稱‘反共和尚’,大肆宣揚其過去的反共經歷……”豈不是“無中生有”“捏造消息”?!怎麼可能它又成了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事實呢?
最後本辯護人要說的是:
我們作為法律人(含合議庭成員及出庭公訴的公訴人)能經辦此案,是揚名立萬可遇不可求之萬幸!面對強權和某些利益集團借“維穩”“保政權”之名,誇大敵情、虛報戰功、邀功請賞、騙取維穩經費而肆無忌憚地破壞法律之際,若本案經辦法官能秉承法律人基本的良知和道德勇氣,堅守《刑訴法》第5條“獨立行使審判權,……不受行政機關、(任何)社會團體和個人的干涉。”,判處徐志強、黃芳梅無罪,雖然你們可能會因此賦閑,但一個萬人稱頌的偉大法官從此誕生!此必將成為世界人權史上的一段佳話而美名遠播!當周永康及其餘孽之陰霾散去,中華民族迎來自由、民主、法制的那一天,你們功不可沒!人們銘記於心!你們也將名垂青史!
黃芳梅的辯護律師:劉正清
2015年4月21日

23/4/2015       劉浩律師:辦案記——黃靜怡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    [新公民運動]        http://xgmyd.com/archives/17021

2015年4月20日,為徐志強(聖觀法師)、黃芳梅(黃靜怡)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我,@中國劉浩律師,與@劉正清律師,趕到湖北省武漢市第一看守所,共同會見了黃女士。
2015年4月21日,本案在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第11法庭開庭,從上午9:00持續到下午4:00,中間12:00~13:30,用餐,休息。旁聽席僅僅一排,十幾個座位,除了黃女士的妹妹與兒子以外,有關負責人參加了旁聽,聖觀法師的親屬與弟子沒有參加旁聽。
師徒二人慈眉善目,神清氣朗,發言儘管屢被打斷,還是努力還原了兩次聚會均系談佛說禪的真相。黃女士坦然中稍含悲憤,聖觀法師安然中盡是深沉。共赴牢獄之災,師徒情懷正是仰之彌高,鑽之彌堅。
我與@劉正清律師,以及聖觀法師的兩位辯護律師,均作無罪辯護。 在調查階段,我申請所有的證人出庭作證,申請調取諸多新的證據,例如相關通訊記錄,警方現場錄影,等等,均未獲允。 在辯論階段,我主要從黃女士不是本案據以指控的兩次聚會的聯絡者、組織者;聖觀法師作為“維穩和尚”,堅定支持習總書記領導的中國共產黨依法治國的執政主張與執政地位;聖觀法師關於“習總書記2019年解體中國共產黨,實行民主共和,恢復中華民國”的民主言論,屬於分析預測,屬於對中華民國民主共和政體的借鑒研究,屬於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代表大會制政體的改革建議,沒有改變人民民主專政的國體,沒有改變人民當家作主的社會主義制度,而非造謠、誹謗,更非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党國,党不代表國,等等,諸多方面發表辯護意見。
在我為聖觀法師辯護時,審判長詢問我究竟是誰的辯護人,我反駁強調,聖觀法師被指控為本案主犯,黃女士被指控為本案從犯,主犯無罪,從犯自然無罪,我為聖觀法師辯護,就是為黃女士辯護,遂得允許,繼續為聖觀法師辯護。
至於聖觀法師被指控披著宗教外衣進行反共,我反駁強調,聖觀法師是以佛家大慈悲心度民主人士,撫慰他們的激進浮躁之心。
最後,總結自己的辯護陳詞時,我指出,現實的案情足以顯示支援習總書記依法治國的佛教徒黃女士無罪,支持習總書記依法治國的習總書記的老鄉聖觀法師無罪,未來的歷史必將審判我們每一位! 在第二輪辯論時,我再次強調,黃女士與聖觀法師的陳述應以當庭發表的質證意見為准,希望在座世俗中人能夠儘量理解師徒二人的佛教信仰與大慈悲心,希望法官能夠從歷史的高度與良心的深處,摒除黨派紛爭與個人偏見,獨立、客觀、公正地對待、審判本案,不要做新時代的荊州劉表、江夏黃祖!遺憾的是,最後八個字,被法官打斷,跳到喉嚨口,還是忍著咽下了大肚子。
“顧六翮之殘毀,雖奮迅其焉如”,搜腸刮肚,斷斷續續念叨著《鸚鵡賦》,2015年4月23日下午,我按照百度的提示,千回百轉,終於越過龜山,在南麓覓到彌衡墓。遙想曹操當年,曾借荊州劉表與江夏黃祖之手,除去名士彌衡。彌衡裸體擊鼓罵曹,聖觀法師與黃女士可是擁護習總書記依法治國的啊!何況,黃女士作為聖觀法師的弟子,盡地主之宜,行弟子之禮,陪師傅吃飯,聽師傅講佛,何罪之有!
彌衡作賦的芳草萋萋鸚鵡洲,早就沉淪江底。彌衡獨立高傲的屍骨,一定追江入海。彌衡大筆揮就的鸚鵡賦,兩千年來一直激蕩著大江東去。拍欄望墓,一時不知為誰神傷! 返穗途中,感慨系之,謅曰: 謁彌衡墓—黃芳梅、聖觀法師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辯護記 大江東去 滔滔歸海 鸚鵡難尋 何處表白 薄周已除 舉國歡慶 誰來借刀 竟向佛僧 再附登黃鶴樓留句 登黃鶴樓—黃芳梅、聖觀法師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辯護記 七律新韻 @中國劉浩律師 梅黃囹圄難相見 病好曲直且任評 黃鶴樓高迎日月 長江水遠入山空 紅塵滾滾來還去 綠草搖搖死複生 南下白雲何又北 飄飄疑是苦芳容

 

23/4/2015       張磊律師:會見宋澤記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4/blog-post_685.html

因為在衡陽被打,所以已經持續一個月的衡陽案短暫休庭,我得以回到北京處理一些事情,其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去會見宋澤。
宋澤這是第二次做我的當事人了。第一次是2013年的“新公民運動系列案件”,當時他被羈押在北京市第三看守所半年時間,後取保候審釋放。而在此之前,他因為闖黑監獄解救被非法拘禁的訪民,被關押到豐台區看守所37天,而後轉監視居住半年,期間飽受酷刑折磨,慘遭各種淩辱。
但是宋澤是一個堅定的理想主義者,每次出來後仍然繼續做公義的事情。
這次被捕,是因為“新公民運動系列案”被判刑的袁冬出獄,作為同仁,宋澤和其他一些人前往監獄迎接,眾人舉牌拍照歡迎袁冬出獄,時值HK事件發生,於是眾人皆被拘留,後來陸續釋放,留下了宋澤、王永紅、李玉鳳三人被移送大興區檢察院審查起訴,案件已經退回補充偵查一次。
宋澤在去年10月12日被拘留後,在整個偵查階段公安和看守所一直非法拒絕律師會見,我曾三次前往要求會見,皆被非法拒絕,控告也無用。直到第四次要求會見時,案件已經到達了檢察院,才與宋澤見到。
今天是我第二次會見宋澤。當我到會見接待視窗提交手續要求會見時,辦事員把我的律師證資訊輸入電腦後,仿佛電腦彈出了某個資訊,然後,辦事員叫了他邊上的警員說張磊能見宋光強(宋澤本名)嗎?然後就讓我等,然後又是各種電話請示。我只是等,等著他們出什麼花招,我當時想到了會否以我與案件有關為由非法不准我擔任宋澤的辯護律師?這種藉口北京市公安局已經用得駕輕就熟了,我想著,一旦是這種結果,那免不了又會有一場戰鬥,於是我直接在邊上坐下,等著他們請示結果。
陽光照進我坐等的走廊,柳絮一片片的飛舞著,從我所坐的走廊延伸過去,就是監室,只是中間隔著多道鐵柵欄門,我的腳下,就是陽光的盡頭,陽光照不到裡面,陽光,照不到宋澤。
半小時左右,警員出來告訴我,可以會見。我稍舒了一口氣,站起來,等候宋澤出來。
幾分鐘後,我看到宋澤遠遠的,慢慢的走過來,他的頭髮短了(他2013年在北京市第三看守所關押半年,一直拒絕剪頭髮,我上次會見他時,他也一直拒絕剪頭髮,所以我看到他頭髮短了時我知道肯定有不尋常的事情發生,果然,後來會見時他告訴我是前段時間被強行剪掉了),穿著還很厚的棉號服,由於不准戴眼鏡,高度近視的眼睛因看不清楚周圍而顯然很沒有精神,神情憔悴困倦,慢慢走近,我發現他的腳上居然被戴著腳鐐!我鼻子一酸,眼淚差點掉下來。他們,就這樣對待我們這個國家最優秀的年青人,他們就這樣對待這個國家的良心犯!
宋對一開始並不願意談起為什麼會被戴腳鐐,他只是低著頭聽我講話,很遲疑的偶爾回我一句,當我說起他母親的病情時,他眼圈泛紅,眼角出淚。
交談了一會兒之後,他才慢慢有了一點兒狀態。才告訴我,他在裡面經常被戴戒具懲罰虐待,管教總是找各種理由給他加戴戒具,這次已經戴了十多天了,除了腳鐐之外,還有連續十多天24小時手銬定鐐,就是銬上後兩隻手只能緊緊的挨著,十多天下來,他的雙手浮腫,臉也浮腫,根本沒有辦法睡好,所以才會非常的沒有精神。
宋澤告訴我,他已經完全適應了看守所裡的生活,沒有任何問題,他現在決定篾視看守所的不人道的管理規定,他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並且無懼因此而被到的懲罰虐待,他甚至笑著說,看守所我已經待得差不多了,下面該去監獄體驗體驗了。
我說我認為你這次到不了監獄,因這這個事情根本上不了法庭,這樣的事情和所謂的證據起訴到法庭,會是對中國法律的羞辱。
我們甚至都沒有談案情,因為那根本就不需要談,而宋澤在偵查階段也至始至終都是零口供。
我告訴他,王成生了兒子,他笑了。我告訴他,張寶成出獄了,並且和一直等待著的女友結婚了,他開心的笑了。他非常關心的問許博士的情況,我告訴他許博士一切正常。我每次會見他,包括以前他被關在北京市第三看守所的時候,他都會問起許博士的情況,我能夠理解他對於許博士的這份關切,因為許博士是他公義之路的領路人、精神的導師、忠實的戰友、相愛的同仁。
我告訴他,你上次通過李仲偉律師傳出來你寫的文章,很多人看了都大給好評,都認為你的境界有了很大的提升,你文中所說你領會到的寬恕、愛表明你的思想更加成熟,你的胸懷更加寬廣,他笑笑說,我現在的境界是比以前有所提升。
我對他說,命運選擇了你,並且你也主動選擇了命運,那麼,你就把現在的受難當成你職業生涯的一部分吧,在外面是為了公義事業,在裡面,也是為了公義事業。
他問我外面現在怎麼樣,我告訴他五位女權行動者的事情,我還告訴他,有很多人被抓,但是也有很多人還在默默地繼續從事著公義的事業。
談話在四點鐘結束,因為看守所的會見只能到四點鐘,宋澤被送進鐵門前,我當著幾名員警的面,專門走到他跟前,與他緊緊地握了一次手,我要讓員警看到我對於這個因義受難正在擔當的人尊敬。
我看著宋澤走進去,慢慢走在監室的長廊裡,他一步一步走向遠離陽光的陰影,但是我卻看到他內心的光明,他從容的走向黑暗,卻是為了自由、公義、愛的光明。
2015年4月23日,北京

 

23/4/2015       新公民勇士宋澤在看守所受虐待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4/201504240307.shtml

宋澤這次被捕,是因為2014年9月30日迎接“新公民運動系列案”被判刑的袁冬出獄,作為新公民運動的同仁和戰友,宋澤和王永紅、顏伯鈞、姜家文、郭宏偉、李玉鳳、馬新立、余文生、許乃來等60多人前往監獄迎接。
當時,袁冬已經在清晨被國保接走,安置在袁冬住處的派出所,眾人沒有接到袁冬,但是大家依然舉牌歡迎袁冬出獄,時值HK事件發生,於是這群人大多被拘留,也有人逃亡,後來被拘者陸續釋放,留下了宋澤、王永紅、李玉鳳和姜家文等人關押至今。
現在,他們幾人羈押多時,由於官府阻滯,少有律師能得會見,以下文字是近日宋澤的律師張磊先生會見宋澤之後的手記,感謝張律師的辛勞。

 

23/4/2015       謝陽律師:會見謝文飛記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4/blog-post_913.html

2014年初春,衡山,偶遇謝文飛,一個精壯的小夥。因為在網路上相互知曉對方的情況,所以我們第一次見面就像老朋友一樣,聊天甚歡,我戲稱他為“友軍”。友軍向我提議,某天入獄,務必委託我作為其辯護人。儘管我當時的律師證還處入凍結狀態,但我還是答應了他的請求。2014年9月,香港“占中”事件爆發。文飛與眾網友一起,因聲援占中而以被捕入獄。首先以尋釁滋事罪刑拘,後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捕。2104年11月底,我的律師證解凍,我以第二個辯護人的身份接受他的委託。事前他的第一個辯護人是王勳律師,一個很棒的廣東小夥子。
2015年4月21日,我和王勳律師上午在廣州市檢察院複印完全部案卷後,下午來到廣州市第一看守所,會見謝文飛。會見前,一次次設想老朋友在這樣的場所下老朋友見面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情形,是悲傷,還是無助?當謝文飛在管教的帶領下出現在我的面前時,我有種久別重逢的感覺。我們隔著鐵欄杆來了個美式的擁抱,此時沒有悲傷,只有喜悅。
在會見的過程中,當我瞭解到他被羈押在越秀區看守時被虐待,同時又投訴無門時。我決定對我們的會見進行視頻錄影,他表示同意。攝像很快就被窗戶外的管教發現,攝像被迫中止。為了獲取第一手的控訴資料,我毅然決定採取相對隱蔽的方式對我們的談話過程進行錄音。十多分鐘以後,管教沖進律師會見室,以我未經允許的情況下進行錄音錄影為由,強行中止了會見。隨後,我和王勳律師被帶進了監所的辦公室,要求刪除錄音錄影。我堅持認為我的行為符合法律規定,監所無權要求我刪除相關資料。監所員警和住所檢察拿出廣州市的相關檔,認為我的行為違反相關規定,並威懾說如果不從就給湖南省司法行政發檢察建議函,吊銷我的律師證。整個過程持續了大約半個小時,監所員警和住所檢察態度慢慢變好。並強調他們有他們的工作難處,希望我能配合。我當時考慮到突然中止會見會給文飛心理造成很大的衝擊,我必須要給他一個解釋。同時考慮到從長沙到來趟廣州也不易,遂提議我刪除相關資料(他們只發現音訊資料),換取他們允許我繼續會見。成交!我刪除了相關資料,他們恢復了我的會見。
在與文飛做了短暫的中止會見的解釋後, 文飛給我們講述了在越秀區看守所發生的一切:2014年10月4日,文飛進入越秀區看守所後一直喊聲援占中的口號,被認為不服管教。10月5日,管教幹警對其實施了“定鐐”(將四肢固定在一個直徑為8釐米左右的鐵環內)的體罰。定鐐時無法正常穿衣褲。5天后改為實施了“八字鐐”(將手銬與腳銬連在一起,人行走時只能靠蹦、跳)。10月5日、10月8日兩天因抗議監所幹警的體罰,粒米、滴水未進,管教置之不理。
當談到他對自己 “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有何認知時,他顯得特別興奮,他堅持自己沒有犯罪。同時告知我在公安機關審訊他的過程中,他向員警提了以下三個問題:1、國家政權是否代表全民利益,如果是,誰又能顛覆?如何顛覆?2、顛覆執政黨的領導是否等於顛覆國家政權?如果顛覆執政黨的有罪,請問當年顛覆國民黨政權的人又該當何罪?3、如果我一個初中還沒畢業的人都能煽動顛覆政權,那麼這個國家政權究竟是何物?為充分表達他的政治觀點,特賦詩一首:
煽顛無罪
煽風點火侃何罪,動國殤民罪可誅。顛倒黑白是官宦,覆水難收是民心。國乃民聚應為民,家有人倫做善人。政通人和民所願,權為民謀須民主。罪無可恕是暴政,我本男兒誓不從。豈有良善顛社稷,從來奸佞亂乾坤。
最後,他請求我轉達對關心他的朋友們的謝意!同時堅信歐亞大陸東岸紅色的專制堡壘阻礙不了太平洋上的民主風雲向大陸腹地的吹送。一起努力,結束獨裁統治!
辯護人:謝陽律師——根據會見的記憶整理
2015年4月23日星期四

 

23/4/2015       廣州三君子案最快五月移送法院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04232015101838.html

廣州開展公民不合作運動的唐荊陵、袁朝陽及王清營“三君子”案,不久將由檢察院移送法院起訴。袁朝陽通過代理律師表示,感謝聯合國任意拘留問題工作組,對本案及中國公民不合作運動的關注。
被稱為“廣州三君子的”唐荊陵、袁朝陽及王清營被羈押近一年。
袁朝陽委託的辯護人葛文秀律師週四(4月23日)接受本台採訪時說,週二在廣州市第一看守所見到了當事人。
“前天(21日)我見到了他,他的精神狀態等方面都挺好,而且給他的姑娘和兒子寫了兩封信。他的心態比較好,在裡面的環境還可以,而且還允許他看書。他自己覺得狀況還好。他說了一段感謝聯合國任意拘留問題工作組在幾個月之前就此發表過的一個對中國“任意羈押”的裁決意見,他也表達了感謝,另外也表達了對國家社會的期望。我做了現場記錄。”
今年2月,聯合國“任意拘留問題工作組”裁決意見稱:中國政府對唐荊陵、王清營、袁新亭(本名:袁朝陽)的拘留、逮捕屬於“任意羈押”,因為剝奪他們的自由是為了對他們行使表達、集會結社自由進行打壓,同時還侵犯了他們的司法公正權;工作組要求立即釋放他們。
袁朝陽稱,非常感謝聯合國任意拘留問題工作組,對本案及中國公民不合作運動的關注,這也是對正在進行中的中國自由運動的關注,也是對聯合國憲章和世界人權公約宗旨的恰當體現。他還稱,中國擁有全球近五分之一的人口,中國人民的自由解放運動與全人類的自由事業緊密相連並成為其重要的組成部分。但是,歐亞大陸東岸的紅色堡壘阻礙了太平洋上的民主風雲向大陸腹地吹送。因此,呼籲聯合國和其他國際組織、各國政界人士和人民更多地關注、聲援和支持中國因追求自由而失去自由的、在押的人士和中國的自由運動。
唐荊陵、袁朝陽及王清營去年5月16日在各自家中被廣州公安帶走後,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一個月後被廣州市檢察院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批捕。案件經過兩次退偵後,再次移送檢察院。
葛文秀披露,袁朝陽案件估計在三周後被起訴。
“應當快被起訴了,現在看再有二十多天就會正式起訴了。因為現在辦案單位是廣州市人民檢察院,此案起訴時應該是廣州市人民法院做一審審理。”
記者:是不是意味著他們三個人將同時被起訴?
回答:是同時起訴。可能還會有變化,可能張聖雨也同時被起訴,說他們都是同案。現在此消息還有待證實,具體要看了起訴書之後。
同案的維權人士唐荊陵的妻子汪豔芳週四對記者說,其丈夫的案件不久前第二次退偵及送檢後,公安局並無新的補充證據。
“但是大家都知道這是一個政治案件,按照中國法律根本構不成犯罪。他們三個人是在一個起訴意見書(2014年11月25日)內。至於張聖雨,沒有算在他們同案裡面。張聖雨是在早期劉律師會見時,國保支隊答覆不准會見的當事人的一個理由而已。”
廣州檢察院在起訴意見書中稱,唐荊陵出於對社會現狀的不滿,受境外自由思想的影響,萌生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想法,由此從事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犯罪活動。從2006年至案發,唐荊陵先後與袁朝陽、王清營等人互相勾結,通過網路、聚會等方式進行“4.29”林昭紀念日、“六四”靜思節、“公民不合作運動籌款”、簽署“08憲章”等非法活動,並在網上發佈《粉碎邪惡軸心》、《草根群眾組織》等書籍的文章,並委託他人非法印製了“公民不合作運動”系列叢書,還向其他在廣州參與聚會的所謂民主人士派發書簽、小旗,煽動他人顛覆國家政權,並附錄了各種遊行、公開集會、罷工示威等198種顛覆措施和手段。

 

23/4/2015       山東曹縣教案控方以影本當證據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5/04/blog-post_84.html

山東省菏澤市曹縣教案週四進入第二天庭審,兩名基督徒被告人趙偉良和成洪蓬在法庭上否認控罪。辯護律師在當晚庭審結束後表示,控方出具的證人證言,僅政府機關人員的是原件,其餘均是影本,沒有法律效力。律師當庭揭露控方證據中,自相矛盾之處。當晚六點半,法官宣佈庭審結束,案件擇期宣判。

山東省菏澤市曹縣基督徒趙偉良和成洪蓬被控“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案件星期四在曹縣法院進入第二天庭審。法院外的戒備與前一天相同,眾多便衣公安在周邊不停走動,監視被阻止旁聽的基督徒。被告人趙偉良的妻子劉翠平在當晚庭審結束後告訴記者:“公訴方拿出的證據根本不能成為定罪的證據。我們委託的律師按照法律辯護,是按照事實證據進行的。他們(控方)出示的證據根本就不是證據,用的兩個犯罪嫌疑人的口供還是影本,沒有原件,還有宗教局的幾個人的口供,還說電子書裡面大量的內容是違法的,他們根本找到不到我們犯罪的證據”。

趙偉良委託的辯護人之一陳建剛對記者稱,該案共有六本案卷,但是:“證人證言除了有兩個人一是民政局,另一是宗教局的人證言是原件以外,其他的控方證據沒有一份原件,全都是影本,按照法律規定是沒有效力的。所有證據當中,除此了戶籍證明,當事人的出生日期,位址,其餘全部面臨極大的挑戰,比如他們拿出來的所有證據影本,幾乎每一個當事人都是受到逼迫,威逼,這是極其卑劣的。還有一份今天拿出來的證據是員警寫的破案經過,裡面造假的現象太明顯,被我們當庭揭穿。他們提到說抓獲當事人之後,經過鑒定,認為是邪教,落款時間是2014年8月份,但是此鑒定是在2014年12月份做出的”。
去年6月25日,曹縣五十多名特警,在該縣莊寨鎮拘捕正在練習“唱詩”的22名基督徒,其後以他們是“全範圍”邪教組織成員,刑事拘留其中12人。7月23日,公安突然以“取保候審”為由,釋放十個人,但強行要求他們作違心口供,被迫在釋放證上簽名。之後成為指控趙偉良和成洪蓬的證據。但在法庭上,控方出示的均是影本,懷疑部分內容被人刪改。
週四,繼續有兩百多位信徒在法院外聲援,從早上開庭到晚上六點半休庭。陳建剛說,被拘留的信徒之前並不知道什麼是“全範圍”:“沒有任何證據證明這些人信仰全範圍教會。我們這次有五個當事人出庭作證,他們被抓之前,從來就沒有聽說過‘全範圍’,更沒有在聚會的時候嚎啕大哭,這些都是在審問他們的時候,強迫他們簽字。甚至被嚴刑拷打,你如果不簽字就威脅說要判你三年”。
趙偉良的另一位律師付永剛表示,在法庭上,控辯雙方唇槍舌戰,異常激烈。事實證明他們的當事人是無罪的:“他們(控方)例舉的鑒定相關文書,從形式上,內容上,都是違法的,參雜了造假的嫌疑。鑒定文書以涉及國家秘密為由,不告訴鑒定依據等等,這些都是違法的”。
記者:他們鑒定的哪一個文書?
回答:他們鑒定的現場查抄的電子介質當中,有的內容是真理之光和上山之鑰兩本書的內容,他們拿此兩本書做鑒定,說是非法出版物,邪教物品。出了這麼一個鑒定意見。出具單位是菏澤廣電總局等。
付永剛還說,在兩天的庭審中,法官並未打斷律師發言,但與公訴人之間進行了激烈的控辯,甚至有言語攻擊。趙偉良在庭審結束前做了最後陳述。付律師說:“最後陳述中,趙偉良說了簡單的一句話,讓一切在陽光之下”。
曹縣教案一直受到海內外關注,四位元代理律師在當地受到警方監視。庭審結束後,律師的車輛繼續受到不明身份車輛尾隨,跟蹤到律師們下榻的酒店。此案究竟如何宣判,各方拭目以待。

 

23/4/2015       中國脅迫回鄉探親的維族和藏人從事間諜活動       [法廣]      http://rfi.my/1EwbceI

中國員警採取拘禁、威逼和金錢誘惑等方式,脅迫回鄉探親的加拿大人從事間諜活動,侵犯他們的加拿大公民權。加拿大發行量最大的英文報紙《環球郵報》4月22日從蒙特利爾發出報導,講述了六名維吾爾人受脅迫的故事。
加拿大外交部發言人戴安娜卡達赫(Diana Khaddaj)表示“加拿大會跟進有關外國干涉的嚴重指控,並敦促北京落實人權和法治的國際標準“。中國駐加拿大大使館則指”這些故事毫無事實根據“。
住在蒙特利爾的庫爾班去年4月回新疆探親時,被員警約談了十個小時,當他強調自己是加拿大公民時,員警把他的加拿大護照摔在房間裡。庫爾班曾在2008年協助世界維吾爾人大會的組織接待工作,他在答應回蒙特利爾監視維吾爾人社區後被釋放,去年11月他被要求彙報情況後,拒絕提供任何資訊。
一名匿名的維吾爾人多次回疆探親,中國安全官員給他一筆錢開店,同時威脅“可以隨時把你抓起來,我們才不管什麼加拿大護照,這裡是中國。“另一名維吾爾企業家因申請護照被脅迫做間諜,後來他用八部蘋果手機行賄拿到護照後走人,再也沒有和員警打交道。
加拿大維吾爾人協會主席馬西莫夫(Kayum Masimov)說中國的做法令社區內充滿著不信任的疑雲,誰也不知道該相信誰。加拿大藏人社區也有類似受脅迫的報告,早在2011年加拿大安全情報局就發出警告,少數族裔社區中有人被脅迫收集持不同政見者的資訊。 中國和加拿大之間曾因維吾爾人玉山江案引發摩擦,加拿大籍的玉山江2006年在烏茲別克被捕,07年被中國政府判處無期徒刑,加拿大總理哈珀2012年訪華時攜帶的十名中國良心犯名單中就有玉山江的名字,但中國拒絕加拿大對玉山江的領事管轄權,也禁止加拿大官員探監。

 

23/4/2015       肖雪慧特稿:兩個“哈兒”朋友        [新公民運動]  http://xgmyd.com/archives/17011

六.超越代理人和當事人關係的友誼

從接下案子,到譚出獄,五年來,我記不清他兩來過多少次,據慶華說,是二十來次。有時專程而來,有時辦別的案子,但只要來川,一定去探望。終審判決前是去溫江看守所,之後是去雅安監獄。辦案期間去,主要為案子,是工作;結案後,作為譚的朋友去跟譚暢聊,是牽掛。
一審宣判一個月後,夏霖來成都,慶華邀我一道同往溫江看守所。那天是譚家兄長開的車,途中吃了午飯再到溫看,已經一點過。只有夏霖能進去,我們三人在外面等。風大天冷,我跟慶華坐在車裡不敢出來。漫長等待中,一直盯著看守所的鐵門,近兩個小時過去了,夏霖終於出來,我抓拍了一張照片。他一上車我們就問情況,他一臉壞笑:我給他說,我們中午吃的血旺很好吃,他羡慕慘了。
去年譚作人出獄,夏霖趕來成都,他兩一說,才知道到幾年前我去過那次,夏霖特意帶了好煙去陪譚作人一邊抽煙一邊推心置腹。難怪在裡面呆那麼久。我當時在車上忍不住問:怎麼一兩個小時還不出來?有多少話說?慶華笑了:志強進去能跟譚作人聊上三個小時! 三小時,我的天! 他們對這位因公義而入獄的當事人和他的家人,有很多牽掛。我發現,不止對譚,對其他那些因蒙受制度不公而陷於困境的當事人,如夏霖對崔英傑,接下譚案前不久,他還去探望過,寫信鼓勵。浦志強對他代理的一系列言論案、勞教案當事人,同樣有著牽掛。而現在,是這些當事人在牽掛他們的律師,在竭力為他們的律師發聲。

七.兩位律師的處境是中國律師險惡處境的縮影

浦志強強烈關注言論狀況,免費接手不少言論案,盡其所能為因言獲罪者提供法律援助,他想把陳桂棣案打成中國的“沙利文案”,要求法庭保護公眾批評官員的權利,現在他自己被警方借28條批評、議論政府、官員、人大代表的微博以幾大重罪送檢。而他批評議論的,是每個公民都有權批評和議論的。他的案子,可謂最駭人聽聞的言論案。
浦的處境,可能關心他的人比他自己清楚,三年前張思之先生在成都就對他的處境表示擔憂。2014年初在東京大學跟他同台演講的賀衛方說了一句話:如果他能更真實地表達自己的話,其實他的情況比他描述給大家的要痛苦得多,要更沒有希望得多。 但他似乎在以一種頑童心理遊戲般對待這處境,一邊工作狂似的馬不停蹄四處奔走辦案,一邊拼命調侃、玩笑、諷刺。
如果說浦志強以言論為關注重心,想以言論案為突破口推動國家朝向法治,夏霖則在為崔英傑辯護後,關注著城管問題。前年夏天,打字不利索、很少微博發言的夏霖在微博上寫:“‘取締城管’城管是地方團練、編外衙役,是嚴格法律意義上的非法組織。我在認真籌畫發起取締城管的法律行動。” 但去年11月初,夏霖被帶走。夏霖似乎走的從法律技術上維護當事人權益的路子,很低調、鮮有出頭露面,即使需要發言,大抵上除了案子,不涉及別的,在互聯網上,他沒有浦志強那種玩得有聲有色的本事,有點懶也有點笨拙,連個微博也打理不好……我的感覺,他的目標就是做個好律師。他被帶走,比特別愛攬事的浦志強被帶走更讓人對環境險惡有寒透骨徹之感。 然而,這兩位律師的遭遇,不過是中國律師、特別是其中刑辯律師險惡處境的縮影。刑辯律師被打、被圍攻、被抓進派出所,早就不是新聞。兩天前,就在衡陽市中中級法院門口又發生律師被襲擊事件。那天有這麼一條微博:
@陳晨czy-2 【辯護律師在法院門口被襲擊】2015年4月21日早上8:20左右,衡陽市中級法院門口,@青石律師 @劉金濱_律師被多名身份不明人員長時間襲擊。此人一直在用手機錄影。注意:期間,律師拍照或錄影,全部被打。此人從頭到尾都在拍,打人的,都看到。這肯定是個局。準備專門抓拍律師還手鏡頭剪輯的 我跟帖評論了一句:中國的刑辯律師,除了法律知識、刑辯技術,還得準備一身武功對付有背景的流氓;得多幾雙眼睛對付照片上這種人,還得…… 我沒說出來的,是遠比挨打更嚴重的情況:被限制出境,甚至像浦,被構陷入罪!

 

23/4/2015       成長:給牛兒爹的心裡話    [新公民運動]  http://xgmyd.com/archives/16987

自幼好靜,不善交往。成年後更是深居簡出,相夫教子,兩耳不聞窗外事,持素念佛。我以為真誠待人、不談論是非便不會惹禍上身;我以為外面的世界雖不完美但也和平;我以為自己善良,就不會遇到惡人;我以為我的祖國喊著“依法治國”的口號,就會公平、正義,沒有冤情。
在你被員警帶走的那一刻,我忽然間變成了文盲。失去了你的庇護,我無所適從、茫然失措。我不敢回家,我怕壞人來砸門;我不願回家,因為,目之所及都是你的身影,徒增傷感。在父母面前,我強裝笑顏,為你編織出國學習的謊言。我害怕朋友們受到牽連,不敢主動與他們聯繫。走在路上,我怕有不懷好意的人跟隨。我每天帶著身份證,怕被人隨意抓走,也暗暗期盼員警會出其不意地通知我去接你,我怕因為沒有證件而不能及時接你回家。我時刻等待著公安局的電話,怕自己因為沒有聽到手機鈴聲錯過了你的資訊。我擔心你被打,我怕你被折磨摧殘以致走不出那堵高牆,我怕父母等不到你回家提早離開人世。我的眼前總是浮現文革武鬥血流成河、蒙冤者帶著高帽遊街的混亂情境,歷史會重演嗎?我茶飯不思,夜不能寐,就像待宰的羔羊。恐懼、緊張、壓力,令我惶惶然不可終日。
我嘗試用自己粗淺的佛學理論調理自己的心境、解釋所有的困惑,佛陀所講述的五濁惡世也不過如此吧。慢慢地,我放下了自己的患得患失。我開始睜開眼睛看世界,關注周圍的人和事,思考以前從未認真想過的社會、人生問題。當我決定坦然面對、接受、承受命運給予我的一切,當我不再執著時,我的心情豁然開朗。我理解了什麼是“無欲則剛”,我不再恐懼,也不再奢望。我要感謝你!你為我示現了人生的苦空無常,你令我堅定了自己的出離心。因為你,我結識了許多為社會進步做出不懈努力的良師益友,他們是暗夜中的星光,是逆境中的希望,他們的關心、鼓勵是我堅持的力量!你們都是大菩薩,是我的榜樣!你們讓我明白:生活就是修行,菩薩就是承擔!
深信因果,接受無常。無常也意味著希望!我很喜歡韓國總統朴槿惠女士的警世名言:“在人生低谷,我受到的啟發是,人生一世,終歸塵土,就算有100年光陰,也不過歷史長河中的漣漪。因此,人要活得正直和真誠。無論遭受多大考驗,只要視真誠為道路上的燈塔,絕望也能鍛煉我。”

 

23/4/2015       四川訪民自發籌建“良心犯陳雲飛關愛基金組”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4/201504232356.shtml

4月23日報導 四川民主人士、維權公民陳雲飛於今年3月25日和李雙德、陳兵等20多人,自發前往成都市雙流縣和新津縣,為八九六四在北京遭到屠殺的吳國鋒、肖傑烈士掃墓遭新津縣100多個員警圍堵抓捕。
每年陳雲飛都悼念“六四”,20多年從未間斷,這是他的心結—–1989年5月的一天,20歲的陳雲飛是北京農業大學大三生,他參與了89年那場震驚中外的民主運動。在他絕食第九天,生命虛弱得即將逝去的時刻,一雙寬厚溫暖的大手握著他的手說:“孩子,你要活下去啊!你個人的犧牲又能改變什麼?”隨後他被送上救護車。說這話的長者正是趙紫陽的秘書鮑彤,那天他代表趙紫陽看望絕食學生,陳雲飛和鮑彤自此成為忘年交。後來,陳雲飛遇任何困境都會以“我己經多活了二十多年”,來寬慰自己和他人。
今天,記者獲知了一個溫暖的消息:四川境內上訪冤民自發聯手籌建“良心犯陳雲飛關愛基金組”於2015年3月23日正式宣告成立。該關愛基金成員鄧品芳、劉存欽等人首赴陳雲飛關押地新津縣看守所,進行了第一次愛心接力傳遞活動。
“良心犯陳雲飛關愛基金組”成員均為與陳雲飛一起維權、行公益的弱勢群體,發起成立這樣的活動,意向當局表達:我們沒有錯、更沒有罪!

 

23/4/2015       2015年4月23日中國各地公民、維權人士消息匯總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4/201504232354.shtml

 

23/4/2015       利川訪民雷曉敏被以涉嫌“敲詐勒索” 送入看守所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5/0423/12271.html

據湖北維權人士伍麗娟告訴本工作室,昨天下午,湖北省恩施州利川市發生一件怪事。利川訪民雷曉敏的愛人來電告知她說:昨天下午,雷曉敏被利川市公安局員警從其住處帶走,送進了利川市公安局看守所關押,警方給出的理由是雷涉嫌“敲詐勒索”。
雷曉敏的愛人爆料稱:公安局所說的雷曉敏涉嫌敲詐勒索一事,其實就是因為雷曉敏自2012年以來,一直對利川法院不顧法律事實,不顧法律規定,不顧關鍵證據的錯誤判決扭住不放,他堅持依法維權,不斷到武漢、北京上訪上告,申冤投訴。主張自己依法取得的農村土地,要求對自己的承包地被他人霸佔修建房屋的事情給個說法,要求對依法持有的《農村集體土地承包經營權證》給出合理合法的解釋。

 

23/4/2015       邱雪雲:反對強行占地丈夫和婆婆被逮捕 信訪局滾動示眾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9/2015/0423/12269.html

2013年我家承包地突遭施工單位非法破壞(種植樹木)。當時我們向當地派出所報警,新前街道派出所以施工方有相關施工合同為由對非法行為不予制止。而對於該合同的合法性、該地塊是否已依法徵收等相關情況均不管不問,為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及承包地免遭進一步破壞,我們一再要求施工單位停止非法行為並清除非法種植在我們家承包土地上的樹木。但他們均置之不理,為此我們不得不自己動手清理這些樹木(只是把樹木推倒)。

對於他們給我們造成的相關損失至今未得到任何賠償。在2014年8月7日我們不得不將在我們的承包田造受侵犯的情況向中央第五巡視組進駐浙江巡視工作的領導反應,可是萬萬沒在想到的在18號被台州市公安局黃岩分局新前派出所,以故意損毀財物為由,把我婆婆毛荷花和我丈夫李永彪母子拘留了,2014年9月24日開出逮捕證。他們為了製造假證據,把在我家承包田上的樹挖出來放在路上,到2014年10月8日樹還是活的。作為人民警察對於非法侵害公民的違法行為不予制止。更為可笑的是還顛倒黑白,彎曲事實,試問人民警察的職責在那裡?之前的不作為、現在的亂作為,這樣的濫用權力、嚴重失責,不得不懷疑其中隱藏著更深層次的腐敗。

我向各個部門反應不僅毫無結果,黃岩區信訪局還把我家人被逮捕的消息在他們局前的LED螢幕24小時不間斷滾動示眾。

 

23/4/2015       被以敲詐勒索罪公訴的黑龍江訪民岳桂蘭病重無法開庭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5/0423/12273.html

黑龍江佳木斯樺南縣訪民岳桂蘭,因上訪連續3次接受政府救濟款共2萬元,被樺南縣公安局以敲詐勒索罪刑拘,近日,佳木斯法院兩次開庭審理此案,都因岳桂蘭身體原因休庭。今天,岳桂蘭的辯護律師向法院詢問再次開庭的時間時,法院答覆稱,岳桂蘭身體太差,開庭時間暫緩。
參加庭審的佳木斯訪民李長海說,岳桂蘭就是2014年的3月、6月、10月連續3次共收了政府2萬元救濟款,就成了敲詐勒索,現在岳桂蘭身體很差,有心臟病,第二次開庭就是因為她心臟病犯了才休庭的。而且進出法庭都是讓人背著的,還帶著手銬腳鐐,每次她進出法庭,法警就會把執法儀關掉,不願錄上她這個樣子。律師3次為她申請取保候審法院都不同意。今天律師打電話問法官,法官說,岳桂蘭身體不行,開庭時間暫緩,預計可能會在下星期四開庭。
據瞭解,岳桂蘭因為土地和工傷待遇問題已經上訪20多年,因為上訪曾被刑拘、勞教。 2014年11月7日岳桂蘭因到中南海上訪被樺南縣公安局以擾亂公共秩序罪行政拘留10天。拘留期滿公安局沒有釋放她,於11月18日直接以敲詐勒索罪轉為刑事拘留,同年12月9日樺南縣被檢察院批捕。進入4月份後法院連續兩次開庭審理此案,均因岳桂蘭身體原因休庭。

 

23/4/2015       河南訪民岳長水被以敲詐勒索罪刑拘批捕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5/0423/12274.html

河南郟縣訪民岳長水4月7日在縣信訪局上訪,被縣公安局帶走當日以敲詐勒索罪刑拘。4月21日被郟縣檢察院批准逮捕,現關押在平頂山市郟縣看守所。據岳長水的兒子講述,岳長水是為自家的宅基地和耕地被村委會賣掉,錢款被村領導私分,城關鎮政府解決不了才開始上訪的,已經上訪8年了。他上訪的訴求就是依法賠償,期間並沒有收受政府錢款,被以敲詐勒索罪刑拘批捕他們也很趕到意外。

 

23/4/2015       專訪鮑彤:修煉法輪功沒有錯 鎮壓者喪心病狂      [大紀元]

1999年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來到北京和平請願,成為轟動一時的歷史性事件,被國際社會讚譽為「中國歷史上規模最大、最和平理性的上訪活動」。但當年7月份,江澤民悍然發動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十六年來,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年復一年以各種方式來紀念「四二五」,呼籲中共立刻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在2015年「4.25」紀念日前夕,大紀元特約記者採訪了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先生。他認為「真、善、忍」是普世價值,修煉法輪功沒有錯,迫害法輪功令人憤慨,發動鎮壓者可以說是喪心病狂。

 


 

23/4/2015       訃告:公民顧志堅病逝        [新公民運動]  http://xgmyd.com/archives/16978

顾志坚訃告:中國當代啟蒙學者、網路作家顧志堅先生,于2015年4月23日14點29分因病在蘇州家中離世,年僅42歲。顧志堅生於1973年2月7日,江蘇蘇州人,生前顧先生關心中國社會進步事業,嚴於律己,關愛他人,辛勤筆耕,為推進中國社會文明和法治進程嘔心瀝血,顧志堅先生的追悼會和遺體告別儀式將在2015年4月25日上午9點在蘇州市殯儀館舉行!
一一家屬申梅芳 沉痛哀悼。
顧志堅簡介: 江蘇泰興人。顧志堅,男,現年42歲,一直從事推動民主的工作,也關注各種社會熱點事件,在安徽營救安妮行動和後來對營救安妮進行的一系列打壓行動中,拖著並重的身體,四處奔波,後病倒在床,各地網友前往探望,也都遭到江蘇當局的打壓,抓捕。
在貓眼論壇,顧志堅從2007年即開始發文章發帖,為社會不公現象鳴不平、為正義事業呼籲。動車事件、範木根、錢雲會、葉海燕、藥家鑫、教育不公、強拆事件、公車爆炸案…都有顧志堅響亮的聲音,在網路世界形成了巨大的影響力。

23/4/2015       顧志堅先生逝世訃告及其遺囑    [維權網]

中國著名異議人士、當代啟蒙學者、資深網路作家、玫瑰團隊成員、中國人權觀察創始舉辦人顧志堅先生于2015年4月23日下午14點29分因病在蘇州家中離世,年僅42歲,特此哀悼!
維權網全體同仁對顧志堅先生的離世深表哀痛!對其家屬表達深切的慰問!

 

23/4/2015       蘇州顧志堅病逝民主事業永存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gu-zhijian-04232015100833.html

關注民間維權活動的蘇州維權人士顧志堅,因患肝癌晚期留院接受治療約1個月,週四(23日)下午不治。各地朋友正趕往當地,準備出席週六的告別儀式。

被診斷肝癌晚期的蘇州維權人士顧志堅,在家人的陪伴下週四下午離世,終年42歲。
顧志堅的妻子申梅芳向記者反映,顧志堅的追悼會和遺體告別儀式,將安排於週六,在蘇州市殯儀館舉行。
她說︰顧志堅是下午2點49分去世的。中午的時候頭腦清醒的,後來一直吐血,嘴裡大量地吐血,後來就神智不清了。會給他開個追思會吧,我也沒心情了,謝謝大家的關心。
顧志堅的朋友馬永國難掩悲痛,表示病危時的顧志堅已向朋友作出後事的交代,希望朋友在告別儀式上協助妻兒打點。又囑咐妻子把朋友捐贈給他剩下的醫療費用,説明社會上有需要的人士,延續關懷社會的心願。
他說︰這個追思會,他生前跟我講過,希望把他的事情介紹一下。在追思會上放一下他的視頻,就是那個報導地溝油的記者李翔,顧志堅當時在電視臺前做了追悼的演講。有朋友給他捐款,希望把這些捐款繼續説明需要的人。希望我們有時間去看看他的孩子,(啜泣)我不說了。

從雲南前往蘇州打算探望顧志堅的維權人士朱承志,途中接到顧志堅去世的消息。朱承志說,由顧志堅得病後身體的狀況已越來越差,心裡也有了最壞的打算。他本來只剩半天的路程就能跟對方見面,可是還是趕不及見最後一面。
朱承志指出,顧志堅生前一直為民主事業而奮鬥,即使身患癌症,也堅持參與民間活動。雖然他離開了人間,但其堅強的鬥志和精神,會一直傳承下去。
他說︰他的離去,我們這些朋友感到痛心。但是一個自由民主進程,不會因為一個朋友的離去,而有太大的影響。他走了,他一直平時做的工作,我們這些朋友都會儘量去分擔下來,以他來激勵我們。
顧志堅於2007年開始,在網上發表文章宣揚民主,多年來一直致力參與民間的維權活動,成為當局嚴厲打壓的對象。2013年確診患上肝癌,但他仍然堅持為社會不公現象發聲。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