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4/2015 高瑜披露“七不講”被重判七年引發國際反彈。郭玉閃夫人致獄中丈夫書。姚寶華重病纏身獲保外就醫。尋找秦永敏夫婦

  17/4/2015       高瑜涉「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 … 繼續閱讀 →...

 

17/4/2015       高瑜涉「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被判七年    [BBC]

17/4/2015       中國資深記者高瑜獲刑7年        [德國之聲]

週五當地時間上午9時許,北京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宣佈高瑜因””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被判處有期徒刑 7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高瑜的律師之一尚寶軍對德新社表示,對判決結果“非常失望”。而另一名代理律師莫少平對德國之聲透露,高瑜聽到宣判後反應平靜並表示要進行上訴。
莫少平也表示,高瑜的律師團隊將開始準備上訴程式。他說,“洩露國家機密”罪可以定罪5到10年,現在高瑜被判7年,這樣的判決不能說沒有法律依據,也不是重判。但是,法庭是在完全採信檢察機關的指控這一前提之下做出判決。”
現年71歲的高瑜於2014年4月24日被拘捕,當年9月被正式公訴,11月該案在不公開庭審的情況下開始審理程式。在此之後,北京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兩次申請延期宣判該案均獲准許。高瑜的律師團隊於今年3月下旬向法院遞交了變更強制措施的申請,理由是當事人年事已高,健康狀況很差,出於人道考慮,結束對其的關押不失為處理該案的選項。但不久後律師就得到了法院的口頭拒絕通知。

高瑜曾是德國之聲中文部的自由記者。在此之前,她因政治批判言論已兩度入獄,共獲刑7年有餘。去年檢方以””非法為境外提供國家機密罪””對她提出公訴。

 

17/4/2015       辯護人:控方證據不能證明高瑜有罪        [美國之音]        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gaoyu-case-20150417/2724756.html

高瑜案的辯護詞顯示,中國法院在控方難以證明高瑜何時、何地、以何種方式將所謂的機密檔提供給海外媒體的情況下,就判高瑜“向境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罪名成立,並判其7年徒刑。捲入高瑜案的明鏡集團總裁何頻說,他的證詞被紐約總領館拒絕公證,而法庭則以“未經法定形式予以認證,不予採納”。何頻說,高瑜獲重判其實僅因高層領導一句話一錘定音,該案的判決證明了中國的司法“並沒有因為周永康等政法高官落網而變得清明”。
高瑜的辯護律師莫少平、尚寶軍在一審辯護詞中說,控方指控高瑜犯有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所依據的證據未達中國《刑訴法》要求,法庭應依法判決高瑜無罪。
高瑜無法判斷檔是否國家秘密
辯護人為高瑜案鋪陳了控辯雙方的四大焦點:第一,高瑜是否如控方所稱“明知”中辦9號檔為國家秘密?
辯方認為,提供9號檔影本給高瑜的姚監複,在複印時隱去了檔的上半部分,因此高瑜無法判斷檔是否屬於國家秘密;
高瑜的電子文檔與9號文件不同
第二,高瑜是否將姚監複交給她的9號檔影本錄入自己的電腦?
辯方認為,控方現有證據只能證明高瑜電腦中中辦9號檔電子版的“創立”時間,而高瑜供述,該檔是她從互聯網上下載的。而高瑜電腦中有3個該檔的電子文檔,判決書的證據顯示,這三個電子版文檔與姚監複提供的影本的比對後,發現有多達27、45、27處的不同之處,“這難以用錄入時打字錯誤予以解釋”。
難以證明明鏡文章由高瑜提供
第三,《明鏡月刊》全文刊登的中辦9號檔是否是高瑜提供的?
辯方說,經比對,明鏡刊登的9號檔,僅3處錯誤與高瑜電子文檔相同,而辯護人經比對發現了高瑜三個文檔與明鏡刊登的9號檔有22處、27處和21處不同。辯護人問道:“按照控方邏輯,辯護人是否也應當得出《明鏡月刊》刊登的9號檔不是出自高瑜的結論呢?”因此,辯方認為,“客觀結論應該是控方認定《明鏡月刊》刊登的中辦9號檔出自高瑜所依據的證據不確實、不充分、沒有排除合理懷疑。”
主要指控無證據支撐
第四,控辯雙方爭論的最大焦點是高瑜有沒有將其電腦中的中辦9號檔電子版如控方所指“利用skype軟體,通過互聯網將其發送給境外明鏡新聞出版集團創辦人何頻”?
辯方說,控方的證據沒有一項是針對上述指控的,除了高瑜自己的有罪供述。辯方說,“控方有義務提交相關的《鑒定結論》,用以證明高瑜於何時、何地,使用哪一部電腦、用skype向何頻的IP位址發送了電子版中辦9號文件。遺憾的是控方沒有提交這方面的證據。”
其次,辯方指出,高瑜的有罪供述屬偵查人員威脅要將高瑜的獨子趙萌抓起來的方式取得的,屬於違法的非法取證,應予排除。
再次,辯方指出,何頻、姚監複的證詞應予採信。
九號檔理應大力宣傳
第五,中辦9號檔是否屬於國家秘密?
首先,辯方認為,法院對某一檔是否屬於國家秘密,應當具有司法審查權。國家保密局的意見只是控方的證據之一,法院有權也應當進行審查,以決定是否採信。“如果國家保密局的鑒定結論不容推翻、不容置疑,一概採信,法院豈非淪為國家保密局這個行政機關的執行機構了嗎?”
其次,辯方認為,根據中國的《保密法》規定的標準,批評意識形態領域錯誤思潮的中辦9號檔,一不涉及任何國家安全和利益,二是屬於意識形態範疇,是中共的一種主張、看法,故理應予以廣泛宣傳報導,使民眾深入瞭解才便於遵照執行。“‘洩密’從何談起?”
捲入高瑜案的美國明鏡集團總裁何頻,在獲知高瑜被以“向境外提供國家機密”罪判7年刑後告訴美國之音,對高瑜的重判,中國的司法並未因為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被打下去而變得清明。
洩漏“7不講”獲刑7年
他說:“對高瑜的重判,和對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起訴罪名大縮水,再次說明習近平的‘依法治國’就是‘依黨治法’。當局不但不會改變周永康時期政法委的惡行,而且更會將法律作為打擊獨立記者、異議人士,保護利益集團的工具。” “這個國家的政治和法治並沒有因為周永康等政法高官落網而變得清明。”
而此案令人無法相信的荒謬在於高瑜被判7年竟是某個領導人的一句話而一錘定音。何頻說,“一個党的領導說,高瑜將黨的“七不講”洩露出去,每一講讓她付出一年的代價!這就是高瑜刑期七年的理由。”
何頻表示,這再次說明,中國的“法官只是党的道具,黨同時還控制檢察官、員警、鑑定等等一切,審判結果需要的每一個條件,黨需要什麽,這些部門、系統都可以百分之百滿足(黨的語言是:圓滿完成任務)。”
明鏡在過去幾十年間,獨家披露了很多中國高層的內幕,其中包括從中共十六屆到十八屆的政治局常委人事安排,以及包括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令計畫等中共高官被調查的進展等等。何頻說,這“證明了明鏡的消息來源之廣泛、層次之高,絕非高瑜案中所涉的那種發放層級較低的文件所能比。”
總領館拒絕對關鍵證詞認證
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對高瑜的《刑事判決書》長達13頁,法庭予以確認的證據共34條。何頻說,他本人和《明鏡月刊》、明鏡新聞網,是高瑜案的涉入者,理應被當作關鍵證據來源之一。“但是,北京警方、檢方從來沒有找過我們。相反,我們主動通過律師,經美國公證員、紐約州務卿辦公室認證下作出了證詞,證明明鏡所刊檔,並非從高瑜處獲取,但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館的公證人員拒絕接受。我們又委託美國律師用特快專遞的方式,將美國合法認證的證詞寄給高瑜委託的律師,請其交給法庭。然而,判決書居然說:‘未經法定形式予以認證’,‘不予採納’。”
何頻說,判決書引用的證據錯誤百出,高瑜案件形成的證據不合法,在當局抓她兒子引誘、脅迫她“認罪”,而法庭在“證據不足”,一再推延審判的情況下,突然開庭,從判決書上又看不出補充了什麽證據。何頻認為對高瑜的判決很可能是“在高層權力強迫下,法官才作出了判決” 。

 

17/4/2015       高瑜律師:“我們完全不認可法院的判決”    [德國之聲]      http://dw.de/p/1F9oI

莫少平:這個事無法用出乎預料來形容。有兩點要說的是:首先,在法院完全採信檢察機關指控的前提之下,判決高瑜7年有期徒刑,這個是有法律依據的。因為按照相關的司法解釋,為境外非法提供機密級的國家秘密一件,其刑期就是5年以上,10年以下。所以說法院的判決不能說沒有法律依據。
然而,作為高瑜的辯護律師我們完全不認可法院的判決。因為法院的判決沒有嚴格依照刑事訴訟法的規定,來認定事實,採信證據。
具體到該案中怎樣解釋呢?
法院認定高瑜構成這個罪主要依據的是高瑜的有罪供述。但高瑜已經明確說了,她的供述是在公安機關用她兒子來威脅她、被迫作出的不實之詞。
高瑜在被抓後第一次的詢問筆錄,她是沒有認罪的,而且那次詢問時間持續了10個小時左右。按照法律規定,如果是用刑訊逼供或者變相刑訊逼供的方式獲取的證供,是應該作為非法證據排除的,不能作為定罪依據。但是法院仍然把這份文字(高瑜的有罪供述)作為其構成犯罪的主要證據。所以我們認為,法院的判決是不正確的。
法院提到國家秘密指的是什麼嗎?
法院認定高瑜把””中辦2013第9號文件””發給了境外的””明鏡””出版社的創始人何頻,而何頻通過其在美國的律師,出具證言並把這份證言交給我,我提交給法庭了。何頻明確表示,從來沒有從高瑜處獲取過任何有關””中辦2013第9號文件””。
但是在這種情況下,法院不採信何頻的說法。因為檢查機關指控的很具體很明確,就是認定高瑜把這個檔發給了何頻。但正常來講,作為法院你應該和何頻核實。這種情況下,法院仍然認定高瑜有罪。我們認為,這種判決不符合刑事訴訟法””認定事實,採信證據””的原則。

 

17/4/2015       RFA獨家:寫在高瑜被判有罪之後(鮑彤)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baotong/bt-04172015122214.html

一,  高瑜被捕已一年了。當局反復偵審她撰寫的報導,查不出她造謠,只查到她忠實地報導了真相。在這種情況下,北京法院只能判她犯了“洩密”罪。我認為,這是法院獻給高瑜的無上榮譽,高瑜當之無愧。忠於讀者,忠於事實,向讀者報導事實,讓社會瞭解真相——對記者來說,還有什麼比這更神聖更崇高的天職?
二,  判處忠於事實的記者有罪,打開了世人的眼界,有助於理解“中國特色”的真相。人們常常對“中國特色”迷惑不解。現在比較好辦了。高瑜一案,應該是檢驗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 “依法治國”真相的一塊試金石。請看,中國分明存在著嚴禁記者報導事實真相的法律。請看,中國的法律絕對不允許出現有損領導形象的新聞。請看,中國公民所能獲得的資訊,必須經過領導的篩選和控制。中國是聯合國的成員,卻不存在四大自由。這些,應該都是中國的真相的一部分。
三, 高瑜報導的,不是軍事機密,不是經濟情報,而是一份有關意識形態的《中共中央辦公廳2013年9號文件》。這真使我恍如隔世。六十多年前,當我還是共產黨員的時候,黨在上海的組織處在地下,但意識形態不保密。《中國革命和中國共產黨》,《新民主主義論》,《論聯合政府》,都是必須主動向群眾宣傳的東西,唯恐影響不大。現在共產黨有了領導一切的權力,反而躲躲閃閃,把它的意識形態秘藏起來了!也許那個神秘的《9號檔》,能夠幫助世人瞭解今天中共的真相?

 

17/4/2015       披露“七不講”一審被判7年 71歲著名女記者高瑜當庭表示將上訴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4/7-71.html

高瑜被指控洩露的所謂國家秘密,就是眾所周知的“七不講”檔,即去年的中共中央九號檔《關於當前意識形態領域情況的通報》。所謂“七不講”是指:普世價值不要講、新聞自由不要講、公民社會不要講、公民權利不要講、中共的歷史錯誤不要講、權貴資產階級不要講、司法獨立不要講。
據在場人士說,高瑜聽此判決,面帶微笑,毫不在意地說:“沒事,我要上訴!”而高瑜辯護律師開庭後,竟然被北京市司法局從法院後門帶走,其在微信上表示:“我們很遺憾無法與大家在法院外見面!判決結果有罪,七年有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一年。”

 

17/4/2015       明鏡聲明:重判高瑜是製造中國噩夢        [明鏡]        http://www.mingjingnews.com/MIB/news/news.aspx?ID=N000085961

4月17日,北京第三中級人民法院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判處中國著名記者高瑜有期徒刑7年,剝奪政治權利1年。對中國當局不擇手段構陷高瑜為罪犯的惡劣行徑,明鏡新聞網在此予以嚴厲譴責。
2014年2月,北京當局將高瑜和兒子祕密逮捕,5月,北京當局對外發布消息稱高瑜因為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被抓,指高瑜2013年6月份將一份非法獲取的中央機密檔提供給境外網站,並以高瑜兒子為要挾,逼迫高瑜在電視上公開認罪。

明鏡出版社《男兒習近平》。

2014年 11月,北京第三中級人民法院以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審判高瑜,由於北京當局始終無法找到高瑜“將一份非法獲取的中央機密檔提供給境外網站”的過硬證據,高瑜案在經歷審判之後,北京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兩次延期判決。
針對當局指控高瑜向明鏡新聞網提供中央機密檔,明鏡新聞網編輯部負責人早就發表聲明指出,中共的指控不符合事實。事實是早在2013年6月前,明鏡就已獲得了這份檔,而且這份來自中共中央宣傳系統高層的檔早就流傳於網上。所謂“機密檔”,既不是軍事機密,也不是經濟機密,只是一份意識形態的“正確指引”。
明鏡新聞網負責人向北京法院提供的證詞,顯示北京檢方起訴高瑜的罪名是不成立的。
毫無疑問,北京當局對高瑜的指控是莫須有的,對高瑜的司法審判是非正義的,對高瑜的罪名是強加的,拘押身患高血壓、美尼爾癥及心絞痛等多種疾病的71歲老人是絲毫沒有人性的。
對這樣一位中國傑出記者的不公正審判,無異於摧毀了習近平“依法治國”的承諾。我們希望中共當局離開錯誤的政治軌道,盡快釋放高瑜以挽救人們的信心。只有一個能寬容面對批評的政府,才能證明執政者不是虛弱膽怯而是真誠自信,才會使中國夢不是噩夢而是美好的期待。

 

17/4/2015       張雪忠律師:對高瑜的判刑顯屬枉法裁判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4/blog-post_973.html

今天(2015年4月17日)上午,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的罪名,判處高瑜女士有期徒刑七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據悉,本案涉及的所謂國家秘密,應該是去年的中共中央九號檔,即《關於當前意識形態領域情況的通報》。但其實,高女士的行為根本就不構成犯罪,北京法院對她的有罪判決顯屬枉法裁判。
現結合《刑法》和《保守國家秘密法》的規定,闡明理由如下:
1、一個政黨的檔不應視為國家秘密,即使是黨員也沒有保密的法律義務(只有組織義務),更何況非黨員公民。
在一個國家,如果在法律上把政黨檔視為國家秘密,顯然是一種党國不分或以党代國的錯誤做法。另外,一個國家的執政黨,本來就應該儘量將它的政治方針、政策立場、執政理念公之於眾,以接受全體國民作為國家主權享有者的評判與監督。如果執政黨將這些東西都當成秘密,則反而會讓人懷疑,它自己的政黨利益和國家利益可能是相違背的。
即使政黨將它的某些檔視作秘密,也只有黨員才需承擔保密義務,但這一義務只是一種政黨紀律。如果黨員違反了這一義務,最多只需接受政黨紀律處分,而無需接受國家法律制裁。非黨員公民對任何政黨的檔內容,則無需承擔任何保密義務。
2、本案所涉檔也不屬於《保守國家秘密法》規定的國家秘密。
依《保守國家秘密法》第2條及第8條第3款的規定,政黨的秘密如果屬於“關係國家的安全和利益,依照法定程式確定,在一定時間內只限一定範圍的人員知悉的事項”,亦屬於國家秘密。
從上文第1點的分析可以看到,《保守國家秘密法》的這一規定,顯然有違黨國有別的政治原則。但即使不考慮這一點,就是依這一規定的文義,本案涉及的政黨檔也不屬於國家秘密。
第一,這一規定作為法律規定,其中涉及的“國家安全和利益”,必須是具體和可識別的國家安全和利益,即必須是資訊一旦洩漏,就會造成事實上可認定和可衡量的國家利益損失或國家安全惡化。絕不能將資訊洩露產生的空乏和抽象的所謂“影響”,視為法定的國家利益和國家安全受損,否則必將致使國家秘密的範圍變得毫無邊界,並將使任何公民都可能遭受無妄之罰。
第二,這一規定中的國家秘密,必須是“依照法定程式確定,在一定時間內只限一定範圍的人員知悉的事項”。這裡的法定程式,必須是特定的國家機關依國家法律的規定,所進行的確定程式。政黨或政黨的任何機構,都無權自行將本黨檔確定為國家機密。
基於以上理由,我認為,高瑜女士的行為應不構成非法向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罪。
2015年4月17日

 

17/4/2015       重判高瑜震動歐洲 張英:典型“後文革時代”“惡戲拖棚”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r-04172015101726.html

關於流亡歐洲的中國異議人士的反應,十七號,歐洲當地時間的中午,記者採訪了流亡荷蘭的資深民運人士,七十三歲的張英先生。
張英先生首先強烈地譴責了對高瑜女士的非法判決。“四月十七號,以人民名義的中國共產黨北京第三中級法院重判良心犯、著名的中國記者高瑜女士,我們認為這個所謂判決是非法的、粗暴的,以莫須有的罪名判處高瑜女士重刑。我謹代表中國民主黨中央和中國民聯陣,以及中國之春雜誌社的同仁表示對中共非法判決的強烈譴責、嚴重抗議!”

 

17/4/2015       英國“獨立報”:中國記者關在監獄的人數已是世界第一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meiti/zaa-04172015120335.html

在中國備受尊敬的記者高瑜,被中國法院判監七年。國際特赦組織指出,判決踐踏公義,並嚴重打擊言論自由。(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

英國“獨立報”星期五的報導指出,新聞記者在世界各地採訪遭到殺害的比例升高,而國家如伊朗和中國對新聞自由的打壓,讓入獄的記者數不斷增加,中國記者關在監獄的人數已是世界第一。
中國法院星期五判處中國著名記者高瑜7年徒刑,引發英國人權組織、媒體的高度關注和批評。總部設在倫敦的國際人權組織“國際特赦”在發佈的聲明中表示,判決攻擊了言論自由。英國媒體如“金融時報”“衛報”等也都立即報導高瑜被判刑的訊息,顯示中國正嚴厲打壓言論自由。歐盟在華外交官員德洛澤維斯基也表示,判決正突顯出歐盟對人權捍衛者處境的關注,包括新聞工作者、博客作者,他們因為表達他們的意見或是實踐他們資訊自由的權利而遭起訴。

 

17/4/2015       “記者無國界”公佈中共新聞管控內部檔 抗議高瑜被重判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vt-04172015144412.html

總部設在法國巴黎的國際記者組織“記者無國界”本週五發表聲明稱,公佈這些內部檔,旨在向中國當局宣佈,在中國的獨立記者和活動人士將繼續揭露中共的謊言和利用國家機器控制新聞自由的事實。
“記者無國界”公佈了幾份中國國家互聯網資訊辦公室等部門在去年10月下發的內部檔,顯示中國當局對中國互聯網新聞的嚴格控制。
如去年10月10號,中國國家互聯網資訊辦公室的檔,要求各網站、包括移動用戶端全面查刪封殺臺灣的總統馬英九雙十節講話等;10月11號的檔要求刪除《雅樂主席陳卓林被調查 被指涉及周永康案 》一文等;10月13號的檔中,中國國家互聯網資訊辦公室通報批評新浪、鳳凰、網易、搜狐等網站的文章不符合規定,造成嚴重負面影響等等。
在紐約的明鏡出版集團總裁何頻週五向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表示,他非常支援“記者無國界”做出這樣的抗議。
何頻說,事實上,“記者無國界”公佈的這些檔只是中國政府非法干預新聞自由的冰山一角。何頻說,
“他更多的管控不是通過文字來傳達,而是通過電話,有些是面對面的談話,有求你媒體、記者、管理者怎麼做。更多更骯髒的是這些事情。”
中國著名記者高瑜曾任職中新社,此前曾先後兩次被捕。何頻說,這次對高瑜的重判,足以證明中國是世界上新聞管制最嚴厲、對新聞記者最摧殘的國家。
“中國現在處於新聞最黑暗時期,黑暗程度遠遠超過江澤民、胡錦濤時期。他們打壓、重判高瑜的目的就是要警告把不同聲音發出來的媒體人。但是,這些法官、審判者今天非法審判了高瑜,自己卻坐在了未來了被告席上。”
何頻表示,北京法院認定高瑜“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的一個重要證據,就是高瑜向他洩露””中辦2013第9號文件””。何頻說,他通過在美國的律師出具證言,表明這並非事實。但是中國當局卻根本不予理會,讓他非常失望。
“我們早就證實我們得到的這個檔不是高瑜給我們的,但是這些證據他們都不採納,完全是為了達到懲罰高瑜、警告大家的目的,來重判高瑜。”
高瑜的律師之一莫少平週五接受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電話採訪表示,在法院完全採信檢察機關指控的前提之下,判決高瑜7年有期徒刑,的確有法可依。因為按照相關的司法解釋,為境外非法提供機密級的國家秘密一件,可判刑5年以上、10年以下。
但莫少平說,作為高瑜的辯護律師,他認為法院的判決沒有嚴格依照刑事訴訟法的規定,來認定事實,採信證據。莫少平說,北京法院完全沒有採用何頻先生的證言,而且,把””九號檔””當作國家機密檔,從邏輯上講十分荒唐。
“所謂9號檔是執政黨的一個主張,是屬於意識形態領域的東西,無論涉及到公民社會、司法獨立、新聞報導自由等等,它是一個主張,按說應該廣泛讓民眾所知,才能得到貫徹執行,你把一個意識形態領域的東西作為國家機密,這個從邏輯上講十分荒唐。”
莫少平說,高瑜聽到宣判後反應平靜並表示要進行上訴。

17/4/2015       高瑜被重判七年當庭表示上訴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04172015083157.html

被控“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的中國獨立媒體人高瑜,星期五在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被判有期徒刑七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高瑜則當天表示會上訴,其家人稱,法庭只有13個座位,除了兩位家屬和律師,其餘是法院的工作人員。高瑜極度消瘦,“差點沒認出來”。高瑜委託的律師尚寶軍表示,將在十天內提出上訴。
著名媒體人高瑜被當局羈押近一年後,星期五被北京三中院判處七年有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一年。法院於當天上午9點30分透過微博表示,高瑜違反國家法律規定,為境外人員,非法提供機密級國家秘密,其行為已構成“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高瑜的代表律師之一尚寶軍在宣判後,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定罪沒有直接證據,將與高瑜商量在十天內提出上訴。
週五早上,北京員警在法院外明顯增加了崗哨。法院周邊一百米範圍內,有警員及法院保安員駐守,有外國使館人員到場,打算旁聽,但被阻止。也有外國記者在法院外拍照,被警方吆喝離開。期間,有一名男子在場拍照,被員警阻止後,帶上一輛警車。
法院宣判後,高瑜的弟弟高衛和兒子趙萌被多名國保送回家。高衛在警用車上告訴本台,法庭只有13個座位,除了家屬和辯護律師,其餘均是法院的工作人員。他說,姐姐聞判後,微笑著對他講,“沒事,我要上訴”。還說,見到姐姐極度消瘦,差點認不出來:“我沒有見過她這麼消瘦過,而且非常老態,體重很難估計,估計有一百斤多一點。我在給她買(上庭穿)的衣服,已經估計她消瘦了,就沒有買太大的,結果現在見她穿著還顯大。我已經很難形容,我從來沒有見過她這麼消瘦”。
去年4月24日,高瑜被公安拘捕,後被控非法獲取並向境外網站洩露一份中共內部文件,起訴書指高瑜非法獲取並向境外網站洩露中共九號文件。其內容包括要求高校教師不講普世價值、新聞自由等,被稱為“七不講”檔。新華社曾在報導中稱,高瑜承認將這份文檔的內容電郵給某境外網站負責人。但控方至今無法提供高瑜犯罪行為的直接證據。
高瑜委託的辯護人之一尚寶軍律師當天對本台表示,對宣判的結果感到失望,認為判決不公正。他說:“他們這個定罪是不公正的,確實證據不足。起訴書指控高瑜明知中央辦公廳九號檔是國家秘密,於2013年7月期間,通過Skype軟體,將該檔電子版發給明鏡新聞集團的何頻。所以要定她的罪,判處她有其徒刑”。
高瑜的辯護律師就控方證據提出質疑。尚寶軍說:“現在控方的證據,我們認為是全無,所謂的有罪供述,就是央視播出的有罪供述是違心的,這個大家都知道了,這是第一點。第二,控方沒有物理證據,她的電腦、Skype登錄記錄、發送記錄等,沒有任何物理記錄,證明高瑜在具體什麼時間,以什麼方式發給何頻。第三,何頻也按照美國的作證方式,通過律師也作證。我們也提交給法庭,證明何頻沒有收到過高瑜發過來的所謂的九號文件。他們(明鏡)發表的所謂九號檔與高瑜女士沒有關係”。
律師表示,控方所指控被告人的所有證據鏈,都是缺失的,剩下的是高瑜被要脅下作出的違心口供。尚寶軍說,將與高瑜商量後再確定提起上訴的具體時間。
高瑜的弟弟高衛週五對記者表示:“這個罪名,我認為沒有事實根據,本來是疑罪從無,結果他們(警方)事先就把對高瑜的審訊內容給電視臺播放,遊街去了。
71歲的高瑜曾任職中新社記者,曾兩次因言被捕。第一次是在1989年6月3日被捕,直到1990年8月獲釋。1993年10月,高瑜再次被捕,並在1994年11月9日被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洩露國家機密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99年2月15日,被以“保外就醫”的名義釋放。高瑜曾經多次獲得國際組織的獎項,其中在1995年5月獲國際報業發行人協會頒發“自由金筆獎”,97年獲無國界記者新聞獎以及2006年第二次獲得國際婦女媒體基金會的“新聞勇氣獎”。

 

17/4/2015       資深傳媒人高瑜被指洩密重判7年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Gao-04172015091813.html

中國資深傳媒人高瑜第三次被判入獄。她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的案件,週五(17日)被重判服刑7年及剝奪政治權利1年。高瑜表明要上訴。律師批評判決不公平,下周將到看守所與高瑜研究上訴事宜。
北京巿第三中級法院,週五早上在微博公佈判刑的消息。法院認為,高瑜違反國家法律規定,為境外人員非法提供機密級國家秘密,其行為已構成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判處被告有期徒刑7年,剝奪政治權利1年。
而法院在宣判過程中門禁森嚴,門外有警員及保安把守,車輛不准停留。外國記者進行拍攝被驅趕,10多名外國使節及30名各地訪民到法院旁聽遭拒絶。其中,湖北訪民伍立娟向本台指,他們約8時多抵達法院,曾入內申請旁聽,見證是否判決公正。法警以人滿為理由推搪,並驅趕他們離開。期間,她目擊1名公民在法院外拍照被員警抓走。
高瑜弟弟及兒子趙萌,由北京公安以專車分別接送到法院。其弟在宣判後表示,高瑜一出庭,他幾乎沒法認得,她消瘦太多,那是病態的消瘦。姐姐在庭上表現淡定,聽完宣判臨離開前,向他表明會上訴。
高瑜弟弟說: 在庭上,她很淡定地聽完她的宣判,結束以後,她被帶出法庭的時候,我說了一句,“姐,多保重”,我就說了4個字。她回答是,“沒關係,我會上訴”。她很淡定,有思想準備,而且很堅強,但是身體太瘦弱。
他又指,從律師的辯護詞,可以看出控方證據不足及前後矛盾。當局單憑口供而不是基於完整的證據鏈而定罪,實違反法律。其姐提出上訴,其實不容易改變局面,只能表明態度。他認為,以其姐目前的身體狀況,監禁不到7年便會躺著出來,家人十分擔憂。
高瑜其中一名代表律師尚寶軍表示,判決不公平,律師認為罪名不成立,控方的證據鏈不成立。不過,公平地說,如果法院採納控方的指控,該罪名量刑由5至10年,法院判刑7年是在法律範圍內,問題她是年逾70歲的老人。
尚寶軍說: 我們認為控方沒有一個證據鏈可以成立,至少有很大的合理懷疑沒法排除。如果法院完全採納這個控方指控的話,他們量刑7年應該說並不違法,重點在對於判1個71歲的老人,你判人家7年,實在有點殘忍。
尚寶軍指出,判決書內容共13頁,判決的關鍵主要在2013年7月高瑜是否透過skype軟體,將“中辦9號檔”發給境外明鏡新聞集團當事人何頻。律師認為,控方沒有證據證明。首先,高瑜第一次被警方訊問時是否認的,其後她承認過。當時,她為兒子作出違心供述,最後,她見到律師及在法庭亦否認此事。此外,律師收何頻在美國的供詞,斷然否認明鏡刊登的9號檔來自高瑜,因此,控方的證據鏈不成立。何頻的供詞,是得到其美國律師的簽署及紐約州州務卿認證,但法院推說何頻沒有在紐約駐華大使館作出認證,沒法採納該證詞。事實上,何頻曾嘗試到駐華使館辦理認證,但受到拒絕。

 

17/4/2015       大陸重判高瑜震驚國際 新聞團體紛譴責 (視頻)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HK-media-04172015095342.html

71歲大陸資深記者高瑜遭重判七年,香港人權組織、傳媒及外國機構,分別發聲譴責,認為中國政府以“莫須有”罪名懲處高瑜,嚴重打壓新聞自由。熟悉國情的時事評論員認為,重判高瑜證明中央無懼外界批評,判刑將帶來寒蟬效應,震懾到中國採訪的記者。

高瑜被判刑七年的消息公開後,“香港支聯會”十多名成員,包括主席何俊仁、副主席蔡耀昌、秘書李卓人等,連同立法會議員梁國雄,中午手持“釋放高瑜”等標語,遊行至中聯辦外抗議,要求大陸當局釋放高瑜。
抗議人士其後將抗議信件貼在中聯辦外的鐵馬上,以示對法庭“冤枉錯判”不滿。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接受訪時表示,高瑜因兒子同時被抓,為保護兒子才認罪,強烈譴責中共逼害異見人士,甚至株連家人,是不文明行為。他批評罪名是“莫須有”,志在威嚇新聞自由、威嚇在中國進行採訪的記者,認為高瑜只是履行記者的職責,拘禁記者已違背經濟社會發展。
何俊仁說: 如中國想以這種封閉社會的態度打擊新聞自由,想將國內大城市發展成為國際金融中心,是沒有可能的。中國政府無理由將政府政策變成國家機密,而這些政策是關係到市民利益!高瑜報導,中國卻替高扣上這罪名,這事極之荒謬。
何俊仁又認為,中央抑制大陸新聞自由的意圖昭然若揭,回歸後“一國兩制”亦變得蒙糊,香港新聞自由受到“無形之手”打壓,擔心一旦《23條》獲強行立法並通過,香港新聞採訪的環境將更嚴峻。
曾被指涉間諜罪、遭大陸判刑的香港時事評論員程翔,接受本台訪問時認為,中國政府判高瑜七年的刑期是過重及嚴苛。
程翔說,案件最不合理之處,是法院將中共黨內的“七不講”檔等同國家機密,是党國不分。他又認為,國家主席習近平上臺後,強調“意識形態”階段鬥爭,並擺出一副強捍的國際形象,絕對不介意外界批評中國重判高瑜的聲音。
而今次重判高瑜,程翔認為,將帶來寒蟬效應,影響採訪中國新聞的記者。大陸任何資料或檔都可能成為機密,除非記者只是抄寫人民日報或新華社稿件,否則,隨時誤墮羅網。
程翔說: 習近平強調“制度自信、道路自信、理論自信”,他已經自信心爆棚,所以,不會介意外界如何評價。而今次高瑜據指是因透露“七不講”,當中是有新聞自由,而其實“七不講”正正是要打壓新聞自由的,今次是拿了高瑜來“祭旗”。
另外,多個國際記者組織,亦對高瑜被判刑深表關注。其中,“國際記者聯會”認為,中國當局的判決不合理,強烈要求無罪釋放高瑜。“國際記者聯會”亞太區中國項目經理胡麗雲接受訪問時表示,由於無法確實掌握中國政府所指的“機密”範圍和定義,今次事件足以窒礙到記者報導中國新聞,影響資訊流通。
胡麗雲說: 訊息在網上流傳得如此普遍之下,記者又如何得知有關訊息是否絕密、機密? 所以,今次事件是影響到每一個新聞從業員,以至資訊自由,這一國際性的議題。
而“香港外國記者會”發表聲明認為,報導與表達自由涵蓋於中國憲法內,而中國領導人一直強調依法治國,他們促請大陸當局對高瑜及其他涉及新聞工作者的案件,都能夠切實履行承諾。
香港“獨立評論人協會”亦對事件表示震驚和關注,促請當局貫徹“依法治國”和人道主義精神處理案件。
“香港記者協會”對判刑亦感到憤慨,認為法院對一名行使憲法保障權利的公民判以重刑實屬不公,必須予以強烈譴責。記協指,根據公開資料及辯護律師所言,相信以敢言見稱、六度獲得與言論及新聞自由相關獎項的高瑜,被指洩露國家機密,是當局以言入罪,記協促請當局糾正,儘快釋放高瑜。
香港的民主黨和公民党亦發表聲明,認為言論自由無罪,要求立即釋放高瑜。

 

17/4/2015       中國獨立記者高瑜被重判七年引發國際反彈    [美國之音]        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gao-yu-sentenced-in-beijing-20150417/2723402.html

高瑜委託的辯護律師莫少平和尚寶軍星期四曾前往看守所,希望在宣判前會見高瑜但遭到拒絕。莫少平星期五上午在宣判後不久對美國之音表示,不認可法庭完全採信檢察機關的指控,認為法院沒有尊重事實和證據。
莫少平說:“作為辯護人來講,我們當然不認可這個法院的判決。我們認為法院沒有充分地尊重事實和證據,僅僅把高瑜的有罪供述,作為它定罪的主要的依據。那麼,這個實際上是違反刑事訴訟法相關規定的,特別是高瑜強調說,我之所以曾經作有罪供述,是因為公安機關用我的兒子來威脅她,來要脅她。所以,她是違心地、被迫地認罪的。那麼,開庭的時候她把這情況說得非常清楚,說我那供述是不屬實的。”
曾多次代理重大敏感案件的莫少平律師強調,法庭拒絕採信辯護人提出的第一手證據,堅持以高瑜的供述定罪,是錯誤的。
他說:“特別是,檢察機關指控高瑜是把2013中辦發9號文件發給了境外的明鏡出版社的創始人何頻,法院也是這麼認。何頻本身通過美國的律師,正式向法庭提交了證據,說我從來沒有收到過高瑜女士給我發來的任何9號文件。這種證據作為法院都不予以採信,就生生地認定你高瑜承認過,它這個指控的罪名就成立。這顯然是,我們認為法庭的判決是錯誤的。”
莫少平表示,對上訴結果不表樂觀,但是堅持上訴是表明一種態度。
他說:“上訴並不,呃呃呃,改判率是很低很低的。但是畢竟它表明一種態度,就是我不服你一審判決。”

 

17/4/2015       美國呼籲立刻釋放高瑜 稱中國做法令人不安  [美國之音]        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gaoyu-20150417/2724145.html

美國國務院代理發言人瑪麗·哈夫星期五在例行簡報上說:“美國對中國記者高瑜因向外國新聞媒體洩露國家秘密的指控在一次閉門審判後判決有罪並處以7年有期徒刑深表關切。對這名資深記者的判決是對那些以和平方式質疑中國官方政策和做法的公益律師、網路活動家、記者、宗教領袖等人士做出的一系列令人不安的政府行為的一部分。我們呼籲中國當局立刻釋放高瑜,並尊重中國在國際上的人權承諾。”

 

17/4/2015       美國筆會中心:重判高瑜顯示六四鎮壓歷史未成過去    [美國之音]        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pen-us-20150417/2724151.html

總部在紐約的美國筆會中心星期五發表聲明。該中心執行主任蘇珊·諾瑟說,“逮捕和迫害71歲的高瑜是當局為在六四天安門鎮壓25周年前恐嚇、打壓記者和活越人士的一部分,六四紀念日一直是政府力圖讓人們忘卻的日子。”
高瑜於2014年4月24日在北京被拘留。去年六月四日是1989年當局用武力鎮壓天安門學生運動的25周年紀念日。
諾瑟說。 “從天安門鎮壓到現在,當局視高瑜芒刺在背。這個判決提醒人們,歷史並未成為過去,在習近平統治下的嚴酷鎮壓依然是現在的頭條新聞。”

 

7/4/2015 國際輿論譴責高瑜案判決    [德國之聲]      http://dw.de/p/1F9yC

高瑜案一審判決結果公佈後,歐美各國及人權組織紛紛表示震驚及失望。美國週五向中國政府發出呼籲,希望後者立即釋放高瑜。中國外交部則稱””外國沒有權利干涉該事件””。德國聯邦政府人權專員施特萊瑟(Christoph Straesser)在得知判決結果後對德新社表示震驚,””這一缺乏透明度的審判過程,尤其是顯然是通過強制手段獲得、不應作為法庭審理依據的電視認罪陳述,以及判決結果都顯示出嚴重的法治缺陷。””
施特萊瑟呼籲中國領導層加強政治自由、法治國家和透明度,不要讓人們對於中國改革意願的期待落空,其內容包括改善人權狀況,釋放那些按照憲法賦予權力及言論自由發表意見而遭到關押的人士。
歐盟對高瑜一案表示高度憂慮,一份相關聲明指出:””這增加了我們對於中國人權活動人士處境的擔憂””。
另據德新社報導,來自德國、法國、奧地利、瑞士和美國等15個國家的外交官嘗試旁聽審訊過程,但均被法庭人員擋在門外。一位外交官表示,他們僅被告知法庭內沒有空餘座位。

 

17/4/2015       德國之聲台長林堡中斷同CCTV的合作談判     [德國之聲]      http://dw.de/p/1F9wR

高瑜因””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被北京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判處7年有期徒刑的當天,德國之聲台長彼得·林堡(Peter Limbourg)發表措辭嚴厲的譴責。他說,””我對這項針對高瑜的判決感到尤為震驚。在我們看來,對現年71歲的記者高瑜做出的無情懲罰缺乏依據。””高瑜曾是德國之聲的撰稿人,去年被捕後,林堡多次、其中包括在北京訪問期間發出呼籲,要求高瑜得到符合法治國家原則的公正的司法程式。德國聯邦政府同德國之聲不僅在政治層面,同時也通過法律管道為解決高瑜案做出努力。
林堡稱,作為對高瑜案強硬判決的回應,德國之聲將中斷同中央電視臺就文化領域技術合作舉行的談判。
但他堅信,原則上只能通過對話的途徑將自己的理念和立場傳達給對方,並通過接近而達到轉變的目的。
他說,””我們不會扯斷對話的紐帶。但廣泛合作的前提是,中國政府對待批評性記者、博客作者和異議人士的方式從總體上展現出積極的變化。””他強調,德國之聲不僅繼續關注高瑜的命運,也將繼續報導因相似經歷受到迫害或關押的其他人。

 

17/4/2015       歐盟呼籲再次審理高瑜一案       [法廣]      http://rfi.my/1yDbPki

歐盟17日晚促請中國政府重新審理資深記者高瑜一案。歐盟外交事務發言人表示,我們要求中國政府按照國際慣例重新審理像高瑜這種以和平方式表達其見解的案例,我們希望中國政府增加透明度。

 

17/4/2015       高瑜洩密——九號文件        [明鏡]      http://www.chinaaid.net/2015/04/blog-post_19.html


 

17/4/2015       浦志強獄中前列腺炎未得治療 案件已面臨是否起訴最後時間點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4/blog-post_112.html

“2015年4月17日星期五,本網獲悉:浦志強獄中前列腺炎未得治療,案件已面臨是否起訴最後時間點。
浦志強代理律師尚寶軍律師在昨天(4月16日星期四)會見了浦志強。他介紹說浦志強在獄中患上前列腺病,導致嚴重失眠,但未給予合理有效的治療:“他每天都服用血糖丶血壓的藥,早晚吃降壓藥,注射胰島素,靠藥物控制。他說有一點不好,他前列腺炎沒有藥吃,有點麻煩,這是他第一次提起前列腺的問題,看來有點重,每天晚上睡不好覺,沒有得到治療,他也在跟獄醫爭取。”
尚寶軍律師說,浦志強在獄中就已經得知案件完成最後一次退偵,而補充的材料僅僅為四頁紙的網路截圖,他堅持認為,警方對他的這些指控都毫無根據,已經亮出“底牌”。
高瑜女士今天被判7年,浦志強案的走向就更令人關注。對浦志強的境況,本網將持續關注。

 

17/4/2015       郭玉閃案已被以“非法經營罪”移送海澱檢察院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4/blog-post_541.html

2015年4月17日星期五,本網獲悉:傳知行郭玉閃案已被移送海澱檢察院。郭玉閃已經被轉到海澱看守所。
據郭玉閃太太消息:4月15日第一看守所電話通知我,玉閃當日換押至海澱看守所。李瑾律師今日與海澱檢察院確認,玉閃的案子昨日移送海澱檢察院。據警方告知,移送罪名為“非法經營”。
2014年10月9日淩晨兩點,郭玉閃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傳喚,同日晚上10點被刑拘。2014年11月26日傳知行社會經濟研究所行政主管何正軍於晚被帶走抄家。2015年1月3日,郭玉閃被北京市公安局以非法經營罪逮捕。

 

17/4/2015       郭玉閃夫人阿潘致獄中丈夫書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5/04/blog-post_82.html

阿潘致小寶:我們在春天裡道別

注:這封信寫於3月底,因為太像道別,生怕一語成讖,且抱著一絲幻想等待著4月2日(偵查延期的屆滿之日)能傳來好消息,便一直沒發。但該來的還是躲不掉, 4月15日,我接到看守所通知,玉閃被換押到海澱區看守所。小何(正軍)在同一天也換押到海澱看守所。後經律師確認,傳知行的“非法經營”案同日移送海澱區檢察院。
我們在春天裡道別
小寶:
你剛離開時,我對寶寶說:春天的時候爸爸就會回來啦。現在已是3月底,永遠和諧、總是勝利的大會已經閉幕,北京的樹也已經抽了新芽,你卻還呆在那個擁擠的監室裡,不知何日是歸期。
過去近三個月裡,兩位律師兢兢業業,前後會見了你十次,她們說,眼看著你的的狀態好了起來——清瘦了(“胖子”這個形容詞已經不太貼切),精神了,小肚子和高血脂都沒有了,早睡早起,中午值班時還散步鍛煉……你說:在這裡日子不難過,一晃一個星期就過去了。律師和你開玩笑:監獄裡的日子更好過。你說:是啊。然後你們倆相視而笑。你連現在的日子都不覺得難過,可見之前86天的日子很難過——想到這個,我就覺得無法安慰,因為我們錯過了在艱難時刻陪伴對方的機會。
不能在身邊陪伴,就想找機會離得你近一些。我儘量跟著律師去豆各莊,她們會見時,我就在接待室裡,有時發呆,有時看肥皂劇,有時在外面的天空下走走。我第一次去豆各莊時,還沒拿到律師證,只能當夏律師和李律師的司機,他們會見時,我在外面等。那是個秋天,樹葉被風吹得或是在半空中飄落,或是在樹上搖擺,或是在地上翻滾,發出很好聽的沙沙聲,三四點鐘的太陽很柔和地照著看守所前空曠的大地,好象天地間就只剩我一人。那一刻突然想起一句詩: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那個場景很美,我又很自得地認為那句詩回憶得相當應景,所以一直記著。誰能想到有一天我會陪律師來見你呢?你在高牆裡面,我等候在外面。現在看守所附近立了很多高樓,還多了很多麻雀。我看著它們吱吱喳喳吵鬧著從接待室邊上的枯樹叢一窩蜂地往外飛時,小時候吃過的臘麻雀幹的味道突然一閃而過。
去看守所的次數多了,居然還能碰到認識的人。春節前的最後一次會見,我看到了寇延丁的姐姐,她背著一個大背包,先是跑到西邊的預審大隊,接著又跑到東邊的接待室。她在屋外迎面走來時,我只覺得有點眼熟,聽到她對接待視窗說“我找寇延丁”時,才把眼前這個人跟網上她的照片對上號。當然是沒找到,但她也沒有露出太失望的神情——她找了妹妹那麼久,估計早已習慣了這樣的回答。我沒有上前和她打招呼,一是素不相識,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二是她一直找不到她妹妹,我卻能通過律師知道你過得如何,相比之下可能會讓她更難過。沒想到幾天後寇延丁就回家過年了。雖然被抓和被放的原因和過程都同樣諱莫如深,但當事人和家人都沒有計較的權利,能平安回家已是萬幸。
看守所的有些規定真是為了讓人難受而存在的。比如,規定只有直系親屬才能送錢物。“三八”婦女節前夕,有五個年輕姑娘因為策劃在公車上宣傳“反性騷擾”的活動而被送進看守所,其中有兩個沒結婚的姑娘,父母住在很偏僻的小地方,等到父母接到朋友們輾轉打去的電話,動身,再到看守所存錢物時,已過了好幾天。沒錢沒衣服,在裡面不會太好過。律師第一次見到你時,衣服還沒有轉到看守所,你好幾天沒換洗,臭哄哄的,我趕緊買了幾套內外衣物又送了一次;再過了幾天,前一次送的衣物也轉到了看守所,你不但把自己打理得清清爽爽的,還把多餘的衣物分給了同監室的其他人。當時我聽了律師的轉述,只覺得好笑:臭美啥呀,人家怎麼會要你穿過的衣服?看了這幾個姑娘的一些消息,才知道多餘衣物確實是有用的。
小寶,你說,制定這些規定的人,當時想的是什麼,為的是什麼呢?我覺得多半是為了讓裡面的人感到難受和屈辱,再就是多折騰外面的親人吧?這樣就可以讓大家心生悔意和懼意,老實些、再老實些,努力不讓自己折騰進去。大部人不知道中國的法律有多麼地不近人情,除非和它打交道時。到現在還有人問我:你見到他沒有?我說只有律師能見到你。問的人聽了都表示很驚訝。驚訝什麼呢?我見過一個當事人,退庭後與哥哥擦身而過,只不過沖哥哥點了點頭,就被庭警嚴厲喝止。他哥哥是四十歲多的人了,刹那紅了眼圈。這些不近人情的規定,會讓人對執法者的鐵石心腸心生怨恨,反而淡化了是非——就像雙方爭論某個問題時,如果爭論的架勢不好看、措辭不文明,爭論半天,最終多半都會把攻擊重點放在對方的姿勢和措辭上,而忘了原本的問題。這個道理很簡單,可是他們太傲慢,從不在乎自己的架勢好不好看。
扯得有點遠了,說回衣物,北京的春天過得快,你再不回來,又該送夏天的衣物了。
你應該發現了,你的家屬,我,目前情緒穩定。3月初得知你的案子被延期一個月,聯想到老浦在看守所已呆了十個月,他的案子卻還在不停地來回退偵、送檢;律師為你遞交的取保申請也沒有獲得批准,我估計你在短期內很難回家,便認真地思考了“你若被判刑,我該怎麼辦”的問題。想明白了,苦的無非是愛別離,可是你在裡面戒煙戒酒、清淡飲食、早睡早起,還有大把的時間看書、勞動、修身養性,這些卻都讓我感覺輕鬆。最難過的人是父母,沒有你的陪伴,又丟了世俗的面子,很難釋懷。小寶,請你原諒我,我沒什麼辦法安慰他們。生活上可以相濡以沫,可是在精神上,父母子女都有各自的路途和屬於自己的負擔,只能各自承受。其實大部分的人際關係,也是這樣的模式最好,所以我們最好也這樣,對彼此狠一點,不要總是設身處地考慮對方的感受,徒增傷感。
儘管已經平靜許多,我卻始終無法原諒那些作惡之人——寬恕這種事,只有神有資格,我們這些凡人,以直報怨就足夠了。心越熱,就會越疼,我要靠疼痛讓日漸麻木的心熱起來——被折磨的人是怎麼熬過來的?那些作惡的人,在動手的一瞬間,他們的心或手有沒有過一絲的猶豫和顫抖?在體制的掩護下,真的可以肆無忌憚地做所有事情嗎?他們難道不怕自己的姓名大白於天下?他們是以怎樣的面目面對自己的父母和子女的呢?我想像了很多。小時候被江姐和劉胡蘭的故事激勵,真誠地思考過“如果那一切折磨加諸己身、能否堅持革命信念”的問題(好吧,又要被你嘲笑了),想不到在這樣的文明時代,還有機會做同樣的想像,仿佛我們這個國度是隔絕于文明的荒蠻之地。這真令人悲傷。但凡是人,即使不是任何教派的信徒,也應該敬天地、畏鬼神吧?也應該知道這世間有比人類高得多的運行法則吧?然而,確實有一些人既不害怕現世報應,也不怕死後洪水滔天。能拿他們怎麼樣?最多說一句 “祝你今日種下的因,他日早些結果”罷了;在這個國度、在有生之年,我們還真的未必能等到公平正義。
可是,即使我們等不到、只做了墊腳石,也無須難過,要相信總有後人會等得到。小寶,我就是這麼想的,所以,已經不太需要咬牙才能應付目前的生活。把結果交給神,自己只管低頭走路,做該做的事。
這封信寫得有些涼薄,你不要怪我,我只是在為可能到來的長期分離做準備。相信你能明白我的心意。
愛你。願你身心安定。
愛你的老婆
二零一五年四月一日

 

17/4/2015       普法被“尋釁滋事”的賈靈敏一審將於4月27日在鞏義市河洛中心法庭開庭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4/427.html

2015年4月17日星期五,本網獲悉:因普法被“尋釁滋事”的賈靈敏一審將於4月27日在鞏義市河洛中心法庭開庭。
據朱孝頂律師稱:剛剛接到張華英庭長電話通知:4月27日上午九點在鞏義市河洛中心法庭開庭!
據悉:鞏義法院明明有可以容納四五百人的審判法庭,鞏義法院卻將賈靈敏、劉地偉案件放到交通食宿都極為不便,且最多可以容納二十多人的偏遠山村法庭開庭,明顯是為了維穩,害怕旁聽人過多,方便官方違法開庭。
賈靈敏因遭受拆遷的不公待遇,逐步從自己的維權變為為其他百姓普法,足跡遍佈大江南北, 2014年5月7日,長期從事維權活動的賈靈敏,因幫助其他拆遷戶報警,被鄭州員警以“尋釁滋事罪”抓捕,關押至今。

 

17/4/2015       江蘇76歲身患癌症的維權老人姚寶華終獲監外執行已經回家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4/76_17.html

2015年4月17日星期五,本網獲悉:4月16日,本網曾持續關注與報導的江蘇76歲維權老人姚寶華,終獲監外執行已經回家。
2014年,因為土地維權,江蘇維權人士姚寶華老人家一家四口被抓,三人被法院以敲詐勒索開發商判刑。姚寶華老人是在刑拘期間發現患有胃癌,取保候審做了手術。2014年5月判決生效後,因他不服終審判決進行申訴,一個月後,法院將他收押送進監獄服刑。服刑不到兩個月,姚寶華又被查出前列腺癌和膀肛癌。做了手術後,家屬要求保外就醫,當時監獄沒有同意。姚寶華的身體狀況完全符合保外就醫條件,期間,家屬多次申請,但當局就是一直不給批准。
昨天劉曉原律師接到身患癌症的76歲老人姚寶華電話,說自己4月16日下午被暫予監外執行,社區矯正機構人員向他宣佈監外執行期間的規定,現在已經回家。

 

17/4/2015       姚寶華重病纏身獲保外就醫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issident-04172015091503.html

因土地維權而被判監5年的江蘇教師姚寶華,身上的癌細胞已擴散至三個部位。最近,又證實患心臟病,健康持續惡化,獲准保外就醫。

江蘇教師姚寶華,去年3月被控“涉嫌敲詐勒索”罪成判監5年,因身患癌症曾獲得取保候審。然而,約3個月後,當局又突然強行把他帶到監獄服刑。至週四(17日)服刑第10個月,監獄方突然批准保外就醫,姚寶華已回家與家人團聚。
姚寶華的女兒姚欽對本台表示,父親姚寶華在2013年證實患賁門癌後,後來癌細胞又再擴散,並引致膀胱癌及前列線癌。去年,在街上被抓走強行到監獄服刑後,家屬多次申請保外就醫都被拒絕。直至最近,他又診斷患上心臟病,以致健康非常反覆。
姚欽認為,父親的癌細胞擴散至3個不同部位,現在又得了心臟病,不排除監獄方擔心隨時會有生命危險,為了不承擔責任,於是才答應保外就醫的申請。
她說︰身體狀況不好,回來以後不如以前,飯也吃得少,臉色各方面都不行,而且現在又有心臟病,這兩天挺反覆。監獄長也過來說,晚上需要2個人看護了,就怕他出事。因為他有心臟病、3個癌症在身,就是靠他的毅力吧,能活到今天也不容易了。今天,有很多全國各地的線民,都過來看我的爸爸。
姚欽又指出,上週三(8日),監獄方已打算送父親回家,但由於當時作為擔保人的妹妹無法抽空簽字,於是,父親才遲了1周時間才能回家。
她說︰其實,上週三已送回來一次,送到常州,但沒有提前通知我們,後來沒有接收,就退回監獄了。這次把他送回來家,提前1、2天打電話給我媽媽,就說後天來看病了。
77歲高齡的姚寶華,原本要服刑至2019年的4月才能獲釋。姚寶華對記者說,他是清白的,希望有生之年看到自己的冤假錯案能得到平反的一天,就是靠著這股信念,讓身患重病的他,繼續支撐下去。
他說︰我的案子是他們強加的冤假錯案,我肯定是正義的。因為我是沒有一點瑕疵,錯的都是當官的,所以我有必勝的信心。因而我在監獄時,心態調整好,不管怎樣,我都看報和學習。
姚寶華是退休教師,他因帶領村民為土地維權而成為報復對象。2014年3月,和妻子劉勤鳳、兒子姚納新被控“涉嫌敲詐勒索”全部罪成,判刑3年至5年不等。其中,姚寶華夫婦因患重病,獲准繼續取保。及後,上訴被駁回後,被判刑5年的姚寶華在同年的6月底,在街上被法院人員強行帶走,把他送往監獄執行刑期。

 

17/4/2015       河南何新華冤獄10年 發回重審無果繼續服刑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0-id-20380-page-1.htm

今天下午,河南省周口市鹿邑縣張店鎮何樓村何新華的妻子晉永梅【河南周口市晉永梅北京寄信 押返拘10天】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我丈夫何新華冤獄10年,發回重審無果繼續服刑。
2009年,我丈夫何新華因和他人在新鄉南水北調工地上共同買車被人誣告,2013年按詐騙抓走。同年9月份按盜竊定罪10年,同月我們就上訴到中級法院,中院一看材料就明白了,事實不清,證據不足,2014年4月份撤銷原判發回重審,同年7月份開庭審理迄今無果。目前,我丈夫還在服刑之中。

 

17/4/2015       維權人士秦永敏夫婦失蹤 妻姐打橫幅訴冤遭暴力鎮壓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1-04172015100628.html

2013年12月8日,武漢異議人士秦永敏和趙素利女士在武漢市武昌區豔陽天酒樓舉行婚禮。(參與網)

中國異議人士秦永敏被被武漢國保軟禁已經超過3個月,期間他的妻子趙素利也被帶走關押,兩人至今下落不明。早前曾傳出懷疑趙素利在關押期間失蹤的消息,其家人近日到達武漢舉橫幅要求當局給說法,但卻遭到暴力鎮壓。
今年1月被武漢國保“強迫失蹤”的中國異議人士秦永敏及妻子趙素利至今仍下落不明。期間曾傳出,懷疑趙素利被非法拘禁期間遭遇不測丶意外失蹤的消息。趙素利的三個姐姐本週三抵達武漢尋找妹妹。與此同時,秦永敏的委託律師馬連順也再次來到武漢市,陪同趙素利的三個姐姐相繼來到了武漢市青山公安分局丶新溝橋派出所丶信訪局等地去尋找秦永敏和趙素利,但遭到推諉。
趙素利的三姐週五告訴本台記者:
“3個月都聯繫不上,都不知道趙素利是怎麼回事,是失蹤了還是怎麼回事,所以我們就到武漢找她了。先去了青山派出所報失蹤,但派出所就讓我等,你不回話總得立個案說明你們知道他們失蹤了。趙素利到底在哪裡,她到底活著沒有,我們到處找人都找不到。”
隨後,他們又到秦永敏的住處尋找親人,但是卻遭到了數名常年駐守在秦家樓下的保安阻攔。他們就在秦永敏的住處附近拉出印有“秦永敏犯罪了嗎?為何誅連家人”的條幅尋找親人,但遭警方搶奪。週四,趙素利的姐姐們又到武漢市青山區維穩辦要人。
趙素利的三姐說:
“他們把我們的橫幅搶走收了,我們自己在馬路上找,你還不讓找?這是我們的權利。你們2號到老家找趙素利回家了沒有,她怎麼會回家?”
據瞭解,年初秦永敏被武漢國保帶走,罪名是“最近寫文章太多,接受外媒採訪。”次日,警方拿出空白拘留證讓趙素利簽字。秦永敏被拘留期間,馬連順律師丶湖南省蔡瑛律師受家屬委託到武漢青山區拘留所要求會見,卻被當局阻止,回應“查無此案”,至1月19日秦永敏的10天行拘期結束,但當局沒有放人,而是將趙素利也一併帶走關押。
與秦永敏關係密切的“玫瑰團隊”主持人潘露週五告訴本台,秦永敏失蹤期間,他們在全國各地發起尋找行動:
“拒絕律師的正常法律行動。要逮捕應該給家屬提供逮捕令,但這些都沒有。我們也發動了律師和公民的簽名,目前有大約500人呼籲武漢當局釋放秦永敏夫婦。”
潘露還譴責當局嚴重剝奪人權,與自己提出的“依法治國”的口號背道而馳:
“在中共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的大的口號下,他們是非法治國,而且是非法迫害異見領袖。這次事件有一個特色,中共對和平轉型的團隊也好,對任何提倡需要民主政治對話,都是用暴力打壓的態度。這也側面反映了,習近平上臺之後,中國民間民主運動的趨勢是嚴重下滑,這也代表著人權嚴重下滑。”
另據中國民生觀察工作室的消息說,本週一,數十名公民在北京拉條幅尋找秦永敏及趙素利。週二,再有百余公民發起連署,呼籲武漢當局恢復秦永敏夫婦人身自由。

 

17/4/2015       山東青島損害公共財物罪刑拘張翠雲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0-id-20383-page-1.htm

今天夜間,山東省青島市李克梅【山東官方部分電腦能打開六四天網 張翠雲在押】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警方損害公共財物罪刑拘我母親張翠雲。
來電稱,今天上午9點,我母親張翠雲到城陽區政府反映小寨子村委貪污腐敗問題【青島企業主張翠雲潛伏北京 等待兩會召開】,城陽區政府機關事物局保衛科科長孫衡正打電話把正陽路派出所叫來,來了兩次走了,後又把城陽派出所叫到現場,9:24分城陽派出所用假傳換證將張翠雲帶走,晚上20:25分,在家屬多次催促等待下,城陽派出所值班副所長矯良本警號025508,111680民警告知張翠雲家屬,損害公共財物罪對張翠雲刑事拘留於青島市第三看守所,時間無期,走法院程式,判刑!

 

17/4/2015       因上訪被判刑關押的遼寧楊玉興看守所內病危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5/0417/12241.html

遼寧省錦州市訪民楊玉興2015年4月3日因上訪被淩海市法院以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兩年,現羈押在淩海市看守所。今天上午楊玉興的家人得知楊玉興口吐鮮血被看守所緊急送往醫院搶救。經醫院檢查為肺結核病復發、另外還有冠心病等多種疾病,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據瞭解,楊玉興是因為2001年遭遇強拆上訪的, 2015年2月14日在中南海附近行走過程中被北京警方抓獲送至馬家樓,2月15日地方政府把他接回後以尋釁滋事罪刑拘,同年的3月16日淩海市檢察院提起公訴,3月26日淩海市法院開庭審理此案認為,楊玉興以上訪為由多次到北京天安門及中央國家機關所在地中南海周邊等地滋事,煽動他人信訪,破壞了國家的正常社會秩序,其行為以構成尋釁滋事,故以尋釁滋事罪判處楊玉興有期徒刑兩年。楊玉興不服判決現已提起上訴,沒想到這期間他又遭此厄運,他的家人和訪友都擔心他的安危,特向本網發帖懇請關注。

 

17/4/2015       四川漢源組團北京 綁架拘留白忠用、鄭潤平10天        [六四天網]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7-id-20382-page-1.htm

2015年3月,四川省雅安市漢源縣白忠用、鄭潤平、巨克鳳、萬德民、李元軍、張克英等20人因瀑布溝水電站建設賠付、征地、淹沒土地房產等問題前往北京上訪。巨克鳳、萬德民、李元軍、張克英等十幾位訪民被漢源縣接訪人員以回去解決為由提前勸回,但到現在一直未解決。只剩下白忠用與鄭潤平在北京。
4月5日上午11點30分左右,白忠用在北京市西城區北禮士路135號的書香園賓館內遭到四川省漢源縣順河鄉武裝部長高定熙的辱駡、威脅、恐嚇。高定熙用手指指著白忠用的頭說:“日你媽,老子弄死你,死的要把你抬回去。”晚20時左右,高定熙和漢源縣順河鄉副鄉長楊基華叫來的七八個黑保安前往書香園賓館,在無強帶手續、無北京公安在場的情況下用手銬銬住白忠用、鄭潤平,帶上一輛事先準備好的17座車上,把白忠用拷在車上,並把頭按在坐凳上,連夜向四川方向行進。4月6日早上六點左右,車輛到達河北境內的一家加油站時,被拷在車內的白忠用遭到黑保安毆打,頭部、胸部、全身多處受傷。白忠用被打時,順河鄉武裝部長高定熙、副鄉長楊基華均在車內。
白忠用、鄭潤平從北京綁架回漢源途中,一直未給他吃過任何食物。4月7日淩晨兩點左右到達漢源,淩晨4點送漢源縣看守所, 以“擾亂社會秩序”罪名拘留白忠用、鄭潤平10天,4月17日下午2點放出。然而北京員警卻說,為保護訪民上訪不被拘留,以後上馬家樓都不給訓誡書了,漢源警方何以在北京“擾亂社會秩序”拘留白忠用,就連北京警方都沒說他擾亂北京社會秩序。

 

17/4/2015       山西白樹偉、白栓明省政府狀告村主任貪腐被拘留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5/0417/12240.html

4月15日晚,山西五台縣白家莊西頭村訪民白樹偉、白栓明在家中被五台縣警方抓走,4月16日被五台縣公安局以二人非法上訪為由將其拘留,拘留期限為10天,現關押在西龍泉拘留所。

 

17/4/2015       四川籍維權人士劉四仿夫人被強行帶往“戒毒中心”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4/blog-post_161.html

2015年4月17日上午,四川籍維權人士劉四仿發出消息稱:我老婆剛剛在公司上班被自稱番禺南村派出所的人帶走,對方說要帶她去番禺沙灣戒毒醫院。我老婆盧麗娜手機:13928781560,期各位關注!
隨後,本網資訊員致電劉先生瞭解到:員警告訴劉先生說:是因為4月10日淩晨0點30三十分員警來他家抄家時,要搶走他家的電腦,與他太太發生爭執,他太太咬傷了員警,派出所的人說是因為這個原因將其太太帶走的。
但員警沒有交代為啥帶他太太去戒毒中心,現在他太太的電話已經無法接通,雖然劉四仿多次參與公民活動,但其太太從未參與,也絕無沾染毒品,此次員警抓人純屬報復。番禺分局電話020-84822623,南村派出所電話020-84768406,前來帶走人的員警警號040101。
劉四仿介紹說:他因為“區伯嫖娼“案,準備在廣州搞一個專題研討會,結果被員警半夜來家裡,將其帶離送回老家四川自貢,期間員警欲搶走他的電腦,因此他妻子與員警發生衝突,當時員警未出示任何手續,屬於私闖民宅,實施搶劫。

 

17/4/2015       劉四仿妻子被扣被威脅噤聲 聲援范木根王健再被拘留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04172015104414.html

廣東維權人士劉四仿。(資料照/Public Domain)

廣東維權人士劉四仿的妻子盧麗娜週五被以“妨礙執法”為名帶走,警方以“行政拘留其妻子會令她失去工作,家庭生計不保”威脅劉四仿噤聲。此外,因週二前往法院聲援範木根,公民劉星、王健被行政拘留,其中,王健被拘10天,警方稱理由是“取保期間外出”,對此,王健的家屬表示難以接受。
廣東維權人士劉四仿的妻子盧麗娜週五上午突然被廣州番禺區警方從公司帶走並羈押在戒毒所。
4月10日淩晨,劉四仿被警方以“涉嫌網路造謠”為名帶走扣押半日。查抄住所期間,盧麗娜因對方未出示合法手續而進行反抗,並在與員警搶奪電腦時遭到暴力對待,情急之下咬了對方兩口。
劉四仿週五下午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警方此次抓人的理由是盧麗娜的行為妨礙執法,而他本人目前正被番禺區國保約談,對方以行政拘留盧麗娜會令其失業為威脅,要他噤聲。

 

17/4/2015       廣東佛山獨立候選人因參選被“妨礙公務”案二審將於22日開庭審理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4/22.html

2015年4月17日下午4點左右,剛剛釋放不久的獨立候選人李碧雲,收到佛山中級法院派兩輛警車送來的傳票,將於2015年4月22日下午15點30分在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第三審判庭,二審開庭審理李碧雲“妨害公務”一案。
據李壁雲介紹:此前,4月16日下午4點半有多,她接到稱佛山中院的一自稱是書記員通知,因快遞員問題沒有送到傳票,要李碧雲下午到佛山中院,李碧雲質疑他的身份後,這個書記員不作答就掛線了。
4月17日上午11點39分又收到一個自稱佛山中院刑一庭的書記員,通知李碧雲下午到佛山中院第三庭提審,李碧雲質疑道:第一我未收到傳票,第二用什麼證明你是佛山中院書記員,第三現今很多詐騙電話,她說無辦法證明身份就掛線了。於是就有了今天兩輛警車來送達傳票的情況。
據瞭解:該案是李碧雲以公民個人身份獨立參選後引發的一系列構陷案之一。
2011年9月20日獨立候選人參選,被指控破壞選舉罪,關押7個月後,於2012年41月19日強制措施取保候審一年,又在2012年10月27日又在廣州綁架李碧雲押回順德宣判,判決監視居住6個月。於2013年9月9日在醫院收判決書,以“破壞選舉罪”判免於刑事處罰,後2013年2月25日,李碧雲去看病被攔截,還把拖昏倒又丟在其弟弟門口就走了。
而引發的這起“妨害公務罪”案,在關押近十五個月一審判免於刑事處罰,李碧雲不服上訴,這是二審的開庭傳票。據李碧雲說:之前的律師都因受到當局的壓力,退出了。現在開庭,李碧雲其實被變相剝奪獲得辯護權。

 

17/4/2015       女權人士趙思樂出境被阻 獲釋5人自由受限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4172015104335.html

女權人士趙思樂因曾經聲援5名日前被取保候審的女權活動者,成了“犯罪嫌疑人”,週四晚被限制出境。趙思樂斥責當局此舉顯示了他們把女權活動視為犯罪活動的心理。而5人獲釋後仍受到不同程度的監控,其中,患有肝病的武嶸嶸週五向本台表示,她的身體狀況不算太壞,不過目前不方便說話。

 

17/4/2015       2015年4月15日中國各地公民、維權人士消息匯總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4/201504172354.shtml

17/4/2015       2015年4月14日中國各地公民、維權人士消息匯總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4/201504172353.shtml

17/4/2015       2015年4月13日中國各地公民、維權人士消息匯總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4/201504172351.shtml

17/4/2015       2015年4月12日中國各地公民、維權人士消息匯總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5/04/201504172214.shtml

 

17/4/2015       自焚者親人被傳喚 流亡議會就最新自焚事件發佈聲明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dz-04172015151421.html

四川阿壩州阿壩縣星期四發生自焚事件後,自焚者堂嘎的親戚和女婿共兩人被警方傳喚帶走,當地藏民正為自焚亡者進行祈福與聲援;而流亡西藏議會星期五就最新自焚事件發佈聲明,呼籲中國政府緊急緩解藏區緊張局勢,允許國際獨立機構進藏調查自焚真相。

印度達蘭薩拉的格爾登寺境內緊急情況聯絡小組發言人次仁星期五告訴本台,阿壩縣安鬥鄉藏人堂嘎於星期四自焚身亡後,他的兩名家人遭到傳喚。
次仁說:“4月16號淩晨,阿壩縣安鬥鄉45歲的藏人堂嘎,又叫乃嘉,在自家院子裡點火自焚,當場身亡。他的遺體隨後被地方公安人員搶走,而他的親戚乃崗和女婿次仁桑珠也被傳喚帶走。自焚前,他在家院供奉尊者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的法相,還擺放家屬的照片,並供水獻花進行了祈禱,隨後在距離法相的僅五步之處以身獻祭。”
次仁表示,堂嘎的父親名叫乃莫,母親名叫嘎志瑪,均已離世。在家五個孩子中,他排行第三,自幼進入安鬥鄉雅果寺(音譯)為僧,還俗後成為阿壩縣求吉瑪鄉索日瑪村塔瓦家族的女婿。他與妻子育有七個子女,最大的21歲,最小的7歲。
次仁說:“堂嘎生前為祈請世界和平、達賴喇嘛尊者永久住世,並為全體藏人停止內鬥而參與立誓活動,獲得過阿壩多座寺院聯合授予的‘和平肩章’。他的網名是‘卡瓦頓珠’,平時一向對群組網友及個人重複呼籲,促請藏民要團結。”
次仁表示,阿壩縣藏民正為自焚亡者堂嘎進行祈福與聲援。他說:“今天(4月17號)在阿壩縣,藏民關閉自家商店、飯館等,為自焚亡者進行聲援,並在寺院和各自家中供燈祈福、佈施供養,還到亡者家中通過慰問、捐錢、誦經等方式給予支援,以示休戚與共。”

 

17/4/2015       中越邊境兩維族偷渡者被公安擊斃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terrorist-04172015102610.html

廣西邊境東興市週五發生激戰,兩名涉嫌偷渡出境的維人被擊斃。官方指,他們是恐怖分子,但有海外維族組織指,被擊斃的是想逃離中國的新疆人。
綜合大陸媒體報導,週五上午,位於中越邊境的廣西東興市,全城搜捕多名懷疑恐怖分子。在當日上午的抓捕過程中,有兩人逃脫。下午2點左右,當地的公安、武警、邊防等多個部門組成的搜捕隊伍發現兩人的行蹤,並發生激戰。最終,將兩人擊斃。
報導並沒有講明,這些所謂的涉嫌恐怖分子是何人。記者週五致電當地的公安局查詢有關的情況,但接電話的工作人員,不願意透露相關的情況。
而總部在德國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發言人迪裡夏提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從當地獲得的資訊顯示,當局口中所謂的涉嫌恐怖分子,其實是想逃離中國的維族人。近年,在中國當局的高壓政策下,許多新疆人想逃離新疆。
他說︰我從當地獲得類似相關的資訊,而且也注意到官方的報導。廣西一帶,一直都是有維吾爾人逃離中國的出境城市之一。近年來,由於中國當地的高壓政策,維吾爾人已經在中國無法生存了。在這種情況下,導致很多的維吾爾人由於在東亞很難出境,所以,他們選擇在中國大陸其他的邊境城市出境。那麼,在逃離的時候了,被中國當局開槍打死的並非首次。在此之前,也有類似的報導。所以,我認為,中國政府直接開槍打死那些所謂的企圖逃離中國而保存自己生命的的維族人,是一種野蠻的極端做法;另一方面,開槍打死之後,指控是恐怖分子,是掩飾中國當局過渡使用武力的責任。
迪裡夏提指,逃離中國的維族人並非如中國當局宣傳一樣,出境參加伊斯蘭國聖戰組織。其實,大部分逃離者都選擇到土耳其生活,少數人則會到歐美等國。大部分維人之所以選擇在土耳其生活,是因為那裡的宗教、文化、生活習慣與維族人很相似。
資料顯示,今年的1月19日,多名準備偷渡出境的維族青年,在廣西邊境城市憑祥市遭到當地警方的攔截,其中兩人被擊斃,一人逃脫﹔而在去年的4月20日,一名維族人由於不滿越南方面將他們遣反回中國,在越南廣甯省邊鎮北風生警署,搶奪越南警方的AK-47步槍掃射,導致兩名越警死亡,十幾人受傷,而這名維人之後也自殺身亡。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