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4/2015 聲援女權五姐妹,呼籲立即放人。范木根案週二再開庭。張福英刑滿出獄。公民探望病危中的熊焱母親,籲准許母子最後見面。

12/4/2015       “女權五姐妹”親友致信檢察院 美國務卿敦促中國放 … 繼續閱讀 →...

12/4/2015       “女權五姐妹”親友致信檢察院 美國務卿敦促中國放人        [自由亞洲電台]

多名廣州女孩戴著“女權五姐妹” 的面具出現在城市的各種生活場景中,並逐天發佈這些照片,象徵與看守所中的朋友分享自由。(受訪者提供)

因組織反對性騷擾活動而被捕的五名被捕女權人士的家屬,日前聯名致信北京市海澱區檢察院,要求該院慎重考慮是否批捕有關人士的決定。與此同時,美國國務卿克裡上週五發表聲明,敦促中國釋放她們五人。

中國5位女權運動者李婷婷丶武嶸嶸丶鄭楚然丶韋婷婷和王曼因策劃反對性騷擾丶提倡兩性平權的活動,於婦女節前夕被警方抓捕。該案已於本月6日向北京市海澱區檢察院申請批捕。
武嶸嶸的丈夫丶鄭楚然的父母及男友丶李婷婷的父母及女友丶王曼的父母丶韋婷婷的母親日前聯名致信北京市海澱區檢察院檢察長和負責該案的檢察官,要求當局聽取民意丶對是否批捕一事慎重考慮。連署信表示,組織反對性騷擾的普法活動沒有犯任何錯誤,更遑論觸犯任何法律。認為這五人是勇敢的,也是令人心疼的,但更是值得他們驕傲,希望她們能儘快獲得自由與公平的對待。
對此,該案的代理律師梁小軍周日告訴本台:“這個公開信表達了一種態度,將來是否事情會按照我們所想的發展這個作用無法評估,我們只能說是家屬表達意願的態度。”
武嶸嶸的好友野小姐周日接受本台採訪時稱,為了不讓家裡擔心,武嶸嶸的丈夫向親人隱瞞了妻子被捕的消息,而武嶸嶸被抓時,她的兒子剛剛過了4歲生日:“她的丈夫專門從杭州到北京來,給武嶸嶸帶了些衣服,還給她存錢,因為北京的看守所現在的規定是只有直系親屬可以存錢丶送衣服,這是非常沒有人性的規定。她丈夫的狀態是非常擔心的,她們家裡現在只有他丈夫知道,她孩子丶婆婆丶弟弟都不知道她被抓,她孩子是12號過生日,就剛好武嶸嶸被抓進去的時候她兒子過生日。”
公開信中還提到,武嶸嶸患有肝病需長期服藥,王曼有先天性心臟病並曾因疲勞審訊復發,李婷婷的慢性哮喘和過敏症在惡劣的生活條件下時常發作,鄭楚然和韋婷婷都有高度近視和散光,希望檢察長能考慮到她們的身體狀況,慎重考慮批捕,儘快結束羈押。
對此,野小姐接受本台採訪時稱:“我最關心是她的身體情況,我去了大概3次到海澱區看守所,都是為了給這五個人存錢,給武嶸嶸存物品,到看守所去詢問武嶸嶸的治療情況。任何人被抓起來之後,自身產生的恐懼和身體有病的狀態,很可能出現曹順利那樣情況。雖然習近平和李克強一再強調依法治國,從中央到地方,層層下來,我也不知道是貫徹不下來,還是下面不聽上級的,有法不依丶違法辦案,還是這個樣子。”
與此同時,美國國務卿克裡上週五發表聲明,呼籲北京當局立刻釋放被拘捕的5位女權運動者。克裡在聲明中表示,我們每一個人都有權利表達反對性騷擾 與為全球各地每天遭受不公平待遇的數百萬名女性發聲 。克裡強調,美國堅定支持這些活動人士在這些具有挑戰的問題上所做的努力,並認為中國當局應該支持她們,而不是壓制她們的聲音。

 

12/4/2015       大陸五女權人士命運料週一定奪        [自由亞洲電台]

2015年4月12日,香港多個團體在旺角行人專用區,呼籲途人寫上心聲,聲援被扣留的五名大陸女權人士。(大衛森攝)

大陸北京海澱檢察院,預期週一(13日)會就是否批捕五位女權人士作出決定。而全球周日(12日)發起””要求釋放女權行動者”,要求大陸當局儘快釋放她們,香港多個團體亦鬧市呼籲市民寫下心聲,為她們發聲。
香港大約十五個團體,周日在旺角行人專用區的西洋菜南街,呼籲途經的市民,在便條上寫下心聲,爭取合理的婦權,並要求大陸當局釋放被扣留的五位女權人士。
發起今次行動的新婦女協進會主席陸潔玲對本台說,今次行動是回應“全球要求釋放女權行動者”緊急呼籲,喚起更大社會聲音,要求釋放大陸五位女權人士。
陸潔玲說:今日是回應全球連線,要求中國政府釋放五位被捕(扣留)的中國女權人士;今日會在世界各地,(不同團體)會在自己(本身)國家的中國領事館,提出(釋放五位女權人士)要求;世界各地都給一些壓力予中國政府,希望不要這樣做(逮捕五女權人士)。
陸潔玲表示,全球的行動希望發出更強大的聲音,警告大陸停止逼害女權行動者,亦向在看守所內的五名女權人士傳遞關心和慰問,鼓舞她們及所有大陸女權行動者。她說,如果大陸當局決定逮捕女權人士,顯示大陸的婦權運動上出現大倒退。
陸潔玲說:我們已想了進一步行動,例如要求聯合國正視這事件,因為在9月26日,中國政府與聯合國一起合辦婦女峰會,如果中國政府在自己國家裡如此對待爭取女權分子的話,怎可能claim(宣稱)在做婦女權益?

另外,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五名女權人士的親屬,週五(10日)聯名向北京海澱檢察院發表公開信,要求慎重考慮是否批捕她們的決定。

公開信有10人連署,其中包括武嶸嶸的丈夫、鄭楚然的父母及男朋友、李婷婷的父母及女友、王曼的父母以及韋婷婷的母親。《維權網》披露的信件內容,女權人士的親屬希望,有關檢察官員“聽取民意,尊重事實,嚴格依法依規對案情進行考量,對是否批捕一事慎重考慮,保護守法公民權益。 信件還提及,在4月9日收到有關方面申請批捕五名女權人士之前,只有鄭楚然家屬收到拘留通知書,而其他四位被羈押的,公安機關並未作出任何合法手續,家屬表示感到“震驚、困惑、憤慨”。

 

12/4/2015       公民呼籲檢方不予批捕女權主義者   [新公民運動]

女權主義者被拘第35天,公民寄出媒體報導呼籲檢方不予批捕   3月7日 前後,五名準備在三八國際婦女節當天進行反對公車性騷擾宣傳活動的女權行動者,鄭楚然、武嶸嶸、李婷婷、王曼、韋婷婷被北京海澱警方分別從廣州、杭州和 北京三地帶走,關押在海澱看守所,其中四人的家屬至今未收到警方的任何書面通知。一個多月以來,此事件在國內外此起彼伏的抗議聲中持續升溫。
據幾位元當事人代理律師的消息,海澱公安局已將五人以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向海澱檢察院報批捕。另據消息稱,幾位元曾經報導過2012年“佔領男廁所”女權行動的記者被警方問話,參與過不同城市活動的志願者亦被北京警方跨省至住地要求提供證人證詞,問訊時間從兩個小時到十幾個小時不等。被關押的五人中的四位參與了此活動。4月9日,《環 球日報》發表題為《維護女權不是隨便上街抗議的理由》的社論,文中指出“中國社會對街頭抗議活動一直很敏感,在法律上,它們的一些情況適用於‘尋釁滋事’ 罪名”,文中同時提到“她們之前還搞過‘佔領男廁所’等抗議活動”。外界分析,警方認為五人涉嫌擾亂公共場所秩序,與“佔領男廁所”的行動有關。
然而環球時報的立場明顯是自相矛盾、前後不符的。近日有網友發現,2012年3月4日,《環 球日報》以《美媒:不合理的公廁漸成為公共話題》為題報導了佔領男廁所行動,文中肯定佔領男廁所這一街頭行動,認為這提醒了地方政府改進相關的配套設施。 文中讚揚女權主義者的行動給普通人的生活帶來的改變。實際上,佔領男廁所行動遠非街頭抗議活動,也並未引起公共場所秩序的混亂。
相關報導顯示,在多個城市這僅僅是一個歷時十分鐘左右的行為藝術,志願者們以用“佔領”作為口號,通過與男性協商並臨時借用男廁來解決女性如廁的方法,明確地向政府提出了兩個訴求:其一為增加女廁廁位比例,其二為增設無性別廁所,服務於性別多元人群。過程中秩序井然,女生們還和路人解釋這項活動的意義,希望能夠爭取到更多的女性廁位,得到了絕大部分公眾的理解和支持。 “佔領男廁所”活動得到了1次政府正面回應、全國11個地區回應、至少3名兩會代表的相關提案提交至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全國近100名性別平等志願者參與、百度新聞搜索到相關新聞約2,970篇“佔領男廁所”的成績。行動的發起,使得全國多個高等院校,包括:南充師範大學,華中師範大學,河南師範大學,山東師範大學等回應了擴大女廁比例,暫時、局部合理調整了男女廁位比例。
4月11日上午,一些關注女權五姐妹案的公民複印了2012年 對於佔領男廁所的相關報導,寄給海澱檢察院負責該案件的監察官,希望海澱檢方能夠認識到女權行動給中國社會帶來的正面意義,從男女平等和保障婦女兒童權益 的國策出發,客觀評價女權主義者的行動,這既非街頭抗議活動,也沒有擾亂公共場合秩序,這一切行為都在法律允許的框架下進行。呼籲檢方切實保障公民人權,不予批捕五人。
《環球時報》對佔領男廁所前後不一的態度匪夷所思。知名學者、美國密西根大學婦女學系教授王政教授表示“4月9日《環球時報》的報導有故意偷換概念混淆事實的弊病。5位女權行動者只是計畫做反對性騷擾的公共宣導活動,宣傳男女平等基本國策,提高公眾對憲法規定男女平等的認識覺悟。而該文用“抗議”二字來形容她們的行動性質,公然把她們公共宣導宣傳男女平等國法的合法性偷換為’非法的街頭抗議行動’。這種罔顧事實的做法不知暗藏什麼心機……對這種不負責任地傳播謠言的做法,在依法治國的今天是否也應該被起訴?”
廣東學者艾曉明則表示:“我相信通過這一個月的調查取證,警方已經完全清楚,他們所羈押的這5位女性,不僅無罪,而且按照我們國家法律的尺度,按照我們國家一貫宣傳的男女平等國策,以及現在我們反對的針對婦女暴力的一系列理論和實踐,她們是對這個社會有巨大貢獻的。他們如果報請批捕,我覺得是對法律的褻瀆、是濫用職權、是怠忽職守、是對這個社會、對女性犯罪。”
我國《刑法》第291條規定,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是指聚眾擾亂車站、碼頭、民用航空站、商場、公園、影劇院、展覽會、運動場或者其他公共場所秩序,抗拒、阻礙國家治安管理人員依法執行職務,情節嚴重的行為。武嶸嶸的代理律師梁小軍在星期三(4月8日)接受BBC中文網電話採訪時說,“無論從法律的哪個角度來說,或者從哪個法律來說,她們都不構成犯罪。她們不應該被刑事拘留,更不應該被抄家,更不應該被關押這麼長時間。他們應該及時得到釋放,恢復自由。”
附新聞連結
中新網:女大學生廣州上演“佔領男廁所”行為藝術 2012年2月19日 http://www.chinanews.com/sh/2012/02-19/3679855.shtml

新華網:“佔領男廁”行動:不僅是一場“行為藝術” http://gd.xinhuanet.com/newscenter/2012-02/25/content_24775673.htm

中國婦女報:女代表女委員關注公廁改革,不能對女廁排長隊習以為常(2015年3月14日) http://paper.cnwomen.com.cn/content/2015-03/14/014444.html

中國婦女報:“廁所革命”會迎來女廁的春天嗎? http://paper.fnews.cc/content/2015-03/19/014617.html

12/4/2015       南通維權人士單利華舉牌聲援女權五姐妹    [維權網]

2015年4月12日,是因計畫“公車反色狼”活動於三八國際婦女節前夕被北京警方跨省抓捕的女權五姐妹法定羈押的最後一天。
南通維權女士單利華舉牌“女權何罪之有立即釋放她們”、“女權五姐妹有罪我願與她們同罪”!並發佈新浪微博“嶸嶸、鄭楚然、李婷婷、韋婷婷、王曼五姐妹被捕,引起包括美國前國務卿希拉蕊在內的國際社會及韓國、印度、聯合國婦女署等婦女組織的廣泛呼籲抗議,認為這是侵犯人權的違法行為。而中國政府對國際輿論的譴責、質疑竟毫無反應,世界強國如此威武而我以此為恥”。
單利華評論中寫到:“無論我的聲音多麼軟弱無力,我都不願裝聾作啞!為正義發聲是我們必須要做的,如果你選擇了沉默,就是選擇了罪惡! 女權五姐妹反對性騷擾也歷來是國家所宣導的,卻因此獲罪,那麼這個國家是否有罪? ”
單麗華女士是因為暴力強拆走上維權道路上的。


 

12/4/2015       范木根案週二再開庭 親屬否認換律師      [自由亞洲電台]

經過兩個多月的休庭,江蘇反強拆而入獄的范木根案二審,將於週二(14日)在蘇州中院再次開庭。來自各地聲援范木根的民眾正向蘇州集結,范木根兒子周日(12日)向本台澄清,沒有更換律師,四名現有律師將一致進行無罪辯護。
蘇州中院在7日向范的親屬發出再審開庭通知,指將於14日上午9點半開審。之前,范木根的四名代理律師,在2月初的第一次庭審之中退庭,向檢察院控告法庭證據作假和程式違法;之後王宇、張俊傑兩位律師被告知,看守所接獲法院知會,取消王宇律師和張俊傑律師的辯護權。
一位元維權律師周日向本台記者表示,范木根親屬通過有關人士向他表達更換律師的意見,他現時正專程趕赴蘇州。不過,范木根兒子范永海對本台說,儘管王宇和張俊傑律師曾遭遇當局打壓,但他們沒有更換律師;他亦正要去見這位新律師,將此事說清楚。原來的四名律師已經一致確定,將在庭審中為父親進行無罪辯護。
范永海說:外面都傳我已經請他(新律師)了,肯定沒有,都沒有。我知道他到蘇州來了,我等一下去跟他碰一下麵吧。等一下把那個事情說清楚。沒換律師,還是王宇跟張俊傑。明天可能有律師會去會見。兩個刑辯律師、兩個訴訟代理人,四個律師,無罪辯護,那個是一致的。
而參與會談的人士指出,換律師的傳言是一個誤會。因維權人士之間的電話一直被當局監控,溝通不方便而導致。
她說:我剛剛見過范木根的兒子,可能這裡面有一點誤會吧,他們那一塊不知道我們這一塊的事情,電話裡也不太好說,因為當時只是說來談一下。
據知,大批線民亦正在組織前往蘇州聲援范木根。在週五(10日)江蘇省的線民還在蘇州大公園拉橫幅抗議,並要求對范木根案實行異地審判,並呼籲全國人民呐喊:違法拆遷可恥!正當防衛:無罪!來自外地的一些拆遷戶,已提前到了蘇州等待開庭。但江蘇當局和各地都已經接到通知,嚴防各地聲援民眾聚集蘇州。
範永海指出,已經有線民和他聯繫,但不知道具體會來多少人。上次庭審的時候,只是一個地方就有上千人,但被當局封鎖,同時,他對到場聲援的民眾表示感謝。
範永海說:他們一批人的話都是一個人跟我聯繫的,各地的都有。上次像我們桐涇路那一塊就有一千來個人吧,還有幾個(塊)看不到的。非常感謝他們過來的,他們過來也是幫助我父親。
說到自己父親可能面臨的判決,範永海指儘管父親無罪,但從當局對父親的代理律師的打壓情況可以看出,他們不會給一個好結果。
對即將進行的二審,蘇州當局會否如第一次開庭那樣打壓聲援民眾,並禁止旁聽,蘇州市中院拒絕回答。
2013年12月3日,數名強拆人員拿著鐵棍闖入范木根家中,毆打范木根和妻子顧盤珍、兒子范永海,並導致其妻手臂骨折、范木根和其兒子范永海頭破血流,范木根多次報警無效,其後反抗將其中兩人刺傷導致死亡,范木根被當局以故意傷害罪逮捕,並提出刑事訴訟,引起廣泛關注。

 

12/4/2015       王德邦:高原上的人權擎旗手——記貴州人權研討會創始人陳西        [民主中國]

送別民主導師包遵信。手托包先生照片者為陳西,右二為作者。(2007年11月3日)

陳西和同仁一道創建了貴州人權研討會,經過多年努力,在貴陽團結起了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形成了一個定期研討學習人權與法規的團隊,帶動了當地民眾關注人權與法規的風尚,推動了貴州民間維權與普法宣傳工作,進而使貴州成為了中國人權民間活動學習的標杆。陳西在推進中國人權與法治改善上所做的工作特別注重持續性與積累性,他工作的細心、耐心與恒心很值得致力於推動中國進步的同仁們學習。記得一次和陳西見面時,他帶著一本香港開放出版社出版的《零八憲章》珍藏本,計畫訪問《零八憲章》首批連署人,並且讓第一批簽名的303人全部在那本書上簽上手跡,這顯然是一件十分困難艱苦的工作,但其歷史性意義顯而易見。由這件事可以看出陳西不懼艱難,立足長遠,日積月累,從小處與細處著手的工作精神。陳西對所有有助於促進人權保障、推進國家法治的活動,都積極熱情地全力投入,其知行合一、身體力行的精神令人敬佩!

 

12/4/2015       在京訪民迎接維權人士張福英出獄    [維權網]

今天(2015年4月12日星期日)上午,在京訪民彭中林、楊秋雨、袁文發、吳繼新、林秀麗、楊宗生、候敏玲、王金玲、黃光玉、羅志淑、阮積忠、沈福田、伍立娟等幾十人前往海澱區看守所,迎接被判刑關押已整整22個月的維權勇士張福英。
遼寧省撫順市維權人士張福英,因2013年“6.4”二十五周年前參加“公開官財”、“平反紫陽”等公民活動,在2013年6月13日老家遼寧遭北京、撫順、以及河南公安聯合抓捕,後關押北京市海澱區看守所。因為“公示官財”與“平反紫陽”而同時被抓捕的還有知名維權人士趙振甲和程玉蘭女士。
眾多在京訪民很早到達了海澱區看守所,直到快11點沒有看到張福英出來,張福英愛人聶麗娜得到資訊,告知大家張福英在早上9點就被政府偷偷從看守所接走了。眾維權訪民就在看守所路口拉迎接張福英的橫幅,以及要求釋放韋亞妮、尋找秦永敏夫妻的橫幅。
最後,大家終於在南站與張福英見了面。另外同案的程玉蘭已於2015年4月1日出獄,“老反革命”趙振甲於2015年4月8日獲得自由。

 

12/4/2015       在京訪民前往看守所迎接維權勇士張福英撲空        [民生觀察]

張福英是遼寧省撫順市順城區將軍街人,其妻子在2003年5月13日無辜遭到員警毆打並關押43天,後經證實無罪而釋放。當局承認毆打和關押張福英光妻子存在嚴重過錯,答應給予賠償,但是一直不兌現。為此,張福英被迫多次到北京有關部門進行信訪維權。後來,張福英又在北京幫助其它訪民進行了許多維權活動,2012年春節,張福英還參與組織了訪民春晚活動。2014年6月,張福英因多次紀念“六四”及呼籲為趙紫陽平反一案被北京市公安局刑警三隊和海澱刑警抓捕,張福英6月9日未抓到,6月13日在遼寧撫順市老家抓捕,6月14日關進海澱看守所東區4筒9號監室至今。

 

12/4/2015       維權人士和訪民到海澱看守所迎接張福英出獄        [博訊]

博訊2015年4月12日消息,遼寧張福英與江西彭中林,河南聶麗娜,遼寧趙振甲等五十多全國各地維權訪民因2013年6月今天在北京南站等地張打橫幅舉行紀念六四,祭奠六四英雄和發起為趙紫陽先反等多次活動,張福英被北京海澱區法院以尋釁滋事罪判刑1年10個月,今天上午刑滿出獄。
今天國保員警雖不`讓家屬和眾訪民迎接張福聲,但眾訪民在海澱看守所門外繼續張打出多條橫幅,支持,聲援張福英和在獄中的其他難友。

 

12/4/2015       流亡西藏組織為最新自焚藏人舉行燭光哀悼集會    [自由亞洲電台]

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非官方組織星期五傍晚舉行燭光遊行集會,為星期三自焚抗議而身亡的四川甘孜州爐霍縣哦格寺尼姑益西康卓表達哀悼與聲援。旅美人權活動人士唐路表示,藏人用自焚火焰照亮黑暗,喚醒全世界。

四川甘孜州爐霍縣哦格寺尼姑益西康卓於星期三(4月8號)在甘孜縣公安局附近以自焚抗議中國當局的治藏政策,當場身亡,成為自2009年至今境內藏地被證實的第137位自焚藏人,2015年的第二位自焚者。她的去世,使境內自焚死亡人數升至118人。

設立在印度達蘭薩拉的地方西藏青年會和婦女會,以及自由西藏學生運動駐印度分部於星期五(4月10號)傍晚從當地麥羅甘吉主街到西藏兒童村日校聯合舉行燭光遊行集會活動,為最新自焚者益西康卓表達哀悼與聲援,同時為她的家人和親友致以慰問。
活動主辦方之一、達蘭薩拉地方西藏青年會的丹增宗智在集會上代表三個組織發言表示:“境內藏人為爭取西藏自由、為迎請達賴喇嘛尊者返回西藏,以自焚的方式向中國政府表達訴求。他們不顧當局的鐵腕打壓,始終展開著非暴力鬥爭。他們堅守的是達賴喇嘛尊者一直宣導的和平非暴力理念,同時這也真正地體現了非暴力抗爭的力量。因此,我們呼籲各界對於藏人的非暴力鬥爭給予關注和支持。”
與自焚尼姑同鄉的澳洲藏人前政治犯仁增嘎瑪星期天告訴本台,目前自焚尼姑的寺院正舉行著祈福法會,為亡者超度。
仁增嘎瑪說:“自焚尼姑益西康卓的遺體被甘孜縣公安人員搶走後,至今沒有交給家人。現在家屬已經按照西藏傳統葬俗為亡者辦理後事。此外,自焚亡者益西康卓的寺院‘哦格寺’也正在為她舉行者祈福超度法會。除此之外,尚未從當地獲得進一步的消息。”
六四鎮壓倖存者、前媒體人、旅美中國作家兼人權活動人士唐路(Rose Tang)女士就藏人自焚事件接受本台專訪時表示,世界很多政要及中國人仍無視藏人自焚。“我出來為藏人發聲,做西藏方面人權的事情,就因為是‘自焚’,我才猛醒了的。現在還這樣,非常讓人痛心!我覺得世界上很多人視而不見、充耳不聞,包括這些政府首腦,包括很多很重要的人物,當然也包括很多中國人。自焚這個事情,我覺得最可怕的一點就是,消息封鎖,消息封鎖了,很多中國人就不知道,但是我告訴的很多中國人,告訴他們,他們都很震驚,非常同情。”
唐路表示,藏人自焚的火焰是沉默的呼喊,來照亮黑暗,喚醒全世界。“我覺得這個(自焚)真相就是要向全世界儘量披露,不能讓他們白死,因為他們自焚的火焰是他們沉默的呼喊,就是要喚醒我們,就是讓我們注意西藏發生什麼了。到了這個地步,他們不惜自己的生命,要把自己燃燒起來,自己當酥油燈,要來照亮這個黑暗。現在不光是西藏黑暗,整個中國,中國佔領的地方,東土耳其斯坦,就是新疆;南蒙古,就是內蒙古;還有香港, 一片黑暗!現在我真的看到他們(藏人自焚者)一盞、一盞的,一百多盞酥油燈,一直這樣照亮著,就是要照亮這個黑暗,要喚醒,喚醒全世界。”

 

12/4/2015       北京愛知行研究所關注河南省睢縣愛滋病患者段青雲被以敲詐勒索罪刑事拘留        [權利運動]

北京愛知行研究所獲悉,河南省睢縣周堂鎮大屯村愛滋病患者段青雲因領取當地政府發放給愛滋病上訪人員救助費,近日被睢縣公安局以涉嫌敲詐勒索罪而予以刑事拘留。參見附件的說明。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條規定:“敲詐勒索公私財物,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鑒於上訪向人民政府工作部門反映情況,提出建議、意見或者投訴請求是公民正當權利,並且愛滋病患者上訪主要是解決醫療和生活困難,並不威脅他人,也不通過威脅他人謀取私人利益,因此段青雲在任何意義上不構成敲詐勒索罪,而是需要政府積極説明的社會弱勢群體的成員。
北京愛知行研究所要求河南省睢縣公安局立即無條件釋放段青雲!
河南省商丘市睢縣周堂鎮大屯村段青雲,於2015年4月10日8時在睢縣人民醫院辦理出院手續時睢縣被公安帶走,目前羈押在河南省商丘市夏邑縣看守所。今天上午8時許收到睢縣公安局對段青雲的刑事拘留通知書:該通知書說:段青雲涉嫌敲詐勒索罪。
段青雲,現年28歲。住河南省商丘市睢縣周堂鎮大屯村。其母親于5年前因獻血感染愛滋病病毒離世。段青雲在年幼時體弱多病,1996年春因病住院治療因其體質弱,睢縣人民醫院大夫要求輸血而感染愛滋病病毒。如今段青雲與父親相依為命艱苦度日。2015年春節前夕,段青雲在網上結識師某於2014年11月結婚。由於夫妻兩人均是愛滋病病人,段青雲的妻子剛剛服用抗病毒藥物不久,身體很差,經常住院治療,生活困難,因此,有時向政府索要照顧款維持生計;
公安機關羈押段青雲事由:其一;周堂鎮黨委書記肖傳東在任時段青雲曾經要求一次照顧款,可是肖傳東書記要求段青雲些收到條時:寫上:“今收到上訪經費8000元,收款人:段青雲”這樣的字眼,這就成了所謂今天的敲詐罪的證據。其二,由於段青雲生活艱巨,於2015年春節前後又向周堂鎮現任黨委書記劉凱偉(手機號:15837080909)要求過幾次照顧款,可能因此惹煩劉凱偉書記,於是乎就翻出以前的收到條(如上:寫有:今收到:上訪經費xxx….),以此為由說段青雲涉嫌敲詐罪。

 

12/4/2015       新疆伊犁家庭教會兩基督徒被公安拘留    [對華援助協會]

新疆伊犁哈薩克州霍城縣清水河鎮一家庭教會的兩名信徒,上週六(4月11日)在家中帶領孩子進行主日學習,遭到當地警方以“利用宗教擾亂社會秩序”為由,行政拘留。當地清水河派出所所長張勇剛星期天(12日)接受本協會記者查詢時稱,人在縣公安局,但拒絕披露詳情。
伊犁州霍城縣清水河鎮一基督教家庭教會牧師婁元啟的女兒婁楠楠及另一位元信徒宏恩,上週六被當地派出所公安局帶走拘留。北京律師李敦勇星期天(12日)告訴記者:“這件事發生在昨天晚上,婁元啟的女兒婁楠楠在人家裡,帶領七個孩子,可能進行主日學習,後來就被公安抓走。婁元啟昨天晚上一直跟著公安等候消息,昨天做了一晚上筆錄。今天上午把孩子抓到(霍城)縣公安局拘留所。那七個娃娃放了,婁元啟弟兄的女兒和另外一個弟兄沒有放”。
婁元啟牧師周日下午對記者說,他正在公安局等候消息:“我現在霍城縣公安局門口等消息,我剛才見到了公安局副局長,他說等一會出結果。他說這個案子不是他們處理,是當地派出所處理的,因為現在拘留時間,馬上超過24個小時,我打電話給這兩個孩子,也不讓接電話”。
記者致電清水鎮派出所所長張勇剛查詢。
記者:您好,是張勇剛?
公安回答:嗯。
記者:問一下婁元啟的女兒和另一位一個基督徒是因為什麼原因被扣?
公安:你是哪一位?
記者:我是對華援助協會記者。
公安:你可以打電話到縣公安局去問,我們這裡有明文規定不允許問這種情況,除非你到本地來,出示你的工作證才可以告知,除此以外,不允許告知。
新疆一位元牧師當天下午四點向記者講述事發經過:“昨天(4月11日)下午五點左右,在霍城縣清水河鎮的一個家庭教會,婁楠楠姊妹和宏恩弟兄,他們在一個弟兄的家裡帶領小孩子,進行一些品格教育。員警去了,把他們帶到派出所。然後把孩子的家長也叫去,把孩子接回去。從昨天下午起,到現在兩個小時前(2點30分),一直把他們扣在值班室。今天一些信徒家長到派出所去交涉,說是自願把孩子放在那裡,讓兩位老師帶領,但到派出所時,兩位年輕的弟兄姊妹已經被派出所送到縣拘留所”。
周日晚八點多,婁元啟告訴記者,他的女兒婁楠楠和另一位元基督徒宏恩,被以“利用宗教擾亂社會秩序”的名義行政拘留:“現在書面的通知還沒有送達,給我打電話說,他們倆人已經被拘留”。
記者:行政拘留幾天,什麼名義?
回答:他們昨天的通知說是利用宗教擾亂社會秩序行政拘留。他們說,我的女兒送到(伊犁)地區的拘留所。
婁啟元牧師說,當時他們並沒有進行家庭聚會:“沒有聚會,在一個姊妹的家庭,她家有四個孩子,兩位還有三個都是基督徒的孩子在一起,正好是教會主日學。我女兒去教他們做遊戲,給他們講一些做人的道理,是《聖經》上的道理。他們(公安)就說是非法向未成年人傳教”。


公民維權
12/4/2015       上海維權人士朱金娣的兒子沈佳君被政府強制送“上海市強制醫療所”    [維權網]

2015年4月9日下午1時,被剝奪監護權的沈金寶和朱金娣到上海市寶山區殷高路2號“上海市強制醫療所”門衛查詢兒子沈佳君的下落。門衛員警說:“有這個人。”朱金娣提出要求看兒子,卻遭到拒絕。經過交涉,最後允許朱金娣給其兒子帳戶上存500元人民幣,朱金娣發現兒子帳戶上已經有2058.90元,不知這筆錢是什麼來路?
朱金娣要求領導出來接待,結果一個醫務室的員警(警號005553)出來接待說:“不能進去,要經過法院判,跟承辦一起來才可讓你進去”。
朱金娣哭著說:“我兒子今年2月27日已無罪釋放,還要法院判什麼?我兒子釋放以後沒有回家,員警不經過我和沈金寶的同意,就把兒子強制送到這裡(上海市強制醫療所)來,我們一直在尋找兒子,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十七條規定:‘無民事行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為能力的精神病人,由下列人員擔任監護人:1. 配偶;2. 父母;3. 成年子女;4. 其他近親屬;5. 關係密切的其他親屬、朋友願意承擔監護責任,經精神病人的所在單位或者住所地的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同意的。對擔任監護人有爭議的,由精神病人的所在單位或者住所地的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在近親屬中指定。對指定不服提起訴訟的,由人民法院裁決。沒有第一款規定的監護人的,由精神病人的所在單位或者住所地的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或者民政部門擔任監護人。’我兒子無罪釋放,應當把他交給我。”
據瞭解:關押在強制醫療所裡的都是已經由法院判決強制治療的殺死人,或者造成被害人嚴重傷害的精神病人,而朱金娣的兒子沈佳君傷害的人的輕微傷,沈佳君被刑事拘留51天,已於2015年2月27日不構成犯罪,經浦東公安分局決定,予以釋放。釋放當天,員警打電話要朱金娣早上六點鐘去接兒子,因朱金娣在外面,就讓沈金寶去接,員警說:“不可以”。員警欺騙沈金寶叫他寫一份做監護人的申請才能見到兒子。沈金寶思兒心切就寫了-份申請書交給員警之後仍見不到兒子。2015年3月17日沈金寶向檢察院提出撤回員警叫他寫的申請,並強烈要求承辦把沈佳君還給沈金寶、朱金娣,不要再給他帶來第二次傷害。

 

12/4/2015       前六四學生領袖籲中國准許母子最後見面        [美國之音]

一名當年天安門民主運動的學生領袖星期六發出向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和李克強發公開信,希望他們讓他如願去中國看望身患重病彌留中的母親。

熊焱是20多年前六四天安門民主運動的學生領袖之一。中國政府動用軍隊鎮壓之後,把熊焱列入21個學生領袖的通緝名單,將他投入監獄。1992年流亡美國攻讀神學,後來成為美國陸軍的隨軍牧師的熊焱去年申請簽證去中國探望病重的母親,但被休斯頓的中被國總領館拒簽。

熊焱的母親熊元吾今年80歲,在湖南省婁底市住院,病情嚴重。母子多年未見,臥病多年的母親最近兩年在電話中已經聽不出熊焱是誰。熊焱說:“我說,媽媽,我是你的兒子,但我媽媽的記憶還是認不出我來,據我哥哥講,偶爾她還忽然會叫我的名字,這種母子之情很傷痛。”熊焱說,醫生估計他母親的生命還能維持十來天。
熊焱表示,中國現在重視孝道,他想看母親,跟政治完全沒有關係。他在發給習近平主席和李克強總理的公開信中,特別強調這一點,他表示,他相信他們一定會支持他回國看望彌留之際的母親。
熊焱說:“我還是很想見到我媽媽,最後,摸一摸她的手啊,替我媽媽梳一梳頭啊,尤其是昨天晚上我翻出一張照片,是我一百天我媽媽抱我去照相館照的,我拿著自己一百天的照片和媽媽在病房裡奄奄一息的照片一對照,我躲在自己的房間嚎啕大哭,我真的是有愧啊。”
熊焱不久後將退役,他未來規劃之一是要競選美國國會眾議員。不過他表示,此刻他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他母親身上。
前北京政法大學青年導師吳仁華也因為六四事件而流亡海外,他在闊別母親22年後,在2012年闖關進入中國,但去年再度申請去中國簽證,想和母親共度春節,被拒簽。吳仁華對熊焱的遭遇感同身受,但他認為熊焱的心願可能難了。
吳仁華表示,六四事件的相關人要去中國,在取得外國護照,改名後申請簽證,可能第一次能通過,就像他2012年所採取的途徑,否則只能從鄰國偷渡入境。他說:“只要在到達家門之前沒有被發現的話,就達到了見母親的目的,所以只有這兩個途徑,除此之外,通過公開信呼籲,通過關係疏通,或者通過中國大使館正常的申請簽證,都達不到目的。”
民運組織《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代理主席汪岷是熊焱的競選支持者。汪岷表示:“如果中國政府拒絕熊焱這個人道主義的要求的話,我想會在中美關係,特別是在習近平、王岐山訪美的前夕,會引起各界關注。”
汪岷強烈呼籲中國政府對六四事件參與者和政治犯都採取人道主義的態度。
熊焱週末發出公開信後,希望下周能得到回音。他表示,他打算飛往香港,爭取獲得落地簽證,然後前往湖南看望母親。

 

12/4/2015       歐彪峰:湖南公民探望病危中的熊焱母親        [新公民運動]

從網上獲知六4事件中被當局列為二十一名學生領袖之一遭到通緝、後被迫流亡美國的熊焱先生的母親病危。 簡單午餐後,與周偉、周周煮粥、何家維一起從長沙出發,驅車一百多公里來到婁底康復醫院特意探望,康復醫院就在婁底市區,很容易就找到了,我們來到住院部三樓打聽,得知醫院規定只有在週四、週六、週日下午的三點到五點才能探視病人,我們運氣較好,今天正好週日。

護士引我們進入一個四人病房後,告知第二個病床上躺著的就是熊元吾熊媽媽,並說老人今年七十六歲,住院已經兩個月,生活不能自理,甚至可能連自己的兒子也不認識了,完全活在自己的意識當中。 我們給熊媽媽說一些安慰和鼓勵的話,也不知道熊媽媽是不是聽懂了,熊媽媽用斷斷續續、模糊不清的喃喃自語作答,我們卻聽不明白熊媽媽說的是什麼,錄得一些語音後希望轉達給熊焱先生,但願他能夠聽得懂⋯⋯
護士知道熊媽媽的兒子在美國且回不了中國,建議他們母子倆可以去香港相見⋯⋯
在我們與護士交流的時候,進來一個年輕女孩問詢熊元吾老人是不是在這裏,原來她也是在網上看到消息後特意過來探視熊媽媽的熱心人士⋯⋯
六四屠殺已經過去二十六年,還有很多當年滿懷理想的熱血青年仍然被迫流亡海外,但是我們並沒有忘記他們以及他們在國內的家人,期待民主早日實現,期待被迫流亡者早日歸來⋯⋯
2015年4月12日

 

12/4/2015       尹周全:衡陽"被捕"記    [新公民運動]

圖片中間為作者本人

2015年4月9日下午,我與何家維、歐彪峰及來湖南進行商務旅行的湖北杜導斌先生驅車來到衡陽市拜訪朋友。 晚上又在衡陽文正賓館拜會正在衡陽辦案的周澤、王甫等律師,22點左右在當地朋友的安排下我們四人入住文正賓館8210和8212號房間,分別用我和何家維的身份證登記開房。
在我與同住的朋友聊天正酣之時,約在23:40,突然聽到急促的敲門和叫喊開門的聲音,我將房門打開後衝進來六、七名黑衣男,聲稱是派出所的,要我們拿出身份證檢查,看了我的身份證後對我說我涉及案子被網上通緝,然後就帶我走出房間,期間有一個人從後背抓住我的褲腰。
接著他們又叫開了何家維和歐彪峰住的房間,其時歐彪峰已經脫下衣服睡了,何家維正在浴室洗澡。三個人押著我先走,在等電梯時我對緊緊抓住我褲腰的傢伙說:"你們可不可以文明一點?不要這樣野蠻好不好?我肯定不會跑的。"隨後那人松了手。 出酒店後,看到門口停了兩輛警車,三人將我押上警車將我帶到了衡陽市蒸湘公安分局華興派出所,徑直將我領進一個候審室,叫我坐在審訊椅(俗稱老虎凳)上,將我的雙腳和一隻手銬住。
這是我平生第一次遭受這種情況,因為我是一個謹慎守法的公民,當然我根本不知道為什麼衡陽警方要抓我銬我,此時我非常的鎮定,告訴他們我沒有任何問題,期間有警員拿著警棍不時地在我面前晃來晃去。
大約二十分鐘之後,那位年齡大點的員警過來為我打開了手、腳銬,我繼續坐了一會後起身出來看到何家維在外面的屋子裡,那個年齡大些的員警坐在門口守著我們倆,我們反復問他為甚麼要抓我們,他解釋說他們也不知道甚麼事情只是執行命令,說話的語氣還是比較友好的。
何家維提出要喝水,那老員警說沒有水,我拿出十塊錢要他給我們去買水,老員警叫了一個年齡的協警去買來了兩瓶礦泉水,然後家維質問他為甚麼沒找錢,按道理兩瓶普通礦泉水不要十塊錢的,年輕的協警出去幾分鐘後拿了五塊錢回來給我們,如果我們不提要找錢,他們連這樣的小便宜也要佔有!還有人相信"人民警察為人民"的鬼話麼? 與家維同時進來的歐彪峰,警方查看了他的身份證很快就出去了。 此時我和家維被抓的消息已經通過網絡在國內外迅速傳開,不時有朋友打電話進來問候,警方抓我們後發現我們並不涉及任何刑事犯罪所以並沒有收繳我們的手機。期間那位年輕戴眼鏡的員警進來,向我們說這個事情跟邵陽那邊有關,要我們等一等,我想這沒准就要等到第二天上午了,我的手機快要沒電了,發了一條資訊給長沙的朋友,將我老婆的電話告訴他,如果我有事叫他聯繫我老婆並要她不要擔心我。
當時,我想能被網上追逃這事應該也不會小。既然跟邵陽有關,應該由邵陽警方來接走我們吧,到邵陽後至少也會給我們辦個拘留吧。我開始罵邵陽警方太無恥了,三月三日祭拜完李旺陽墓後被他們扣了兩個小時,離開時很客氣的對我們說:"歡迎你們到邵陽來,但是不喜歡你們到這個地方(指李旺陽墓地)來,我們也不是要為難你們。"真沒想到他們會將我們列為網上追逃人員,如此濫用權力的惡行,是不是很囂張、卑鄙無恥?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有員警進來要我們出去。在大廳我們見到了衡陽本地的朋友和與我同住的朋友正在與一位值班副所長交涉,該副所長向我們說了一些請求理解和不好意思之類的話,給我們說明瞭是邵陽警方將我們列入"臨控人員名單"。他們是接到110指揮中心的命令而出警的,離開前我與何家維在他們的出警記錄本上簽名,值班副所長與我們握手道別之後我們返回酒店房間。 特別感謝衡陽當地的朋友,這位朋友是法律專家、中國社科院的博士後廖曜中先生,如果沒有他的熱心幫助,我們或許要在派出所度過冷冷的一夜。
針對這個事件,邵陽警方非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人為製造恐怖氣氛,破壞國家法制,是嚴重的濫用職權的行為。 我們鄭重要求邵陽警方應盡快解除針對我們3月3日邵陽之行的七人所作的"臨控"措施,我們將保留向湖南省公安廳控告邵陽警方濫用職權的權利。
長沙飛雪 尹周全 2015年4月12日

 

12/4/2015       崔慧律師:女律師法院辦案 卻遭法官、法警暴力毆打致傷  [維權網]

 

12/4/2015       祝:重慶民主人士許萬平54歲生日快樂!      [博訊]

今天,2015年4月12日傍晚,在親友們的祝福和歌聲中,許萬平先生渡過了他五十四歲的生日。

為中國的民主事業,許萬平付出了三次共計二十年的牢獄之苦,於2014年才第三次出獄。出獄之後,身體和精神都很差,也一直沒有工作。更惡劣的是,妻子陳賢英的工作,也多次被警方去公司搗亂丟掉,一家人生活來源沒有了。最近一次就發生在前幾天,是在屈臣氏做化妝品促銷,剛剛完成試用,被吸收為正式員工,當地派出所就派員警上門去威脅。該公司不得已拒絕與陳賢英簽聘用合同。

今天的生日宴上,親友們熱情的安慰和鼓勵,讓許萬平心情很好,也給這個家庭帶來的難得的歡樂。

 

12/4/2015       紫電:貴州民間人士堅持舉辦民主、人權與維權研討會        [民主中國]

近期,貴州部分民運人士和一些因公民權益遭受侵害的上訪維權人士就民主、人權與公民個體維權之間的關係舉行研討會展開熱烈討論。大家一致認為,每個冤民的個案,都是我們這個民族苦難的寫照,每個訪民為他們自己的生存和生計的頑強抗爭,都是在為社會的公平、正義抗爭。作為爭取民主、憲政的人士,又何嘗不是在為社會的公平、正義,為了我們民族的生存、發展在進行抗爭呢?人權律師高智晟就是為受到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挺身而出,人權捍衛者曹順利也是為遭受冤屈的訪民仗義執言。他們的遭遇表明了中國民眾承受的苦難有多麼深重,也提醒我們每一個有良知的人,在這個時代,公民的社會責任有多麼沉重。如果在今天這種社會亂象橫生,民族苦難深重的時代,選擇做一個沉默者,那麼,災難遲早會降臨到你我每一個人的頭上。

 

12/4/2015       中國維權動態週刊總第408期(2015年4月6日-12日)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4/408201546-12.html

【編者按】“依法治國”只是一種政治口號,在該口號被當局高調重提過後,警方對公民的非法拘押依然大行其道。各種身份較為敏感者均在清明節前後,因為各種維權舉動或是參與祭奠活動而被關押,部分人士被遣返回原籍。更有甚者,上海維權人士朱金娣之子沈佳君被送強制醫療所。都說看病難,一般的民眾生病後望醫興歎,而維權人士的子女無病也要被官方強制治療,看來當局病得不輕。湖北大冶維權人士尹旭安在被抓捕後遭酷刑,處境令人擔憂;而山西忻州一村書記槍殺村主任等四人則讓人毛骨悚然,這既是村支書的狠毒所致,又是非法選舉惹的禍。律師欲會見四川維權人士陳雲飛受阻,而四川羅江縣員警強行毀壞居民家的物品,可見,四川警方已成執法犯法的先鋒。“微笑公益”成員遭警方非法關押已經半年有餘,維權人士吳麗紅、湛江在無奈之下走出國門,在三藩市舉牌要求釋放他們。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